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保衛國師大人 >第592章 抱得美人歸

第592章 抱得美人歸 (1/1)

小說名稱《保衛國師大人》 作者:風行水雲間  更新時間:今天03:35更新  字數:2326

?????「燕國的氣焰已被打掉,精銳大軍減員四十餘萬,國庫更是揮霍一空,至少需要十年時間來舔舐傷口。再說魏國在戰爭中損耗也很巨大,國內亟需休養生息。」

打仗么,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魏國作為戰勝國也好不到哪裡去。

說到這裡,她話鋒一拐:「不過蕭衍不是我,他有爭霸天下的野心。難得燕國顯出頹勢,正是趁亂攻之的好機會。再考慮到魏夏協議時效只剩下不到十年,他會更急於打敗燕國。」

新夏是正在崛起的大國,魏、燕卻在戰爭中受到極大削弱。此消彼長,蕭衍有理由忌憚新夏,也就想徹底了結與燕國的糾葛。

有女王如此手腕,魏夏協議到期時,新夏應該正是如日中天。誰知道它到時會打著什麼算盤,與魏繼續交好,還是乾脆聯合燕國呢?

就目前而言,新夏女王和魏國師打得火熱,兩國關係看起來正朝好的趨勢發展。可是蕭衍不能將希望全寄托在馮妙君和雲崕的感情上,君王定策首先要從本國利益出發,何況這個女人冷酷無情,連雲崕重傷昏迷都可以毫不理會,他是切身領教過了。

所以馮妙君做出了推斷:「在我看來,蕭衍揮軍侵燕的可能性很大,理由也是正常又充分。」

這次戰爭是燕國首先發動,蕭衍想要打進燕國,只需要以復仇為口號就行了。兩邊死傷無數,早就結下了滔天的仇恨。

師出有名,就有內在動因。

說罷,她斜睨陳大昌一眼:「我怎覺得,你話外有話?」她分明聽到陳大昌的心跳加快。這傢伙伴在她身邊多年,早就無視了她的美貌,這會兒在緊張什麼?

女王的敏銳,一如既往啊。陳大昌單膝脆下,凝聲道:「臣有一請。」

他自稱「臣」,馮妙君就知道他的請求應該是很有份量了,也肅容道:「說。」

「如今北陸戰亂止歇,烏塞爾風平浪靜,您修為又臻化境,臣便想、想辭去廷尉之職。」

馮妙君沒料到他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一時怔忡無語。

陳大昌靜靜等了好一會兒,見她眼望湖水發獃,也就默不出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馮妙君才回過神來,輕輕吸了一口氣:「陳大昌,你跟在我身邊多久了?」

「十五年。」他頓了一頓,「十五年又……六個月零七天。」

馮妙君喃喃道:「竟已這樣久了么?」從她跟隨莫提准離開魏國鄉下、前往摘星城,陳大昌就陪在她身邊,從無貳心,從不畏難退縮。

「是。」

「不當官兒了,你要做什麼?」

陳大昌臉上終於顯出兩分暈紅,他輕輕咳了一聲:「我,我要去提親……」

「提親?」馮妙君有兩分驚訝,出聲打斷了他的話,「向國師府么?」

陳大昌嗓子眼裡有些兒干,竟然說不出話,只得點頭兩下。

馮妙君嘆了口氣:「難怪你急不可待要辭官,原來是想早日抱得美人歸。」她知道陳大昌和玉還真的關係這年余來突飛猛進,這兩人如想名正言順在一起,必然有一個要做出適度的犧牲。

她聲調不陰不陽,陳大昌低著頭:「姑婆、姑婆催得緊……」

女王一雙美目寫滿調侃:「催成婚,還是催生娃?」

陳大昌手心冒汗,勉強說了個「都」字就說不下去了。

感情這種事紙包不住火,陳紅恩知道他和玉國師走在一起,歡喜得幾個晚上都睡不著覺,成日價對他耳提面命,又唉聲嘆氣自己歲數大了活不久,就盼著這輩子能見到陳家有後,自己死而無憾云云。

天底下的長輩,催娃的方式也沒什麼不同。

陳大昌活到這麼大,終於體會到形隻影單的孤寂。只要想到夜裡能抱著心上人入睡,再想到還有個小蘿卜頭跟在p股後面奶聲奶氣地喚他爹爹,心頭一下子就火熱起來。

「去吧,挑個良辰吉日,我來主婚。」馮妙君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做官,也可以繼續當我的幕僚。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你的靠山仍然很硬。」這個手下的性格,她太了解了。若她不給陳大昌撐腰,他必定被玉還真吃得死死地。

陳大昌面色通紅,應了一聲謝,拿起桌上美酒一飲而盡。

馮妙君嘆了口氣。

連陳大昌這根木頭都要成婚了,她自己呢?

「最後替我做件事。」她毫不客氣地指派任務給他,「發訊去桃源境,問我娘親何時啟程。」半年前,徐氏順利產下一子,不過娃娃年紀太小,經不住路上顛簸。養了這幾個月功夫,徐氏也打算帶著丈夫孩子啟程返回新夏,給女兒主婚。

¥¥¥¥¥

陳大昌和玉國師的婚事訂在三月三,於水邊開宴。

新夏女王親自主婚,水陸妖怪同來慶賀,那場面盛大一時,轟動了整個烏塞爾城。

新郎氣宇軒昂,新娘子嬌艷無雙,底下不知多少看客黯然神傷,暗嘆自己再無機會。

後來這消息傳去魏國,據說魏王關起門來,喝了一晚上的悶酒。

當然,這個「據說」來自於魏國最八卦的國師大人。

不久,西邊兒又傳來消息:

魏國揮軍南進,征討燕國!

新夏女王說中了。

軍民才休養了數月,蕭衍就急不可耐地發動了對燕戰爭,對外打響的名號果然是復仇。

他的理由很靠譜,有國讎有家恨要跟燕王清算。

他的決定,早在馮妙君預料之中。魏國邀請新夏聯合出兵、共同討燕,她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蕭衍只是略做嘗試,對新夏的推拒既不意外也不憤怒,只是退而求其次,要求繼續從新夏這裡購入大批軍用物資。

打了四年多的仗,魏國即便原本準備得再充分,這時也感到捉襟見肘。可是魏王有把握,燕國遭的罪一定遠比魏人更重,只要這時咬牙堅持下來,把燕國打得再無翻身之力,他就是橫跨南北兩陸的真正霸主!

馮妙君接到這請求就笑了,很快同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