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第520章 好戲還在後頭

第520章 好戲還在後頭 (1/2)

小說名稱《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作者:百里逐月  更新時間:昨日13:34更新  字數:3357

在眾多帝王的自稱里,她獨選了「孤」這個字,連自己枕邊人都不能相信,她不是孤又是什麼呢。只是此時她心底浮起的那濃烈的酸澀又是為什麼?她抬眼看向面前這個英俊儒雅又好看的男人,原來正身是愛這個男人的,也曾被這個男人牽扯著心魂的,可笑她一腔痴心,最終還是餵了狗,蘇好在心裡冷哼一聲,沒有哪個女人願意絕情,可不絕便是被傷,即便遍體鱗傷,又有誰會心疼。好吧,這個仇,她來報。

鳳子昂看著她,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臉上的笑容十分的儒雅溫潤,抬起手,托起她的手,竟讓人感受到了幾分虔誠,也不知這個男人怎麼能將道貌岸然做得如此的徹底的。

蘇好虛扶著他的手,半垂著頭,她實在是見不得他的那張臉。

「今日,孤睡了一個好長的覺,夢到了些有趣的事情,鳳後可想知道內容?」蘇好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對他說。

鳳子昂側頭看她,眼中有冷光閃過,稍縱即逝。

「陛下的夢定然有趣,子昂當然願意聽。」

蘇好雖然未抬頭,卻感覺得到他身體散發出來的寒意,他都已經動過一次手了,第二次當然不會難,「嗯,不過,還是算了,我怕我講完了,鳳後要睡不著覺的。」

蘇好登上台階的最後一層,鬆開鳳子昂的手,展衣坐在龍椅之上,未再去理會鳳子昂。

「今日是孤的大日子,特准大赦天下,與眾同樂,眾愛卿可開懷暢飲,不分尊卑。」

聲音在大殿上回蕩開去,威嚴肅穆,眾臣無論是真心順服,還是心懷鬼胎,盡皆伏地三呼萬歲。

蘇好坐在王座之上,掃視眾臣,俯視天下,這亂世,她會扶正。

轉眼半月有餘,蘇好在朝聽政,方才知道什麼叫力不從心,這朝中半數都是鳳子昂的人,這些人於前朝之時,便已經囂張跋扈習慣了,在蘇好面前也向來是毫不掩飾,總能找出各種理由陽奉陰違,朝中舊有世家皆被排擠。

這半月間,雖然在朝政上處處受治,卻好在鳳子昂老實得很,未在起什麼波瀾,就只是太醫院的人突然間大換血,想必是有些人辦事不利。

蘇好任他們鬧,也不予理會,只是吩咐琉璃著內務府買了只剛足月的小白貓入宮,只日逗貓取樂,對於自己的處理置若罔聞,似乎也並不關心自己是不是有實權在手。

這日午後,蘇好只帶著琉璃,在御花園的涼亭里逗貓。如今正是夏天,一年中最熱的時候,蘇好手邊放著冰,身後一排的宮女在打扇。

多日不見的鳳子昂拿著一個錦緞簿子走了過來,他遠遠的停在涼亭外頭,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陛下!」

蘇好依舊逗著她的貓,似乎覺得這隻小白貓比涼亭外的那個大活人重要多了,硬是沒有理會他。

鳳子昂也不以為意,便站在涼亭外,再沒出聲,安安靜靜的等著。

直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亭外的鳳子昂依舊不急不燥。

蘇好不禁心裡感嘆,這人啊,果然是成大事兒的,她逗貓都覺得累了,他竟然還站得那麼直。

「呀,鳳後,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都不叫孤一聲,這可讓鳳後久候了。」蘇好大發慈悲的發現了他。

「不礙的,陛下日理萬機,沒有注意到臣下也是應該的。」

睜眼說瞎話都能說得這麼平順自然的,恐怕也只有她家鳳後了。

「快過來坐吧,琉璃,給鳳後倒茶!」

聽到蘇好的這句話,鳳子昂才邁步進了涼亭,蘇好注意到他的額角微微有汗,這天氣在太陽底下曬了那麼久,想必是夠熱的,沒中暑已經算他身體好。蘇好心裡暗暗的笑,雖然還不到報仇的時候,但是能小整一下他,也足夠她開心到明天了。

琉璃聽話的倒了兩杯茶,拿起一杯遞給了蘇好,蘇好看都沒看一眼,隨口拒絕,「我不喝茶,戒了!」

鳳子昂腳下的步子一頓,隨後半坐在石凳上面,正迎上了琉璃遞過來的茶,笑著接過,低聲道謝:「多謝!」

不過茶他是接了,可卻沒喝一口就放在了石桌上。

蘇好當然知道,即便他現在渴得嗓子冒煙,他也不敢喝她給他的東西的,世間夫妻過到他們這個份上也真是一絕了。

「鳳後在大太陽底下站了那麼久,不渴嗎?」蘇好一臉的單純無邪,隨後才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鳳後不會怕這茶不幹凈吧?行吧,讓我家小白喝一口你再喝好了。」

說話之間,蘇好已經將小白貓抱到了他面前的那杯茶水邊上,小貓也是乖巧,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在茶水碗里舔了幾下之後,蘇好才把小白貓抱回來,放在手掌上輕輕的撫著。

「看,沒事吧!」

鳳子昂看著眼前的那杯茶水,他的確是早就已經口乾舌燥了,這茶他也的確是不敢喝,可現在雖然是確定了茶水沒毒,可被貓舔過了讓他怎麼喝?他抬眼對上蘇好那一臉甜美的笑,知道她是故意的,可他卻毫無辦法。

「咳,臣來是給陛下送這個!」鳳子昂清了清嗓子,將手裡的錦緞簿子遞了過來。

蘇好瞄了一眼放在石桌上的簿子,厚厚的一疊,是什麼東西心裡已經有數了,她新皇登基,這後宮當然要充實,選秀也是他這個後宮之主應該做的。

「這是什麼呀?我最近身子有些不爽,看什麼都厭煩得很,不若鳳後跟我說說吧。」蘇好坐在他的對面,一點也沒有去動那個冊子的意思。

「這是選秀的畫冊,已經過了內務府,臣也粗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