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二百三十八章 熱一身腥。

第二百三十八章 熱一身腥。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35

紀朵看著幾個警察茫然又驚恐,這裡是南城,她還是要面子的,也不會在這裡鬧,就連剛才也並不是很敢用太大聲說話。

她也不敢反抗警察,跟警察走之前深深地看了一眼江雲琛:「江雲琛,你這樣做,你爺爺會很傷心。平時都是我在照顧你爺爺,如果我入獄了,他老人家會如何?」

「他是生是死,跟我無關。」江雲琛一聽到江儒聲,聲音甚至比剛才都要冷卻了幾分。紀朵千不該萬不該就不應該在江雲琛面前打親情牌,他是一個最沒有親情觀念的人,催淚牌在他面前也是無用的。紀朵打錯了牌,也用錯了感情。

「像你這樣冷情的人,老天爺已經給你報應了。」紀朵的眼眶微泛紅,宴場上燈光流轉,落在紀朵的臉部輪廓上,她的淚痕清晰可見,「你這輩子可能都不知道什麼叫做親情。」

「我需要知道?」江雲琛反問了一句,這句話讓宋予的心瞬間作祟了一下,一句輕描淡寫的反問,將宋予原本積累在心地裡面的安全感全部都打消了。兩個多小時前他們剛剛領證結束,現在江雲琛卻在說,他這輩子都不需要知道什麼叫做親情,還是當著她的面……

白芨還未走開,聽著江雲琛剛才的話也有些不可置信,白芨今天一天都處於驚嚇當中。方才是被裴珩舟嚇到,後來是被宋予領證嚇到,現在又是被江雲琛的話嚇到……

白芨瞥了一眼宋予,她就站在宴場中央的水晶燈下,她側對著白芨,側臉的弧度因為臉色的變化而變得比往日都要冷凜了一些。

白芨淺淺吸了一口氣,心裡頭始終想不明白,宋予為什麼會跟江雲琛結婚,還是閃婚。

哪怕換做任何一個人她都能理解,而江雲琛這樣的人,雖不說是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但是他的生活註定是不會平穩的,風浪何時來無人知曉,風浪何時退也不得而知。好時,你便是他的掌中寶甜蜜餞兒,壞時,你便是他的腳邊草。

宋予的生活本就不安穩,又嫁給了更不安穩的生活,白芨不明白她的所思所想。

何必嫁這樣一個人,惹的一生腥?

紀朵的目光掠過了宋予,目光凝在了宋予因為江雲琛方才的話而凝滯的臉上。她微微發獃,周身都是清冷之感,早已不想去管紀朵之事。

「宋小姐,前段時間,謝謝你給我透露消息。否則,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雲琛在寧城還有一個酒店項目。再見。」紀朵撂下了一句話,一句聽上去是雲淡風輕,實則暗藏著洶湧的話。

宋予被她這句話拉回了思緒,本已飄遠了的思緒在此時又被拖拽了回來,大腦強行逼迫著她去思考剛才紀朵說的話。她的思緒飄回來了,眼神仍處在獃滯的狀態,看著紀朵被警察帶走後,心情因這句話變得愈發複雜。

紀朵的話是什麼意思?她完全聽不懂,只能夠感覺到話裡面的危機,紀朵像是給她放了一個煙霧彈,眼前是重重煙霧,她看不清真相。

「嫂子,我媽走了。」江雲揚一句話將她的目光聚回了神來,她看向了江雲揚胖乎乎的臉。

「恩。沒事了。」

「嫂子,你看上去像是有事。」江雲揚就是個小人精,一眼就能看出宋予臉上的不悅。

宋予笑著搖頭:「沒有,我有些餓了。」

「回家,我讓秘書做了飯。回家就可以吃。」江雲琛的話聽上去沒有任何的不妥之處,宋予的心情本就不佳,聽到這句話時立刻又惱了一些。她並不想在今天第一天領證的日子跟江雲琛起爭執,但情緒一下子壓制不下,一旁的白芨都聽不下去了。

「江先生,你秘書哪兒找的?還帶做飯的?還是在你家?」白芨跟宋予多少年的朋友了,宋予心底想什麼她是最清楚的,白芨用最沖的口氣將宋予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酣暢淋漓。

宋予卻感覺不到半點開心。

剛才江雲琛說了,他這輩子都不需要知道親情是什麼……他的做法的確也是在證實著這個觀念。

她以為自己已經算是一個對親情很淡漠的人了,她從小沒有經歷過的家庭溫暖,她希望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後擁有。江雲琛的話給了她幻滅的感覺。

她想起白芨之前對她說過的話,江雲琛從小就生活地黑暗,是活在陰影里的人,以後她要怎麼跟他相處?

宋予想想,頓時感覺到脊背上有了涔涔的冷汗,寒意透過連衣裙侵入了身體里,將她身體的每一寸肌理都一點點侵佔腐蝕。

白芨沒等到回復便看到不遠處尤佳錦吐著泡泡糖靠在牆上正看著這邊,雙手環在身前,笑嘻嘻地盯著她。白芨看著尤佳錦就覺得心煩,她扭頭走到一旁去了。

「回家。」江雲琛單手抱著江雲揚,另一隻手牽住了宋予的手,宋予手上的皮膚有些涼,尤是關節處,碰上去都是冰的。

江雲琛看了她一眼,眼底有探尋,宋予垂首看鞋:「白芨跟我一起來的。她喝了酒,待會兒怎麼回去?我先陪陪她,你先帶著雲揚回去。」

江雲琛也不說,鬆開了手,走到一旁去通話。

幾分鐘後,他回來:「卓決過來接她。十分鐘。」

宋予點頭,去白芨那邊交代了幾句才離開,不出意外的被白芨罵了一頓,宋予沒心情也沒同白芨多說便走了。

*

回去的路上江雲揚在后座睡的歪七歪八,江雲琛的車子開得平穩,穿梭在城市的車流中,速度不疾不徐。

車內的暖氣開得很足,宋予脫了外套只穿了連衣裙,手臂上微微有冷意。

「如果你不喜歡,以後不會讓秘書來做飯。」江雲琛說的話打破了車內的寂靜。

宋予的手臂上隱隱有雞皮疙瘩突起,她扯過大衣蓋在了身上,往上攏了攏。

「你的秘書跟著你多久了?」宋予的口氣倒還算穩當,也沒有醋意,她不想吃這種飛醋。

「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