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天殘大道 >第433章 異象連連

第433章 異象連連 (1/2)

小說名稱《天殘大道》 作者:夫蒙羽  更新時間:2018-09-14 06:19  字數:3357

「各位,你們就看著外人來我浩始囂張么?」麻康也知道,老王爺遠在天青皇城,即便知道這裡的情況,能否來還在兩說。見沒唬住夏侯來,他便知一戰無法避免。

「呵呵,我這便將情況,速速回稟丞相。」凌旭更明白,自己那點實力,夏侯來躺那挨打,估計最後還是他先累死。冷笑一聲,飛身向西而去。

「哈,我本來就說等王爺家來人定奪,麻大人既然來了,此間沒我事了。告辭。」都長老拱手說完,向南飛去。笑話,兩個中階帝境,他能討著好?自家山林,比那還沒看見的法寶不重要?

「麻大人,我還是幫你盯著點邊上的人吧,難保有人會趁火打劫。」馬長老估計沒斷了蹭口湯喝的念想,退出老遠。

而於、林兩位少主,更是各向後飛掠出百丈不止。他倆不過高階聖境,所倚仗的不過是背景強大,真要跟帝境動手,那是嫌自己好日子到頭了。

這下尷尬了,麻康終於達到了清場的目的,可獨自面對夏侯來,他心裡能不含糊?

他甚至有些後悔,平素和另一位供奉杜鳶一向形影不離,今日偏偏鬼迷心竅,一個人跑了出來。

躊躇之餘,他又多少有些僥倖心理。這裡畢竟離王城不遠,一旦拖住夏侯來一時半刻,漫說杜鳶、只怕附近帝境,都會前來湊個熱鬧。

到時只要聯手打退外人,自己又能力壓眾人。

「夏侯來,現在清靜了,有何本事,使出來吧?」別的不說,單他這股傲慢無禮,就值幾個大嘴巴的。

「豎子,你還不配我出手。」夏侯來不屑的撇了眼麻康:「我只取走夏侯家的法寶,至於動手,不感興趣。」這份藐視,饒是麻康心機再深,臉上也掛不住了。這是有多拿他不當事啊。

而就在夏侯來右手隨意揮起的同時,麻康終於雙手掐訣、舌尖如綻春雷,一道比鬼哭狼嚎還要令人心底生寒的嘯叫,當即於空中炸響。

遠處圍觀、甚至惦記從中漁利的百十名修士,片刻間,或從半空中跌落、或在焦土上翻滾,伴著漫空電芒傾瀉如注,這片空間,到處慘叫聲聲、慘象連連。

而此刻的洪晚行,居然隱在矮小灌木叢內,盤腿靜坐。他竟然靠極力催動噓、呼二字訣,強行壓制體內氣血翻湧、對抗著來自兩耳、深達識海的音波震蕩。

六字天音,不愧是頂級的鍊氣法門。他此時欠缺的是,無法將已掌握的二字訣,和足具威力的聲波結合起來。在他看來,只有等自己能引動陰陽之氣、催發雷聲,才是六字天音大放異彩的時刻。

儘管他覺得自己七竅,貌似都有血漬滲出,但相比當初被麻康一擊、堪堪廢命,他的心裡簡直激動得無以復加。短短一年多時間,他已隱約有對抗五重帝境音波攻擊的實力,這要是傳出去,只怕連他自己都不大敢信。

他這裡借麻康的攻擊來修鍊,而戰場中的夏侯來,不過微微皺了下眉。

他雖然是元修,但帝境大能,哪個不是神魂超級強大之輩?靈技沒有,但中州的鍊氣功法,豈是相對貧瘠的天青皇朝能比。

老人此刻,反倒顯得來了興緻,居然靜立當場,凝神側耳,認真傾聽起麻康的嘯聲。

幾息工夫之後,夏侯來竟然略微調息、真氣流轉之下,腹腔、胸腔一陣有節奏的舒張和收縮,發出一陣振聾發聵的笑聲。

這下可慘了!先說周圍一票修士,帝境還好,猶自勉力支撐;聖境選手,之前本就被麻康整得半死不活,此時更是出氣多、進氣少;而離夏侯來最近的麻康,只覺自己嘯叫的節奏被打亂、凝聚於半空中的魂力音柱,更被夏侯來笑聲震得支離破碎,鬼哭狼嚎之聲,只剩滋滋啦啦的噪音。

誰都無暇去注意,場中還有一位表面境界只有半聖的粗莽獵戶,儘管周身皮肉炸開、七竅向外噴血,卻猶在端坐、胸腹兩腔更是隨那笑聲的節奏起伏,周身似有數條蚯蚓在盤旋遊走。

此刻的洪晚行,對傷勢渾然未覺,卻彷彿進入了一種難以言表的玄妙感覺當中。

他終於意識到了一個之前從未涉及的問題:節奏。

無論是真氣的運轉、功法技能的催發、還是此時音波的控制,原來都需節奏的精細把控。

「農夫耕作、縴夫拖船、幹活需要節奏;紫妍彈琴、白洛書畫,同樣需要節奏。這節奏,也應是規則衍生的法則之力吧?」

「凡人喘息,有各自的節奏;而隨著真氣品質的提升,催動五行真氣、混亂真氣的節奏,也該有所變化。」這一刻,洪晚行似乎捕捉到了一絲明悟。

誰能想到,就在兩個中階帝境大戰的附近,洪晚行竟滿身血污、支離破碎的進入了深層的感悟。幸虧燭陰不在,否則至少瘋癲。

戰場當中,麻康賴以成名的絕技,竟被夏侯來一陣笑聲打破,氣憤的同時,他心裡更多的是震驚。

遍觀浩始修士,他還真沒見有誰能於對戰之際,從容而迅速的找到如此輕鬆的破解之法。當然,尋常的初階帝境,不但沒這個能力,更沒有這個時間。堅持三五息之下,不死也多半失去了戰力。

因而此時,他是徹底的感到了來自心底的恐懼。

就算他再相信同為五重帝境的杜鳶能聽到動靜、須臾而至,但至少他也得要拖過這片刻的工夫。

帝境的實力,的確驚人。麻康想通的瞬間,身形竟如一隻大鳶、猝然升空,飄搖而起。

「裝了逼就想走,你咋這麼聰明!」夏侯來正在興頭,既然出手,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