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七十三章 江雲琛那樣的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江雲琛那樣的人,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77

宋予殘留著一點理智,淡淡地諷刺著:「我比你大六歲,主意都打到我頭上來了?」

陳彥生挑眉笑了一下:「你沒男朋友,我沒女朋友,正常搭訕而已。這裡是寧城,露水姻緣一晚沒什麼吧?等你回到南城之後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宋予聽著這些話從一個年紀輕輕的男生口中說出來,真是替他覺得羞:「你以前跟多少女人說過這樣的話?」

「我只對我感興趣的女人說。」陳彥生靠近了一些,將安全距離大大縮短。

這裡是嘉樺的地盤,宋予絕對相信,如果陳彥生在電梯裡面侵犯了她,電梯里的視頻會被立刻抹去,到時候她不會有半點證據……

難怪這個傢伙膽子這麼大,這裡是他家的地盤,自然是可以橫行霸道。

「哪怕玩露水姻緣,我也不喜歡跟小男生玩兒。」宋予諷刺地說道,「你最好別靠近我,我練過的。」

宋予盡量用威脅和鎮定的口氣壓住他,生怕被看出自己其實是害怕的。

陳彥生大概是已經玩兒了很多次這種套路了,在自己的地盤上根本么有半點怯意,反倒是冷靜地更加靠近了宋予一些。

「宋總,我聽幾個南城的朋友說,你跟南城江家的長子有一腿?」陳彥生恰恰好在這個時候提到了江雲琛,讓宋予的精神更加清醒了幾分。她跟江雲琛之間的確是扮演過幾次情侶,被人傳出去也並不奇怪,畢竟上一次在車家,這麼多人,幾張嘴就傳出去了,沒什麼意外的。

只是宋予沒想到外人會用「有一腿」這樣的話來形容她跟江雲琛,入耳難聽地過分。

「我們以前是正常的男女朋友,什麼叫做有一腿?」宋予特意加上了「以前」兩個字,她今天已經利用了一次江雲琛了,不能夠再利用他一次,要是被他知道她在外面胡亂傳他跟她是男女朋友的話,一定不會放過她了……

「江雲琛這個人我聽過不少傳聞,都說他有過不少女人,能跟他混到一起的女人,想必也不是什麼正經人?」陳彥生一句話提醒了宋予,原來陳彥生將目光放到她身上,還全拜江雲琛所賜……

這個時候,電梯門叮地一聲打開,他們到了最頂層。

嘉樺的總經理幫她安排的房間原本就是頂層的套房,宋予想要出電梯,但陳彥生搶先她一步出了電梯門,宋予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如果出去,到時候在頂樓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她真的怕這個年輕人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來。

這種二十歲左右的男孩,是最容易失去理智的。

「宋總,你可以試試看,我跟江雲琛誰在床上比較厲害,恩?」陳彥生調戲的話落入宋予的耳中讓她覺得有些作嘔。

她皺眉,站在電梯口,不讓電梯門合上:「小陳總,樓下有不少女人應該都很想接觸到你,不妨把心思放到她們身上,我想她們應該也會很高興的。」

「不,我就要你。」陳彥生推了推眼鏡腿,「我想嘗嘗看江雲琛的女人,是什麼味道的。」

陳彥生的話讓宋予略微覺得有些不寒而慄。

在這個圈子裡,江雲琛手裡握著的資金和權利讓不少女人趨之若鶩,也讓不少男人擁附,陳彥生年紀輕,心思原本就容易衝動,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有這樣的想法也並不奇怪。

宋予開始慌亂了,她找不到合適的話再反駁他,訥訥地說道:「我跟江雲琛雖然分手了,但是我們還是朋友。如果被他知道你欺負了我的話,他不會放過你的。你應該也知道江雲琛的手段。」

江雲琛的手段在商界是聞名的,宋予不相信陳彥生這樣一個商賈子弟會不知道。所以她這個時候只能夠拿出江雲琛這張底牌來震住陳彥生,至於有沒有用,另當別論。

「玩了他的前女友,他會對我怎麼樣?又不是現女友。」陳彥生笑道,像是在看笑話,他走近了一點,附身想要吻宋予的嘴唇,宋予立刻扭頭,冷冷瞪他。

「那如果我們是要結婚了的關係呢?」宋予咬牙,她實在是找不出辦法了,只能夠騙他,「剛才我是騙你的,我跟江雲琛決定結婚了,但是我們都有顧慮,所以決定隱婚,對外界稱我們已經分手了。」

她自己替自己圓謊,圓地很累。

「結婚?」陳彥生笑了,伸手輕輕地捏住了宋予的下巴,「江雲琛那樣的人會結婚?」

「那要看他遇到了誰,不是嗎?」宋予將江雲琛的原話搬了過來,話落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將他說的話記地這麼清楚……

她伸手拂開了他捏著她下巴的手:「拿開你的手,你的指紋留在我的下巴上,我可以去警局讓警察取指紋,告你騷.擾。」

陳彥生的手被拂開,臉色立刻更加不悅:「宋予,別不識好歹。能被我睡,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

「你是不是有病?中二病?」宋予沒忍住,「小弟弟,有沒有人教過你,這麼自大,是要吃虧的?」

宋予的話有些惹毛了陳彥生,下一秒,他忽然附身過來,宋予立刻閃躲開,陳彥生的吻一下子落在了她的脖頸上,宋予排斥地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之前她在車家被江雲琛強吻時,她雖然是排斥江雲琛的,但並沒有這種極度噁心的感覺,她當時以為她是極度厭惡江雲琛的了,也以為自己對任何人都應該是對他一樣排斥的。但是今天的陳彥生讓她忽然發現,自己對江雲琛的排斥僅僅只是忽然的肢體接觸帶來的不適而已,像陳彥生這種,才是真的讓她覺得噁心。

宋予知道自己肯定是抵抗不過的,她準備喊人,看看這層樓上有沒有其他人,然而此時,忽然有一隻手臂一把抓住了陳彥生的肩膀,將他整個人帶離開了她……

宋予被嚇了一跳,恍惚之間抬起頭,看到陳彥生已經被拽到了一旁,他險些沒有站穩,幸好扶住了一旁的牆壁。

是他?宋予的目光落定在男人身上,從記憶中努力搜索了一下,想起來了

是薄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