|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驚天劍帝 >第1793章 玄天宗掌教至尊現身

第1793章 玄天宗掌教至尊現身 (1/1)

小說名稱《驚天劍帝》 作者:帝劍一  更新時間:2018-09-14 06:19  字數:2566

修鍊塔上,林白與丁仙來仇視著。

丁武來狼狽不堪,渾身烏黑,虛弱的靠在丁仙來的懷中,對著劍玄怒吼道:「劍玄,你休要多管閑事,否則的話,今日連你也難逃一死!」

劍玄看向丁武來的身邊,哪一位宛如謫仙般的白衣男子,驚訝的說道:「丁仙來師兄,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丁仙來冷聲道:「誤會?哼哼,此人在修鍊室之中投入了九日化功散,暗害我的親弟弟,這件事情是我親眼所見,怎麼可能有誤會?」

劍玄驚呼著說道:「九日化功散?」

劍玄加入玄天宗已經有幾年了,他自然聽說過修鍊室之中的九日化功散,這乃是一種奇毒,之前在修鍊室之中流傳很廣,專門用來對付仇家,但許久之前宗門禁止之後,這種奇毒便消失了。

劍玄說道:「丁仙來師兄,我師弟才剛剛加入玄天宗不足三月,他怎麼可能知道九日化功散呢……,這其中必定有天大的誤會,還請丁仙來師兄不要衝動!」

丁仙來惡狠狠的說道:「若是你的親人兄弟被這種陰險手段所傷,你能不衝動?葉嘯葉迅,給我廢了此人!」

丁仙來再次怒吼道。

葉嘯和葉迅當即面色一冷,準備再次對林白出手!

林白此刻走上前來,看向葉嘯和葉迅,冷冷的說道:「來,我今日到想看看,我們是誰先廢了誰!」

葉嘯冷聲道:「你一個區區陽神境界四重的武者,也敢與我們一戰?」

葉迅冷笑道:「不自量力!」

林白體內的靈力開始凝聚起來,通天劍術第三卷蓄勢待發,一字劍訣和四神劍斬的劍意開始凝聚,一股逼人的殺意便從林白的身上瀰漫而出。

劍玄瞧見丁仙來不跟讓步,當即面色也是左右為難,而看見林白依舊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劍玄輕嘆一聲,手握利劍站在了林白的身邊!

「劍玄師兄,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林白淡淡的說道。

「林白師弟,你這是說什麼話,我帶你來的玄天宗,我自然要保護好你。」劍玄堅定的說道:「今日無論丁仙來召集來了多少的強者,我都會與你同生共死!」

劍玄堅定的說道。

林白聽見劍玄這話,神色微微感動了一番!

「喲?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居然連閉關的丁仙來都來了?」

正當這個時候,半空中傳來了一陣輕笑的聲音。

此刻林白和劍玄,丁仙來和丁武來,都是紛紛抬頭看去,只見雲霄之上,雲霧散開,露出了一個紫衣中年男子的人影。

這紫衣男子,面色堅毅,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掌教至尊!」

「拜見掌教至尊!」

「拜見掌教至尊!」

丁仙來看見這紫衣男子之時,當即憤怒之色內斂,對著紫衣男子微微一禮。

而隨後,修鍊塔周圍圍觀的武者,紛紛彎腰一禮的說道。

這紫衣男子赫然便是玄天宗的掌教至尊,乃是一位生滅境的強者!

「生滅境的強者!」林白看見這紫衣男子,他體內似乎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力量波動,但卻給了林白一種窒息的壓力。

這種感覺,絕對是生滅境!

劍玄也是對著這紫衣男子行禮道。

掌教至尊輕笑道:「丁仙來,拜師資格戰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不好好的閉關突破修為,如今到修鍊室來做什麼?」

丁仙來抱拳說道:「掌教至尊,我弟弟丁武來在修鍊塔上受人暗算,在修鍊室之中被灌入了九日化功散,我正要以門規廢了此人,以還修鍊塔和玄天宗內的一片朗朗乾坤!」

掌教至尊一聽,笑道:「修鍊塔又有人用九日化功散對付仇家了?是誰?」

丁仙來指向林白,說道:「便是此人!」

掌教至尊冷冷的看向林白,目光深邃冷漠。

劍玄急忙抱拳說道:「掌教至尊,林白師弟才拜入玄天宗不足三月,而且這三月之中,他都閉關了一個半月,他怎麼可能知道九日化功散的事情。」

「這其中必定有誤會。」

劍玄急忙為林白辯解到。

丁仙來冷聲說道:「還敢狡辯,我來到修鍊塔的時候,明明看見我弟弟在修鍊室之內飽受九日化功散的摧殘,難道這件事情還能有錯?」

「我親眼所見,還能有錯?」

丁仙來瞪著劍玄冷聲說道。

劍玄硬著頭皮說道:「我雖然不知道這就叫是為何,但是我堅信,林白師弟是不會用九日化功散來對付丁武來的!」

「哼!」丁仙來冷哼一聲。

掌教至尊看著林白,瞧見此人臉上一副平靜,反而是十分的冷漠,便笑著問道:「你叫林白嗎?丁仙來說你用九日化功散暗害丁武來,你有什麼話說?」

林白抱拳說道:「回稟掌教,這修鍊室之中的確是有九日化功散,但卻不是我下的,相反,這是丁武來自己下的劇毒!」

掌教至尊好奇的說道:「你說什麼?丁武來自己下的劇毒,然後自己跑進去修鍊?這不是作死嗎?」

林白說道:「掌教,之前在這修鍊室之中修鍊的人,的確是我,只是因為我發現了修鍊室內有劇毒,便離開了,而那時候丁武來正巧來到我的修鍊室之外,封閉修鍊室的門,被我抓住!」

「這時候我才得知是丁武來下的毒,所以,我便順手將他給扔進去了。」

林白不卑不亢的將事情說的清清楚楚。

「哦?是嗎?丁武來?這麼說是你自作自受咯?」掌教至尊又看向丁仙來身邊的丁武來,笑著問道。

丁仙來急忙說道:「掌教至尊,休要聽他滿嘴胡言,若真是如此,那你剛才怎麼說,非要等到掌教至尊來了才解釋?」

林白沒好氣的瞪著丁仙來說道:「在你讓葉嘯和葉迅出手之前,我便告訴過你,下毒這件事情與我無關,難道你聾了沒聽見?」

「況且你說我沒有解釋,你已經認定了我是下毒之人,就算我解釋了,你也會說我狡辯,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要多費口舌,還不如留點力氣來對付你的兩條狗!」

聽見兩條狗這句話,葉嘯和葉迅面色微微一怒,只因掌教至尊在此,他們也不好發作!

丁仙來一聽這話,當即瞪大眼瞳,難以置信的看著林白說道:「你說什麼!我聾了?你敢這麼對我說話,是不想活了嗎?」

林白冷笑道:「貌似你讓葉嘯和葉迅出手之時,也沒有打算讓我活命吧。」

「既然你都不想讓我活命,我又何必要給你面子!」

林白與丁仙來對視著,二人的臉色都是一片冰冷,目中都是散發著濃郁的殺意。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