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四十一章 目光聚集到了男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目光聚集到了男人 (1/2)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331

眼前的身影高大挺拔,看制服,應該是刑警。

宋宋被驚了一下,往後退了半步,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手還被鉗制著,仰頭看向了這名刑警:「你放手……我不打她了。」

宋宋的聲音帶著一點怯懦,身後徐媛的母親伸手扶住了宋宋的肩膀:「宋宋,不怕,警察不敢打人的。」

「警察是不打人,但是警察會關押打人的人。」男人看向了徐媛母親,聲音仍舊是剛才的語調,不輕不重,卻兀自透露著威嚴和英朗。

宋予沒很感激這名刑警,這裡這麼多警察,包括就坐在她對面幫她做筆錄的那位,在她被宋宋扇了一個巴掌之後到現在一直都是袖手旁觀的,彷彿被告永遠都是有罪的,同時也不願意惹是生非,只願意做好本職工作。

徐媛母親剜了刑警一眼,帶著害怕地顫抖的宋宋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沒事的,他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昂?」

宋予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徐媛母親的身上,為了錢同宋知洺沆瀣一氣的人,也不是什麼有理智的人,果然,單聽她跟宋宋的對話宋予就知道,最近這段時間她肯定也是這麼教宋宋的:不要怕,按照我們說的做,宋予不能拿你怎麼樣。

宋宋驚魂未定地點點頭,宋予發現,宋宋劫後餘生之後的情緒有些不大穩定,大劫之後心理創傷在所難免,大多數人都需要進行心理治療和疏導,但是宋知洺和徐媛娘家最想要的是拿到宋氏的錢,怎麼可能帶宋宋去看心理醫生。

「薄隊,您要的死者生前通話記錄。」一個女刑警過來,手中拿著文件,遞到了男人面前。

「恩。」

女刑警看了一眼這裡僵持的場面,又看了一眼臉上有著通紅手掌印的宋予:「又是家庭倫理劇?」

女刑警在警局已經呆了很多年了,每次一看到民警在應付臉上有巴掌印的人時,一猜一個準,準是家庭倫理劇的現場。

「懸疑探案劇。」做筆錄的民警瞥了一眼女刑警,女刑警用探究的目光掃了一眼宋予,看著她狼狽的樣子已經大致明白了什麼,點了點頭。

「您老好好乾。」女刑警朝民警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民警卻是放下了手中的筆:「別,到時候這個案子可能還要轉交到你們刑警隊去,是殺人案。」

女刑警頓了一下,點頭:「行,薄隊,聽到了沒?又來案子了。」

那個被叫做「薄隊」的男人轉過了身來,看向了宋予。

宋予恰好也看向了他。

男人有著一張典型的軍人臉,皮膚偏麥色,英挺的雙眉下是一雙黑色的眸子,薄唇緊抿著,渾身上下帶著不怒自威的氣質。一身刑警服穿在他身上妥帖又威嚴。

「事情經過。」男人再次開口,聲音比他的外表要清朗一些,沒有想像中的低沉。

民警立刻起身,跟男人彙報:「犯罪嫌疑人宋予,半年前曾經被警方懷疑在自己父親的車上動了手腳導致車禍,父親和繼母身亡,但是法院判決一審無罪。車禍倖存者,也就是這位,嫌疑人同父異母的妹妹,指證嫌疑人是兇手。」

民警將筆錄口供遞給了男人,男人迅速掃視了,看向宋予。

「宋予。」

「恩。」宋予不情願地恩了一聲,剛才民警念出事情經過時,她覺得耳根子有些紅,在陌生人面前被宣讀自己的「罪狀」是一件極其羞辱的事情,即使這些都是莫須有。

「跟我來。」

宋予原本想問為什麼,但是當她看到宋宋那邊氣勢洶洶的氣焰時,知道這名刑警大概是不想在這邊看他們再吵起來,所以才會讓她跟著他走。

剛才那一巴掌也是這名刑警幫她攔下的,宋予頓時覺得這名刑警比起剛才在座這麼多警察,都更加像一個警務人員。

剛才宋宋打她瞬,那些民警竟然連勸都不勸。

宋予起身,看了一眼宋宋,同這名刑警走向了裡面的隔間。

他們進了一個房間,進去之後宋予才發現這是這名刑警的辦公室,辦公桌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一個水杯,一本筆記本和一支鋼筆,就連日常的電腦都沒有。

奇怪的人。

「坐。」

宋予坐下,目光聚集到了男人身前的名字牌上:薄淮安。

她想起剛才那名女刑警叫他薄隊,應該是刑警隊的隊長。

宋予一直盯著薄淮安的名字牌看,忘記了來這裡是幹什麼的,直到感覺到了一道目光在盯著她,她連忙收回了視線,抬頭,看向了他黑漆漆的眼。

「恩?」宋予問了一聲,「問吧。」

「問什麼?」薄淮安反問了一句。

宋予心想,不是你把我叫進來問話的嗎?但是她沒有說出口,只是淡然開口:「不用做筆錄?」

「外頭已經給你做完了。」薄淮安拿起眼前的檔案本示意了一下。

「哦。」宋予頷首,「那你沒有別的要問我的?」

「沒有。你這個案子暫時沒有定性為刑事案件,不歸我管。起碼,現在你同父異母的妹妹打你,不算刑事案件。」薄淮安說的有板有眼的,但是宋予怎麼就聽不明白。

她微微皺了皺秀眉,眼底儘是狐疑:「那你叫我進來幹什麼?」

她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一聲,不是很明白薄淮安的意思。

「在外面,想繼續被人打,還是想被人看笑話?」

宋予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心領了他的好意:「謝謝。」

她含笑:「哦,也謝謝你剛才幫我攔著我妹妹。」

知恩圖報她還是懂的,她對這個刑警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