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心尖寵 >第一百三十三章 與其說陪,不如說

第一百三十三章 與其說陪,不如說 (1/1)

小說名稱《心尖寵》 作者:蘇清綰  更新時間:2018-06-13 07:31  字數:2361

這三個字落地,平時對星座頗有研究的秘書脫口而出:「啊,那江先生你是不是也有潔癖啊?這個星座一般都有潔癖!」

話落,宋予和蕭瀚都齊刷刷地看向了江雲琛面前的餐盤……

「有一點。」江雲琛的話肯定了秘書,卻驚到了宋予。

他有潔癖的話,為什麼要接受她跟他換餐盤的建議?雖說她只是吃了一口,但對於有潔癖的人來說,吃一口和吃了好幾口沒有區別,都是髒的。

蕭瀚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低聲咳嗽了一聲,對秘書說道:「敏敏,走吧,跟我去一趟營銷部。」

女秘書點頭,臨走前還不忘跟江雲琛打了聲招呼。

此時宋氏的食堂裡面也只剩下了三三兩兩的人在吃飯,偌大的食堂可以容納下一千個人,宋予和江雲琛就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兩人都端坐著,宋予沒有再吃江雲琛的餐盤,因為剛才江雲琛已經吃了不少了,交換之後她也沒有打算再碰他的飯。但是反觀江雲琛,他還在認真吃她的餐盤……

江雲琛吃飯的樣子很好看,他的舉手投足之間像是天生帶著矜貴的氣質,哪怕當初從小被趕出了江家,他身上的氣質仍舊沒有被抹掉分毫。即使是在食堂這樣的環境里吃飯,看他吃飯的樣子仍舊是一種享受。

他身上的紳士氣質很足,但一開口又帶著一些痞味,乍一眼是好人,實際上是個不折不扣的壞蛋。

宋予原本很放鬆,只是一頓飯而已,但是在看到江雲琛認真吃著她的餐盤時,心底隱隱有些愧疚。

她沒有動他給她的餐盤分毫,他卻快要吃完了……

「如果你覺得臟,可以不吃的。」她憋不住了,說了一句,是真的覺得不好意思。

江雲琛沒說話,吃了幾口之後放下了筷子,總算讓宋予稍微鬆了一口氣。

「味道有些淡。可以建議廚師以後多放點鹽。」江雲琛在食堂吃飯還吃出了名堂,像是在點評別人的項目一樣,正經地對宋予說道。

宋予拿起筷子吃了幾口,沒有覺得很淡,鹹淡也是適中的,她剛剛想要問江雲琛平時胃口是不是比較咸時,忽然想到,他應該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導致的味覺有些退化。

人在重感冒或者發燒時,味覺會變得很遲鈍。

她抬手用手背試探了一下江雲琛額頭的溫度,驚人的燙。

「你今天還沒去醫院吧?」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江雲琛現在是住院的狀態。他用認床作為借口逃避了晚上住在醫院,但是早上也沒有去醫院。

宋予真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不配合好好治療的病人。

「晚點去。」江雲琛拿起一次性水杯喝了一口水,水順著喉結滾落下去。

「如果我是你的主治醫,我會被氣死。」宋予起身,看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快兩點了,去醫院掛水吧。耽誤了治療,之前的治療都白費了。」

她以為他會不配合,但沒想到他也起身:「恩。」

江雲琛答應地爽快,讓宋予很驚喜,然而接下來他又添了一句:「一起去。」

此時食堂裡面只有幾個人還留在這裡吃飯,食堂雖然大,但是大家都坐地很密集,稍微說一句話都能夠被聽到。

江雲琛這一句話,被身旁幾個還在吃飯的員工聽去了,有一個年紀比較輕的女生向宋予投來了八卦的目光。

「我下午還有事。」宋予能夠感覺到那種目光,有些尷尬地回應。

「計仲秋會來醫院探病。」江雲琛伸手單手系著袖扣,眼神從袖扣上挪開,挪到了宋予的身上,眼神里又是那種勢在必得的東西。

她又被江雲琛掐准了軟肋了,她根本沒有辦法拒絕他,因為計仲秋……

「你會為我牽線?」宋予不確定地問了一句。

江雲琛系好了袖扣,走出食堂,宋予急切地跟上,她怕自己看起來太貪得無厭又顯得吃相太難看,所以這一次問了一句之後沒敢再添了一句。

「看在兩碗粥的份上。」江雲琛只給了她一句話。

兩碗粥……他說的是昨晚她照顧他時給他熬了一次粥,加上今天早上的早飯。

還算有點良心,不算出爾反爾。宋予心底想著,嘴角的笑意已經漸漸浮現了起來。

*

宋予陪著江雲琛一起去了軍區醫院。

與其說是陪著,不如說是心懷鬼胎地跟著他一起去了。照例是宋予開車,這一次不是江雲琛要求,而是她自己要求的。

她擔心他疲勞駕駛,路上出現什麼意外。

到了軍區醫院,江雲琛去了VVIP病房內開始輸液,宋予很有先見之明地帶了筆記本來,因為她知道計仲秋不會這麼早過來。

江雲琛下午一共要輸液五袋,直到第四袋輸完,計仲秋還沒來。

現在是晚上六點多,天都黑了。

她有些耐不住性子,從病房的沙發上起身,放下了筆記本電腦,走到了病床前面:「計仲秋有說過什麼時候來嗎?」

江雲琛正在看宋予秘書發給他的文件,已經看了一下午了。

他右手在輸液,左手拿著鋼筆正在草稿紙上演算,密密麻麻的數字,看得宋予頭都有些疼。

剛才她自己也在忙就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江雲琛是在做風險評估。

他已經看了整整四個小時了,在高燒的情況下。

宋予已經自恃是個工作狂,見到江雲琛算是徹底甘拜下風了。震驚的同時,她又覺得有些奇怪,江雲琛沒有要她的報酬,還這麼盡心儘力幫她,她總覺得可疑。

江雲琛仍舊在演算,視線都沒有從稿紙上挪開:「他說今天會來。」

「沒說確切時間嗎?」宋予有些不甘心,雖然她看著江雲琛的樣子有些愧疚,但還是問出口了,她不想在這裡等一晚上。

「沒有。」江雲琛終於放下了筆,抬頭看她,「你還沒吃飯。」

「啊?」宋予這才想了起來,她好像的確是沒吃晚飯。

剛才工作時太入神,都忘記了晚飯,竟然還要他提醒。

「哦……那我出去吃點兒,待會兒回來。計仲秋到了記得打電話給我。」她匆匆忙忙離開,還不忘提醒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