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諸天我為帝 >第六十一章 邪帝為車(第三更求訂

第六十一章 邪帝為車(第三更求訂 (1/2)

小說名稱《諸天我為帝》 作者:興霸天  更新時間:2018-07-12 05:12  字數:3208

對於最後入場的幫派勢力,佛魔世家原本不屑一顧,但宋缺一人一刀,就將戰局改變。

這位天刀經歷滅族慘敗,蟄伏兩年,參悟刀法,此時已然凌駕於三大宗師之上,無限接近小三合之境。

如此強者,祝玉妍恐怕在其刀下都無法走過十個回合,便是橫掃全場的車,無人能敵。

幫派以宋缺為尖頭,直指楊堅,竟是所向披靡,不過這強勢也令佛魔世家暫時聯合。

祝玉妍、許開山自左側殺來,道信和嘉祥佛域從右側壓制,梵清惠心有靈犀,劍光不斷在刀勢邊緣遊走,無孔不入地滲透。

如此陣容即便是身懷不死印法的石之軒來,也是有多遠走多遠,然而宋缺虎目中亮起的卻是興奮,那看似破舊,處處缺陷的刀身呈天馬行空,只是一轉,彷彿有無數刀光綻開,以最緊密的方式前後層疊,交錯融一,衍化出完整的天道五十。

這是毫無缺陷的不破一刀!

因為那遁去的一,則是宋缺本身,在這綻放出極致鋒芒的絕世刀客面前,誰敢直攖其鋒?誰又能直攖其鋒?

只是一刀,就令五人齊齊變色,唯有咬牙硬上,迎接那如水銀瀉地的無匹刀芒。

錚!錚!錚!

刀劍相交,刺耳的金鐵聲不斷響起,兔起鶻落之間,宋缺就已上天下地,破盡敵勢,招招猛攻。

千刀未盡,每個人的唇角都溢出絲絲鮮血,眼中露出駭然,照此下去,甚至可能會同歸於盡。

「我大明尊教此來是來趁著中土混亂,大撈好處,何必與此人死拼?退!」

於是乎,本就是投機取巧而來的許開山,第一時間退了。

他此舉本無可厚非,畢竟相比起佛魔兩門,此時的大明尊教聲名不顯,與各方都無仇怨,就像是局外人一般。

「中原之地,豈容外族興風作浪?」

不料宋缺露出嫌惡之色,刀光一閃,竟是直追他而來。

「你!」

許開山面色劇變,實在沒想到宋缺舍了其他,追殺自己,那刀氣洶湧,更是彷彿有了生命,咄咄逼來,流露出必殺之念。

「善母!」

許開山尖嘯一聲,雙臂陡然變得漆黑,御盡萬法根源智經全力施展,與此同時,面如滿月,體形豐腴的善母莎芳帶著香風撲來,手裡現出一根銀棒,展開了變化無窮的逍遙拆。

兩人乃同門師兄妹,心意相通,默契非常,這聯手攻勢即便是三大宗師都要嚴陣以待,宋缺的刀光再厲,也能抵擋一二。

一旦宋缺糾纏這邊,祝玉妍四人豈會放過他?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許開山和善母莎芳打的都是這個主意。

誰知就在這一刻,一支判官筆神出鬼沒,倏然間點出,正中玉逍遙。

善母莎芳渾身劇顫,漫天光影一消,駭然地看著獨尊堡解暉神出鬼沒,完美助攻。

就在這毫釐之間,宋缺的刀鋒殺到許開山身邊。

「救我!」

「不!」

在善母莎芳如杜鵑泣血的哀鳴中,十刀破空,宋缺後退。

留在原地的許開山雙目茫然,周身上下陡然爆射出數百道血痕,推金山倒玉柱,栽倒下去。

許開山一死,善母莎芳在宋缺解暉的聯手下,更是連兩個照面都沒有堅持,就被一刀削首。

仁壽宮後花園,顧承露出欣賞之色,用黑方的車,拿下了黑方的雙馬。

而戰神殿內的宋缺毫不停留,向著嘉祥大師殺去。

是的,反倒是他獵殺佛門。

只因就在許開山逃開,宋缺追殺的剎那,梵清惠劍光一指,道信嘉祥佛域壓制,呈三才站位,立刻圍攻祝玉妍。

「賊禿!早就料到你們不老實!」

祝玉妍嬌笑一聲,數道身影同樣撲出,正是陰癸派長老辟守玄、聞采婷等人,就連韋公公都平復了刀傷,咬牙切齒地衝上。

江都法會時,佛門被向雨田和石之軒這對邪帝邪王組合重創,不僅兩大聖僧圓寂,各大寺院的高僧也死了不知多少,再加上他們根本沒能享受過隋朝大興佛門的益處,所以雙方的實力對比竟是落在下風。

一時之間,梵清惠和兩大聖僧由攻轉守,承受魔門暴風驟雨般的攻勢,所幸這時李閥和獨孤閥又殺了過來……

顧承悠然下棋,黑方的車縱橫來去,炮、象也凌厲非常,數盞茶的功夫後,又有四五個棋子被淘汰,五個領頭的兵卒,也在碰撞中變得殘缺起來。

此時的戰神殿內,橫七豎八,倒滿了屍體。

魔門、佛門、獨孤閥、李閥、江湖幫派。

數百名高手混戰,殺紅了眼睛,結果慘烈到令各方都難以釋懷。

在梵清惠悲傷的目光中,嘉祥大師雙手合十,後心中刀,心脈已斷;

神仙眷侶夫婦相依而坐,外表看似無傷,五臟六腑卻被達摩手震碎;

韋公公被解暉的判官筆點入死穴,大明尊教全員覆沒,另外倒在地上,再無氣息的,還有真言大師、聞采婷、龍頭杜興、三幫五會的首腦……

如今能站著的,只剩二十人不到,皆是當世頂尖的人物,卻免不了面容蒼白,氣喘吁吁。

「哈哈哈哈!虧得你們平日里道貌岸然,此時與我聖門又有何區別?」

祝玉妍雙袖斷裂,披頭散髮,驀然間大笑,然後冷冷地看向楊堅:「陛下!你作壁上觀也夠久了吧,選擇一方吧!」

入殿不下百人,戰到如今,看似損失慘重,但其實各方的最強者都留了下來。

這些人才是最難對付的,而殺到這個地步,就連獨孤閥也豁出去了。

戰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