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二百三十一章 很有意思嗎?裴先

第二百三十一章 很有意思嗎?裴先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11

尤佳錦跳脫地厲害,是宋予和白芨都最不喜歡的那種性格的女生,剛才那一腳,也只有尤佳錦這種女生能夠做的出。誰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在這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下,將腳伸出去絆人?

裴珩舟比尤佳錦晚來一步,看到尤佳錦的行為時,尤佳錦已經像一溜煙一樣逃了。

「你把白芨送到洗手間去,把臉洗了。」宋予用命令式的口吻對裴珩舟說道,她對裴珩舟的確是太不放心了些。但江雲琛那邊,她又不想讓車蕊跟他多說一個字,權衡之下她只能夠「捨棄」了白芨,反正是在酒店,她料想裴珩舟也不會對白芨如何,當初是裴珩舟欠的白芨,他對白芨應該更多的是愧疚。

如此一想宋予便放心地牽著江雲揚過去了。

*

白芨聽著宋予剛才的話,更加確定牽著她的人是江雲琛了,還笑著說道:「江先生麻煩你了,我以前真不該說你不好,沒想到你那麼熱心腸。」

白芨的口氣笑嘻嘻的,她是不好意思,只能夠用笑來緩解尷尬,心底還吐槽著:宋予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非得讓江雲琛送她去洗手間?就不能自己陪她去?

身旁的男人並沒有開口,白芨心想,還挺高冷呢,她都道歉了,江雲琛竟然也不說幾句給她個台階下……

男女洗手間門口有一個水池供人洗手,他們不需要進女洗手間便能夠洗臉。

白芨在攙扶下站定在了水池前面,她摸索著想要打開水龍頭,但她怎麼摸索都摸索不到,就在她胡亂摸時,一隻手觸碰到了她的手背,將她的手輕輕拂開,幫她打開了水龍頭。

「謝謝你啊。」白芨再次尬笑,身側的男人沒有說半句話,白芨真搞不懂自己是哪裡惹到了江雲琛,他就這麼討厭她?

白芨附身低著頭,舀了一手清水撲在了臉上,心底還在想著,都怪江雲揚,害的她一洗妝肯定就花了,待會兒還怎麼獵艷啊?也不知道宋予有沒有帶補妝的東西……

心底如此盤算著,她為了避免尷尬同「江雲琛」沒事兒侃著:「我今天的妝都花了,都怪你弟弟。要是因為江雲揚那臭小子,讓我失去了獵艷的機會,我肯定饒不了他。」

江雲揚的芒果蛋糕粘性十足,粘在臉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她沒有帶卸妝的東西,生怕洗地太用力導致妝殘地太難看,所以每次都只舀一小捧清水撲在臉上,洗的動作很慢很柔。

「江雲琛」仍不理她,白芨在心底已翻了無數個白眼,還想宋予是什麼眼光,竟然喜歡這樣的男人?哪怕只是玩玩曖昧,跟這樣高冷的男人在一起,難道不會覺得累人嗎?

酒店裡面沒有溫熱的水,而洗手間這邊暖氣又不足,白芨舀水的手都快要凍僵了,指節僵硬地很不舒服,她心裡頭只埋汰著江雲揚,倒沒有想起來是誰絆的她。

「江先生,你身邊要是有好的男青年的話,記得介紹給我哦。」白芨不忘自己獵艷的初衷,今天她的妝應該是保全不住了,剛才她草草掃了一眼來參加校友會的男性,單是看外表就沒有她喜歡的,之前裴珩舟那張臉抬高了她的審美,從此以後她對男人的臉要求就高了起來。所以跟裴珩舟分手之後,白芨一直都沒有找男朋友。她很難看上別的。

「我要求不高,只要長得帥,人品好就行。」白芨笑道,臉上的蛋糕基本上已經洗乾淨了,她閉著眼睛去摸索紙巾,「江雲琛」好心地遞了一副手帕到她的手裡。

她接過手帕微微有些吃驚,難道江雲琛也喜歡用手帕?之前……裴珩舟是很喜歡用手帕的,他身上常備著一副手帕,用來洗手之後擦手用。白芨開始對這些金融男另眼相看了……

她簡單擦了一下臉上的水漬,不敢擦得太用力,這畢竟是手帕不是紙巾,還回去之後人家還是要用的,用力擦了沾染上太多污漬,她會不好意思。

拿開手帕,糊在臉上的水漬都消失了,白芨笑著抬頭想正式感謝一下江雲琛,她對江雲琛的確改觀了不少。他還挺熱心的。

然一抬頭,白芨感激的話都已經停在嘴邊了,目光對視上了眼前人的深眸,她幾乎只用了一秒鐘不到的時間,扭頭便走。

剛轉身,手便被拽住。

白芨只跟他對視了半秒鐘的時間便將自己的眼神挪開了,她快速地轉身,一是震驚,二是心底惶恐……

她剛才一直以為牽她來的人是江雲琛,甚至還是傻乎乎地覺得江雲琛很熱心腸,為了緩解尷尬還在他面前說了那麼多無聊的話,甚至還讓他幫忙介紹男青年……一回想起來,白芨的臉刷的一下子漲紅,不是羞,而是惱。

血液沖頭的感覺並不好,白芨覺得太陽穴的位置熱熱的,像是燃燒,她所有的情緒都被推到了腦中,裴珩舟緊緊牽著她的手讓她感覺不適又彆扭,兩人皮膚接觸的地方,亦像是著火一般的難受,火燒火燎……

她轉過身,將自己的手從他的禁錮當中脫離,仰頭看著裴珩舟。

他今天亦是西裝革履,領帶也系地很好,白芨跟裴珩舟重逢過三次,每次看到他的領帶時,比對視上他的眼睛更加讓她不適。曾經何時,裴珩舟同她說,他跟領帶有仇,怎麼都系不會,餘生都要靠她了。

男人說的話果然只是說說而已,說過扭頭就會忘記,有了新歡,哪裡還會記得同舊愛說過的話?

「很有意思嗎?裴先生?」白芨含笑,笑意堆積在眼角眉梢,她心底此時沒有苦澀感,有的只有惱羞成怒和冷漠。

「我剛才叫著你江先生你也不應答我,宋予還幫著你騙我,怎麼,耍我很好玩是嗎?」白芨的脾氣上來了,她昨晚值的夜班,醒來眼睛有些酸痛乾澀,現在眼眶都是乾乾的,卻偏偏要滲出了眼淚來,「裴珩舟,剛才絆了我的人,是尤佳錦吧?」

白芨這般聰明,一猜便猜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