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五十二章 除非她活膩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除非她活膩了。 (1/2)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344

「以前在宋氏大樓遇到過,打了聲招呼。」卓決笑道,「我家在南苑六幢。」

白芨心想,她家是在北苑,相差十萬八千里了,幸好剛才沒有直接開進去,不然又走冤枉路。因為這個人,她今天已經走了太多冤枉路了。

*

宋家別墅。

宋予下了出租,車內的暖氣將她的頭腦衝擊地混混沉沉地,狹小的空間加上暖氣,讓她覺得有點兒偏頭痛。

打開車門之後她才感覺到了一點舒暢感,呼吸到外邊冰冷的新鮮空氣,整個人的氣息都順暢了起來。

她的高跟鞋在雪地里走地舉步維艱,宋家別墅的院子里滿是積雪還沒掃除,她走地小心翼翼,好不容易走到客廳打開了客廳門事,卻忽然看到客廳里坐著一個人。

是紀朵。

紀朵原本正在喝茶,看到宋予來時立刻攏了衣服起身:「宋小姐,您好。」

宋予記得每一次見到紀朵,她好像都是溫柔沉穩的樣子,像極了正妻的風範,但是無論如何掩飾,她於江家而言還是小三上位。

宋予不會直接否定一個人,因為畢竟當初她母親在眾人眼中就是個小三,她至今都不相信。

但是對紀朵,無論是否定她也好還是肯定她也罷,宋予都只是保持著禮貌的態度,畢竟宋予本身同江家人也沒什麼關係。

「江太太。」宋予一進門就脫下了大衣外套放在了沙發上,隨手放下包,卸下了束縛,走到了紀朵面前。

保姆剛好從廚房出來準備給紀朵添水,看到宋予時立刻解釋:「小姐,這位太太說她跟您認識。所以我就請她進來先喝杯熱茶了,這天寒地凍的……」

「恩。」宋予此時並沒有心情見任何人,但是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大抵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保姆給宋予也盛了一杯熱水,宋予拿在掌心暖了暖手之後才喝了一口:「江太太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無事不登三寶殿,宋予不會認為紀朵找她有什麼好事。

紀朵今天畫了淡妝,唇色都是裸色的,整體看上去端莊優雅,但是隱隱有一些疲憊感。

「之前宋小姐在醫院裡救了家父,那天沒有來得及好好道謝,我今天買了一些水果來想謝謝宋小姐。」紀朵含笑將水果從地上拿起到了桌面上。

「謝謝,舉手之勞。我之前也是醫生,這點是應該的。」換做是任何人,宋予都會救,「老爺子恢復地怎麼樣了?」

宋予雖然不待見江儒聲,但人兒媳婦都到她面前了,總歸還是要問一句平安否。

「恢復地很好,還在醫院休養。」紀朵的臉上看山去有隱隱那麼一絲局促,像是憋著什麼話想要說卻說不出口。

「還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就上樓休息了。」宋予不想浪費時間,直接問。

紀朵被逼了一下之後立刻開口:「有的。」

宋予又喝了一口水,靜靜等著紀朵回應。她就知道紀朵冒著風雪前來肯定不會是單純地來道謝的。

她再不說,宋予手中的茶都要被喝涼了。

「是這樣的,之前江家在南城城郊有一家工廠,那是我公公白手起家的地方。最開始江氏集團就是靠那一家工廠發家的,前些年……不知道你有沒有所耳聞,雲琛掌握了江氏集團的執行權利之後將江氏賣了,現在我公公手裡只有那一家工廠在,那家工廠的所有產值,是我們目前江家三口人的所有支柱。」

紀朵說話的時候口氣聽上去挺為難的,宋予大致已經聽明白了是什麼意思了。

她猜測,是那家工廠出了事……

「所以?」宋予接了一句。

紀朵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才同宋予說的:「因為我公公身體不好,這段時間將那家工廠的權利都給了廠長,前幾天廠長聯繫我說有人用高價買下了那家廠房,是B市的商人,具體是誰不得而知。估計是那位商人給了廠長好處了,他怎麼都不肯說是誰,只說是有權有勢的商人,得罪不起。」

宋予一聽到「B市」,「有權有勢」這樣的字眼,首先聯想到的就是計仲秋。

而計仲秋這段時間又恰好是在南城的,在宋予心中,已經敲定了這個人就是計仲秋無疑了。

但是她沒有同紀朵說,因為她猜測,計仲秋無緣無故是不會去動江家的產業的,畢竟他敬江雲琛三分。既然計仲秋有這個膽子動,那就說明他背後,一定是江雲琛在操縱。

雖然宋予也不知道江雲琛為什麼要這麼做,非要繞個彎到計仲秋身上去,但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被人知道是誰買了那家工廠,宋予自然也不會幫他拆穿。

除非她活膩了。

「所以,江太太找我做什麼?」

「我知道,雲琛一直都記恨著我公公,也不喜歡雲揚和我,我也知道工廠被買肯定是他讓人做的,所以……宋小姐你跟雲琛關係好,能不能幫我勸勸雲琛?」紀朵說著說著眼眶裡都含著熱淚了,她原本就生地很美,盈盈含淚的樣子嬌麗溫柔。

但是宋予不是男人,並不喜歡看溫柔的女人。

她回答的口氣仍舊冰冰涼涼,還帶著一點點禮貌的味道:「勸什麼?」

「勸他收手吧。」紀朵因為哽咽聲音有些沙啞,「江家已經被他折磨成這個樣子了,能不能讓他收手,不要再折磨我們了?」

宋予一聽,沒有被紀朵的話激出半點眼淚來。她內心平靜無波。

相反的,她倒是能夠站在江雲琛這邊看待這個問題。試問誰能夠忍受把自己從小趕出家門的人活得風光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