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利用完就跑?宋予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利用完就跑?宋予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251

宋予真覺得白芨今晚太鬧騰了,剛剛讓她清醒時她困頓,現在讓她不該說話時,她偏偏就清醒了。宋予沒有理會白芨的問話,直接跑向了洗手間的方向。

她就是心虛了,心虛到不敢去見江雲琛。她原以為她跟江雲琛之間的交集繼那筆七位數的匯款打過去之後就再也不會有了,但她沒想到南城這麼小,她只是去了一家她平日里從來不會去的酒吧而已,怎麼就遇到他了?

宋予是直接從宋氏出來的,七公分的高跟鞋還沒有換下,匆匆忙忙走向廁所時腳步的確是夠快了,但是高跟鞋限制了她的速度,哪怕她走的再快,江雲琛也很快就追上了。

酒吧裡面聲音喧鬧,宋予聽不見江雲琛的腳步聲,但總覺得身後有危險。她走到女洗手間門口時鬆了一口氣,進門之後立刻就關上了門,她甚至想要落鎖。

然而下一秒,門就從外面被推開了,力道很大。

宋予同江雲琛對視了幾秒,四周喧鬧,但是宋予卻覺得周圍是一片死寂的,她甚至都能夠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一點點的,像是在擊打著小鼓……

江雲琛一身西裝還沒換下,大抵早上也是剛剛辦公結束或是有應酬,他今天穿的是最古板的黑色西裝,不同於以往他喜歡穿的墨藍色,黑色硬生生將他的年齡平添了幾分,像是給他整個人加上了歲月的砝碼,氣質又與往日截然不同了一些。他今天的頭髮梳了起來,失了幾分平和感覺,整個人凜冽了一些,不那麼平易近人……

宋予原本就覺得他是個壞人,渾身上下都是戾氣和痞味,他今天渾身上下的氣質讓她覺得他更不是什麼好人了,起碼,是個不好相處的人。

「這裡是女洗手間。男士的在右邊。」宋予裝作若無其事地提醒了他一句,一雙杏眸盯著他的眼睛,心虛感藏在心底,不敢擺到明面兒上來。

她藏著掖著自己心底的緊張,她想,或許他還不知道她已經把他拉黑了呢?

他沒事也不會打給她電話的。

「我不上廁所,我找你。」江雲琛的話還是這樣平鋪直述,單刀直入到讓宋予不知該如何接。哪怕稍微婉轉一點兒,她也會覺得不那麼緊張。

「那等等我。」宋予想要合上門,但是門沿卻被江雲琛生生抓住,力道之大讓宋予連忙放開了手,像是碰到了燙手的山芋。

她淺淺吸了一口氣,挺直了脊背看著江雲琛,她不知道自己此時故作冷靜姿態的樣子落入江雲琛的眼中顯得有些可笑。

「你堵在這兒,萬一有人要來上廁所怎麼辦?」宋予義正詞嚴地指責他,這句話換來的結果是江雲琛直接關上了洗手間的大門,單手緊攥住了宋予纖細的手臂,抬手打開了一個隔間的門,在宋予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將她直接塞了進去。

從她被塞進去,到他後腳進來,再到隔間的門被他關上,前後不到五秒鐘的時間。

宋予仍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況之下,她的情緒都緊繃著,狹小的空間內,擠了兩個人,這樣逼仄的感覺讓她生畏。

洗手間內燃著檀木,檀木的清雅香味兒蓋過了洗手間的味道,但這裡仍舊是洗手間,她沒有辦法在這裡跟江雲琛呆太久。

「你要幹什麼?」宋予警惕地抬頭開口問他,聲音裡帶著質問的味道。

江雲琛直勾勾地看著她,眼神里有著直接坦誠的欲.望,這樣的眼神看地讓她發慌,還沒等他回復她又添了一句:「你別忘了,這裡是洗手間……」

前段時間她就知道,江雲琛對她而言是危險的,上一次在車家,如果不是車蕊忽然闖入,她完全有理由相信江雲琛會將她「就地正法」。

而這一次,宋予總覺得自己好像惹怒了江雲琛,在氣頭上的人,是沒有理智的。

江雲琛伸手鬆了松領帶,從進來到現在他只說了一句話,但即使他不發一言,他身上的氣場也讓她望而生畏,怕到覺得背後有涼風颼颼……

江雲琛微附身,準備稍微靠近時,宋予就往後退了一些,脊背緊緊地貼在了隔間的牆壁上。

寒意從冰冷的大理石上傳遞到了她的外套上,又穿過外套滲到了她的皮膚上,渾身都是涼透了的……

江雲琛附身下來,她原以為他會強吻她,略微別過了頭去,生怕他一個吻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就像上次在車家一樣。

但是他沒有,江雲琛只是附身,將鼻尖輕抵在了她的鼻樑上,似碰非碰,狎昵曖昧之感迅速在空氣中隨著檀木香氣蔓延開來……

宋予腦中的那根弦崩地越來越緊,像是拉足了的彈簧,只需要再用點兒力氣,那根弦就會斷了。

氣溫在逼仄的空間裡面急劇升高,尤其是兩人貼合的鼻尖處,呼吸交纏,氣息滾燙,熱氣一直燒到了耳根,宋予覺得周遭彷彿是深海,她快要被悶得窒息死亡。

江雲琛看著她呆住了的小臉,抬手輕抬起了她的下巴:「但是這裡是酒吧。」

這句話,算是回應了她剛才提醒他的:這裡是洗手間……

這裡的確是女士洗手間,但是這裡也是酒吧。雖然宋予不常來這種燈紅酒綠的聲色場所,但對於這裡的荒誕之事有所耳聞,即使這裡是洗手間,也照樣有按捺不住的男女在這裡親親我我,他在提醒她這是常態。

也是在提醒她,她逃不掉的……

宋予的心越跳越快,她咬咬牙:「這裡進進出出都是人,我會喊人。」

江雲琛筆挺的鼻尖仍舊貼合著她的鼻樑,他說話時呼出的氣帶著濃重的酒味兒,他應該是喝了不少酒,所以行為比往日里還要更加霸道幾分。

「可以試試。」江雲琛掀了薄唇,似是譏諷。

宋予頓時明白,在這裡哪怕是喊,別人也會以為她是在調情……

「你……」宋予剛想斥責他,江雲琛卻是附到了她細膩光滑的脖頸上,吻了吻她的脖頸,「利用完就跑?宋予,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