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假面嬌妻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能心軟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能心軟 (1/1)

小說名稱《假面嬌妻》 作者:賭神大司馬  更新時間:今天04:21更新  字數:2442

幾個難纏的回合結束了,我因為沒有恰當的使用力氣,導致我的力氣消耗的很快。

而這個人卻顯得很有力氣,像是發現了我的不足,一直在不斷的發動攻擊,而是不再選擇躲藏在黑暗中。

我不禁感嘆,這個人怎麼就有這麼多使用不玩的經歷呢!只是想著若是這樣下去,即使我們不相上下,可是體力被我使用完了,我也是會吃虧的。

於是我屏住呼吸,決定保存體力,和他耗下去,讓他也吃虧一次,否則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他也早就發現了我的體力,消耗的很大攻擊的速度也在不斷的加快。

而我則是選擇各種閃躲,躲避他不斷的攻擊,不斷地糾纏。

不斷的閃避之間,我的後背竟然靠在了一顆樹上,這就讓我後背不在沒有依靠,同時我的四面,也只有很確定的三面。

這時候如果我要是,能認真聽出他腳步發出的聲響,就可以躲過致命一擊,給這個人一個一擊必殺技。

我的後背有靠在樹上,所以他在想從後面偷襲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這個人也是很聰明的,可能也是看出了我的策略,突然就停止了攻擊。

我靜靜的靠在樹上,做著調整,也在等著他的下一步進攻,可是這是他的攻擊停止了。

而我雖然借勢休息,卻不敢掉以輕心,而是雙眼難得的精神,看著周圍漆黑的一切。

生怕這個鬼一般的難纏的傢伙,會從任何一個地方,突然襲擊給自己致命一擊。

有可能這個人現在就躲在黑暗之處,而自己就是明晃晃的肉靶子,就這樣等著這個人來自己這裡殺了自己。

我想想覺得可怕,又覺得不可思議,又覺得好氣好笑,既然這個人是個不死不休的性格。

想到這裡,我頓時也是心生出殺意來,我就想起之前的話,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給他留了幾次活路,可是他都是想要致自己於死地,但是起因是什麼,至今搞不明白。

我左思右想,同時眼睛也注意,觀察著周圍,時刻都不敢掉以輕心。

能這麼好的隱蔽,而且對地形和黑暗,都會很好的掌握。

很像是野獸在襲擊人時的樣子,專門從背後下手,難道這個人就是食人族。

這三個字,立刻鑽入我的腦海,我想了想極有可能,難道那些被殺的人吃完了,看上我了。

是要吃了我嗎?我剛才還用想著仁慈,現在居然覺得自己真笨,就不應該仁慈,就應該一擊殺掉,等下這個畜生找來他的同伴,而把自己包圍,就算自己再厲害,也不可能是猛獸的對手。

畢竟他們專門吃的就是人,所以才會像小貓,耍耗子那樣耍著自己玩。

雖然我不在意我此刻,身上受的傷,可是身上卻有各處,也有出血的地方,要不即使包紮。

這個地位氣候炎熱,也只會讓自己的傷口加速感染,可是這個畜生,不知道躲在哪裡,也不知該怎麼辦。

沒有辦法安心包紮,可是不能掉以輕心,說不定自己一放鬆警惕,這個人上來就是一刀。

可能自己就真的要永遠,告別明天的太陽了。b--

r/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巨大的風聲,和腳碰到落葉的聲音。

我本能的警惕,身體朝著沒有聲音的地方倒去,直接一腳踢了出去,我這一腳也是用儘力氣。

只聽到悶哼一聲,這個人也被我,剛剛結結實實的划了幾刀,所以和我也是同樣的傷勢。

我又快速的起身,趁著這個人倒地的瞬間,這也是我的機會到了的時刻。

我若不能一擊致命,這樣耗下去,真搞不好,我會被他殺掉。

這個人想要起身,我趁機一腳,又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口,其實他也不是體力好,原來躲起來也是為了保存體力。

好將我一擊殺死,我想到這裡,就心中有股無名火。

再次被我狠狠的踹了一腳,這一腳也正好揣在了他胸口的刀傷上,此刻他也吃痛,不再是一副很牛掰的樣子。

而是一臉吃痛,想要接機站起來,我怎麼可能還給他這個機會,沒錯我猜到果然沒有錯。

這個人有同伴在附近,我聽到很清楚,至少不下三個人的腳步,朝著我這邊趕來。

我迅速的一刀,不在遲疑,插在了男子的勃頸處,男子此刻的眼神是不敢置信的。

可是也永遠定格在了這一刻,在樹葉里稀鬆的月光里,這樣驚訝圓瞪的雙眼,死不瞑目還真是有點慎人。

我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我也不能在逃走,因為我的傷勢根本逃不掉。

我快速的擺好屍體的姿勢,將屍體的一隻手,假裝不服指著前面,和我藏身的地方剛好相反的方向。

我又收了男子手中的刀,藏在了鞋子中,畢竟多一把武器還是好的,而且剛才我就看上了這把刀。

我屏住呼吸,躲進了灌木中,這裡灌木都是荊棘,可是不致命,而且這些人做夢,也不會想到我會躲到這裡。

我屏住呼吸,果然這幾個人,形色和被我殺的一樣,看到倒地的同伴,嘴裡地里咕嚕的說著一種語言,總之我聽不懂。

這幾個人,到是沒有顯得很傷心,而是趴在地上,添了幾口鮮血,後站起身,猜測我可能逃跑的地方。

兩個男人朝著我藏身的地方靠近,我看清他們的眼神,真的和冷血動物一樣,沒有任何人類該有的溫柔和溫度。

可能是也覺得,一個正常人是不會,躲進這種荊棘布滿的灌木里,於是就都朝著一個方向走了。

隨後他們朝著我假意引導的方向,繼續追著我找,我剛想安了,可以起身離開。

可是又聽到了這些靠近的腳步聲,我又嚇的倒抽一口氣,難道是他們猜到了我藏身的地方。

我僵持在荊棘灌木里,不能出來也不能後退,只能這樣緊緊的握著匕首,好在這幾個人手裡拿的都是短匕首,不是槍否則直接開槍,自己就完蛋了。

我想著各種可能,也許今晚就是我活著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後悔自己過多和這人糾纏,就應該直接將這個人殺掉。

否則也不會引來,這麼多人,在這裡想要殺掉自己,吃了自己。

想想在這裡要活下去,就應該封信那個道理,就是不能心軟仁慈,否則就是害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