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家有人,放不開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家有人,放不開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361

宋予的腳步不自覺地放慢了一些,她無意去偷聽江雲琛通話,但是對面如果真的是計仲秋的太太的話……她就要厚著臉皮聽,哪怕被江雲琛注意到她在偷聽,也要聽。

江雲琛大抵是感覺到她的腳步莫名其妙地放慢了,餘光瞥了她一眼,宋予捕捉到這道目光之後趕緊低下頭,看著腳尖走路。

「恩,她現在就在我身邊。」江雲琛的話將宋予的思緒頓時拉了起來,她猛地抬頭,對視上了江雲琛的雙眸。

他停下腳步,鬆開了緊攥著她的手。

宋予微微張開嘴,眼底一片茫然。對面是在問她的事情?是不是計仲秋說了,說她是江雲琛的女朋友?

「我問問。」江雲琛放下手機,看向宋予。

「計仲秋的太太,想要你的聯繫方式。」江雲琛不明白計仲秋的太太為何執著於宋予,她跟宋予只是那天見了匆匆一眼而已,尋常的話不至於如此耿耿於懷。江雲琛猜測到了一點端倪,但沒有同宋予說破。

「計太太?我又不認識她。」宋予裝作很意外的樣子,腦中仔細搜尋著自己面對陌生人時是什麼反應的,但是無論怎麼搜尋,她始終無法將那張臉當做是自己的陌生人。

親生骨血,怎麼可能行同陌路?

宋予心底微顫,她仰頭看著江雲琛,夜色柔化了一些江雲琛往日里臉龐凜冽的輪廓,宋予原本浮躁不安的心臟在看著他時瞬間變得安心了不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看到江雲琛都會覺得心安了?而近日還是在這種情況下……

「不給?」江雲琛詢問她的意見,有耐心地讓她都覺得奇怪。

「恩。」宋予哽著喉嚨頷首,「我不習慣同不熟悉的人交換聯繫方式。」

宋予的聲音不算輕,而四下寂靜,除了風聲一片死寂,她相信那邊那位「計太太」肯定也能夠清晰地聽到江雲琛拿起手機覆在耳邊,簡單轉達了一下宋予的意思,那邊的計太太不知道說了什麼,過了一會兒才掛斷。

好奇心作祟,宋予多嘴地問了一句:「她同你說什麼了?」

「想知道?」江雲琛故意吊她胃口的樣子,讓宋予覺得牙痒痒。她的臉龐被冷風吹得都有些僵了,抬唇時都有些艱澀,如果不是想要知道一些關於那位計太太的訊息,她不至於那麼冷還在這裡同江雲琛周旋。

她總覺得他這三個字裡面透著濃濃的談條件的味道。果不其然,下一秒他開口。

「酒店,還是我家?」

一句透露著直白的情.欲,也是他開出的條件。

宋予很想反駁一句,是不是上癮了還是怎麼?但她忍住了,凍著手腳在寒風裡冷冷諷刺:「為什麼不能是我家?」

「你家有人,放不開。」江雲琛的話已經是極致的輕.佻了,宋予除了惱之外就是被他說地羞了,他唇角噙著輕笑說著,眉目微微壓低,是已經吃透了她的姿態,不需要再多撩她,就坐等著她上鉤。

「你家還有狗呢。」宋予忍無可忍地駁了一句,總要佔一下上風,哪怕是一秒也好,「我今晚住白芨家,晚安。」

她拿白芨當幌子搪塞了他,快步走到了自己的車子旁邊,一進駕駛座就落了鎖,快速地將車子移出車位,也不等車子發熱,踩下油門就離開了停車場。

*

晚十點。

白芨看著穿著自己睡衣盤腿坐在沙發上看肥皂劇的宋予,一邊刷牙一邊搖頭:「你知不知道我明天要考試?」

「不知道。」宋予心情不佳,只能看肥皂劇打發時間。

她今天一整天都因為計仲秋而忙碌,原以為晚上能好好休息一下,沒想到江雲琛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宋氏大樓,至今她都不知道江雲琛是怎麼吃准了她就在宋氏的。而江雲琛的出現連帶著帶出了她母親的事情,讓她心煩意亂,她所幸沒有回家,直接來了白芨這兒。

從她到公寓到現在,白芨一直都在書房看書,這會兒出來刷牙了,看到宋予還在看肥皂劇,心底恨恨。

「當初我就不該為了去德國陪你讀了醫,我太慘了。一月一小考三月一大考,不是人過的日子。你再看看你,吃零食刷劇,過著神仙般的日子啊。」白芨是真的氣地牙痒痒。

拉她進醫學生坑的人是宋予,結果現在宋予自己先出坑了,把她留在裡面也不理會,還在她苦讀時看劇。

「你辭職,去吃裴珩舟這支回頭草,讓他養你。」宋予的聲音寡淡,她鬆開腿,半躺在了沙發上,凝神看著電視屏幕,看了這麼久,實際上都不知道畫面裡面放的是什麼。

「那我寧願天天考試。」白芨瞪了她一眼。

「對了。」宋予忽然想起來昨晚的事,從沙發上起身,「昨晚是卓決送你回來的嗎?」

白芨正在洗手間洗漱,用清水衝掉泡沫之後才從洗手間裡面走了出來,拿過毛巾擦了擦嘴角:「是啊,就是你介紹的那位病人男朋友。有前女友快有孩子的那位。」

「哦。」宋予頷首,「昨晚喝多了,我都忘了。」

她故意在白芨面前裝蒜,白芨昨晚是真的喝多了,完全忘記了是怎麼一回事兒,點點頭:「恩,那個卓決還跟我是同一個小區的。」

「這麼巧?」宋予拿過玻璃杯喝了一口水,忽然白芨像是頓然醒悟了什麼似的,猛地開口。

「不對啊,昨晚你去哪兒了?」

宋予正在咽水,聞言差點被嗆到:「咳……江雲琛把我送回家了。」

白芨挑眉看著她:「宋予,我是婦產科醫生,你別騙我。昨晚你們有沒有酒後亂那什麼?」

「婦產科醫生就可以單從表面上看出,我昨晚有沒有酒後亂那什麼?厲害了白芨,你創造了醫學界的奇蹟。」宋予開玩笑地打算插科打諢矇騙過去。

然而白芨卻是湊了上來:「我為你好,如果你們真的乾柴烈火做了,一定要吃藥,懷孕了怎麼辦?」

宋予苦笑,也不好意思同白芨江雲琛的措施做得很好,她也沒打算跟白芨承認。

緊接著,白芨開口:「萬一江雲琛是利用你……懷孕,生下跟他的孩子,然後用臍帶血救他自己呢?像他生活地這麼陰暗的人,也不乏會有這種齷齪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