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二百四十五章 漂亮朋友。

第二百四十五章 漂亮朋友。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61

瞧見了這個名字,她想要把手機去給江雲琛的心思立刻消失了。

鬼使神差一般,她按了接聽鍵,指腹觸碰到手機冰涼的屏幕時,她感覺到心跳開始加快,撲通撲通快要跳到了嗓子眼……

她並沒有要探尋江雲琛秘密的意思,但是看見陳嘉樺這個名字,宋予原本的那點心情都被毀掉了,不知是什麼心心理,趨勢著她接聽了。

「雲琛,工地的事情我已經幫你解決了,可以放心了。」陳嘉樺只要一出聲,宋予的眼前便浮現了她那張風韻猶存的臉。

女人四十歲,算不上是最好的年紀了,但四十歲的女人,比起二三十歲的女人,多了韻味不說,在處事上,比小姑娘家家的遠遠要圓滑的多。更遑論是本身就很有魅力的陳嘉樺。

陳嘉樺的臉並不年輕,起碼宋予見她的兩次她都沒有刻意打扮地年輕,而是有著四十歲女人該有的樣子,端莊中透著一絲嫵媚。宋予聽到她的聲音頭一個想到的,就是她笑時眼角微微的細紋。

「你跟宋予怎麼樣了?沒有再聯繫吧?」陳嘉樺的話題轉變的很快,立刻轉移到了宋予的身上,宋予有些措手不及。

「雲琛?」陳嘉樺見這邊久久沒有回應,警惕地沒有再多說,而是喚了他一聲。

宋予緊抿著嘴唇,不發一言。她沒有打算說話,也沒有打算掛斷,她想知道陳嘉樺還會說什麼。如果現在掛斷,精明如陳嘉樺肯定會知道是別人接的電話,到時打草驚蛇,倒霉的是她。

那邊沒有停頓,接著說道:「雲琛,我知道你還在跟我置氣,但是我是為了你好。你不娶車蕊,是因為還沒有忘掉我嗎?我知道我們之前的確是很好,但是我年紀比你大這麼多,以前做錯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希望你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陷在回憶裡面出不來。」

陳嘉樺的話說的很自然,沒有半點矯揉造作之感,宋予也很確定陳嘉樺那邊是不知道她在接聽的,否則陳嘉樺說話怎麼會做到如此自然?

再厲害的戲精,也不會有這般演技吧?

更讓宋予聽得心驚膽戰的是,陳嘉樺剛才話里的內容……

宋予曾經從車老爺子的口中聽到過陳嘉樺和江雲琛的傳聞,但是也的確是嚇到她了。陳嘉樺的年紀擺在那裡,所以她沒有多想,對車老爺子這種挑撥離間的人,她都是信一半不信一半。

今天陳嘉樺的話,讓宋予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一把心怵的感覺。

渾身的汗毛彷彿都一齊有了感知能力,周遭都安靜了下來,手機貼在耳畔,她的渾身上下除了耳廓之外都是冰冷的,唯有耳朵燙的厲害,像是發現了什麼令她驚恐至極的秘密,耳朵都燒了起來,腦袋也在深夜裡清醒了。

人在昏昏沉沉時被一件事情刺激,就如同是在渾渾噩噩中被一棒子敲打了頭顱,至痛之餘,更多的是鮮血淋漓的清醒……

宋予明白自己知道關於江雲琛的事情少之又少,他八歲被趕出江家,十九歲隻身去了紐約,年近三十回到南城,快三十年的光陰里,她所佔據的,只有不到一年而已。

她所觸碰到的他的世界,是冰山的冷凜一角,是深淵的黑色一幕……

「你既然還在賭氣,又何必接我的電話?」陳嘉樺在那邊嘆了一口氣,話語里的妖嬈和嫵媚落入耳中,宋予覺得好比是飛蟲進了耳朵,瘙癢又有異物感,做不到自在。

「先掛了,等你想通了再來找我。你離不開我的,你現在年紀是不小了,但在我眼裡你還是個孩子。」陳嘉樺淡哂,話不多說就掛斷了。

電話戛然而止,斷地乾脆利落,宋予呆若木雞地杵在那兒,眼神空洞地看著江雲琛暗下去的手機屏幕。

屏幕上是總裁撅著大屁股的背影,歡脫地跳著。她沒有半點心思去看,掃了一眼後便摁滅了手機放到了桌上。

*

總裁回來時一臉輕鬆的表情,直衝上了二樓的房間蹦躂到了床上。

宋予已經躺在床上看書了。

她睡前閱讀的習慣已經養成了五六年了,尤其是在懷著蛋黃的那段時間,為了少玩手機,她每天花費在閱讀上的時間很多,幾乎佔據了所有的休息時間。

她閑來無事正在看莫泊桑的《漂亮朋友》,早些年她就已經看過好幾遍的書,今晚拿出來讀,隨便翻了幾頁便缺了興緻。

書里漂亮的男主人公杜洛瓦依仗著自己英俊的外貌和特殊的手段,委身於資產階級上流社會各類女人的裙下,以這些女人為跳板,以此走上飛黃騰達之路。

宋予感覺自己的思緒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陳嘉樺那邊去……

陳嘉樺說,他們之前很好,也說知道江雲琛忘不掉她,按照年齡推算,若是江雲琛十幾歲時認識的陳嘉樺,當年她也不過二十幾歲,如果是二十幾歲認識的她,她也不到四十。

男歡女愛本就沒有年齡限制,但是宋予不可能接受江雲琛跟陳嘉樺有什麼,永遠不可能。

她捏著書的一角眼神木然地盯著,白紙上印染的黑字在她的眼前好像都變得飄飄然了,字體飄忽地在空中盪著,她明明是識得這些字的,但是忽然間就覺得好像不會念了。她完全看不進去。

直到總裁蹦上床,她才從半夢半醒當中清醒了過來。

「下去。」江雲琛冷冷掃了一眼總裁,總裁趴在宋予的腿上不肯離開,碩大的眼睛盯著宋予,裝地一臉無辜。

「讓它睡這兒吧,沒事。」宋予將書隨手放下,把總裁的小短腿拉扯了一下扯到了自己身邊。

「它睡這兒,我們怎麼做?」江雲琛這句話問地理所當然。意圖也很明顯。

江雲琛說話還是直白無疑,宋予斂了情緒和臉色,沒打算將對陳嘉樺的猜測帶到江雲琛身上,她扯了扯嘴角,敷衍:「明早吧,困了。」

在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前,她依舊選擇相信他,但她也真的是缺了興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