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八十四章 那你就帶著這一身

第一百八十四章 那你就帶著這一身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53

宋予一聽到房門從外面被打開的聲音,立刻警惕地攏了攏被子,將腦袋蓋住,並不想被江雲琛看到她的臉。她趕忙閉上了眼睛開始假寐。

江雲琛就如同他自己所說的那樣,進門時動作很輕,連關門時的聲音都很小。

宋予很少被這麼溫柔對待,她以前以為江雲琛是心口不一的人,但沒想到,他還算是說話算話。不過哪怕是再怎麼平日里沒有被溫柔對待過,宋予也是不會隨意地因為一點溫柔而淪陷進去的。況且這個人是江雲琛。

她剛才躺在床上仔細地想,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簡直到了可笑的程度。

她在做什麼?竟然跟兩年前傷害自己最深的那人發生了關係,今晚還要躺在同一張床上。她難道不應該對他厭惡至極嗎?

思忖著,宋予聽到了男人正在脫衣服的窸窸窣窣的聲音。

從江雲琛一進來開始宋予就聞到了若有若無的酒味兒,尤其是當他從玄關處走到床邊上時,這陣難聞的酒味越來越濃郁了。她微微擰眉,除了酒味,她還聞到了一點劣質香水的味道。

江雲琛大概是準備去洗漱,宋予靜靜躺著,告訴自己不要惹是生非,但是心底那個小人卻一直都在作祟……那個小人一直都在告訴她,去問他……

宋予緊緊閉上眼,盡量剋制住自己的情緒,但是那股子酒味兒混合著劣質香水的味道縈繞在鼻端久久都不能夠散去,整個套房裡面都是這種奇怪的味道,她原本就睡不著,被這種味道一攪和,睡意就更少了。

她的手緊緊攥著被角,咬了咬牙想要忍,但是在江雲琛打開了洗手間的門,宋予感覺到了一束燈光投射進來時,終於忍不住了。

如果他進了洗手間,沖澡可以去輕易地將酒味兒和香水味兒衝散,到時候她便沒了證據。

報復心理作祟,宋予立刻從綿軟的大床上支撐起了身體,她坐在床上,頭髮零零散散地落在肩膀兩旁,她沒有帶睡衣,身上仍穿著早上的衣服,昨晚她在嘉樺是沒有穿衣服睡的,穿著白天的衣服入睡是一件很不舒適的事情,但是今天跟江雲琛睡一個房間,她不可能再不穿衣服,這不是給他機會?

她伸手抓了一把頭髮,大概是她的忽然起身將江雲琛略微驚了一下。

「你去哪兒了?」宋予開口,原本是想問地平和的,她也盡量控制著自己的口氣,但是一說出口,話頓時變成了質問的口氣,連她自己都覺得吃驚。

而且,兇巴巴的,像足了盤問晚歸丈夫的妻子。

她連忙補了一句話讓自己的話聽上去不那麼鋒利:「你把我吵醒了……」

說出口不免有些心虛,他明明已經很輕手輕腳,也很小心了,而且她根本沒有睡著……心底的歉意慢慢滋生,宋予連忙理智了一些,打消了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

江雲琛已經脫掉了羽絨服和皮衣,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褲,房間里的燈光昏暗,宋予只能夠借著窗外灑進來的隱隱月光看到江雲琛保持良好的身材。

就是這具身體,那天晚上讓她意亂情迷了……就不該多看。

她別開了一些眼,盡量不讓自己的目光沾染到江雲琛的身體。

「抱歉。」江雲琛道了歉,宋予心底更加心虛了,「沖澡可能也會比較吵。」

宋予對於這樣溫柔的江雲琛很不適應,人果然都是犯賤的,平日里江雲琛對她霸道強勢時,她覺得他這個人討厭,現在他的態度變好了一些,她反倒是不習慣。

「那你就別洗了。」宋予坐在床上,口氣裡帶著一點任性和諷刺。

「確定?很臟。」江雲琛反問了一句,走到了她的床邊上,靠近時,宋予愈發聞到了那股劣質香水味。

拋開那股酒味,更讓宋予討厭的是,這股香水兒。

女士香水的味道再明顯不過,而且還很劣質,沖鼻的氣味,讓宋予覺得鼻端好像被人潑了一盆香精,她實在是沒忍住打了兩個噴嚏:「啊切!」

宋予吸了吸鼻子,仰頭看江雲琛時眼神微紅,不過她覺得在這樣昏暗的環境下,江雲琛應該看不出來,所以她就直直地盯著江雲琛看。

「沒事啊,你就帶著這一身的酒味兒和劣質香水兒入睡好了,我不介意。只要你不嫌臟。」宋予諷刺的話非常明顯,她也不在刻意掩飾自己的鋒芒了,話里的針尖兒都露了出來,她不相信他會聽不懂。

她話已經擺在了這邊,盯著他的眼紅彤彤的,但她就是想盯著他看,想看看他到底在想什麼。

江雲琛聽出了她話裡面的諷刺,也立刻懂了她不快在哪兒。

他略微附身,距離縮短,宋予眼眶上的紅暈被他一覽無餘。她連忙轉過頭去,吸了吸早已通紅的鼻子。

「吃醋了?」江雲琛的聲音壓得很低很低,磁厚的嗓音讓宋予打了一個顫。

昏暗的環境,磁性低沉的男人嗓音,呼吸間帶著的酒味兒,氣氛瞬間變得旖旎了起來,宋予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將自己跟江雲琛之間的距離拉開了。

「吃醋?」宋予冷哼,「我還沒瘋。」

江雲琛愈發靠近時,她感覺到了他身上好像還有一股女士香煙的味道……

這個味道她聞得不太真切,所以也不敢輕易說,她不抽煙,只是之前在德國讀書時,因為壓力大,身旁不少女醫學生都抽煙,所以她對女士香煙的味道也並不陌生。

「去了酒吧。」江雲琛回答了她一開始的問題。

宋予聽著酒吧二字就覺得反感。她本就不喜歡這種燈紅酒綠之地,而上一次她又是在酒吧同江雲琛發生了關係。

「你讓我一個人留在這兒,自己去了酒吧?」宋予的神經又崩不住了,問。

「幾個大學的老同學,還是客戶關係。幾天前他們就約了我。」江雲琛耐心地解釋。卻沒有半點撫平她的情緒。

「有女的?」宋予的口氣愈發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