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264章 玩昧

第264章 玩昧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7-22 18:34  字數:2377

「這就是你的世界么,帶我來中東,眼看著這個小女孩死在坦克的履帶下,要我無動於衷嗎?讓我成為冷血的機器,為你效命?」

黛安娜冷笑,她用手抱緊小女孩,貼著自己的懷抱,內心憐惜的感受得到,懷中這個小女孩,是多麼的恐懼,害怕,痛苦的,瘦弱的身軀在赫赫發抖。

這個世界…絕不能在巴繆洛帝手上,讓他這樣摧毀小孩,摧毀幸福,摧毀美好的一切。

「並不是,我只是帶你來看看,我統治的國家和外面的差別。」

巴帝淡然。

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而黛安娜的第一印象,已經被蝙蝠俠等人以殘暴的暴君形象,滲入到她的思想之中。

在加上黛安娜成為巴帝的戰俘,直接被拎到研究所放血研究,幾乎都要開膛破腹,想要切片了。

怎麼可能還會有好印象?

戰俘也不是這樣對待的!

「混亂,殺戮,暴力嗎?」

「你是想要告訴我,你能夠用力量,一手鎮壓所有的混亂,殺戮,暴力嗎?」

「你即使在強大,也無法令我屈服!」..

黛安娜手掌輕撫著小女孩,小女孩的髮絲打結,粘在一起,她摸上去,黏黏的,很難受。

黛安娜心中一酸,縴手不停的輕撫著小女孩,給予她一點安全感。

自己的懷抱或許不大,但是從幾個人類手中,保護她,還是可以的。

巴帝啞然失笑,敢情黛安娜是當他只會使用蠻力,強行統治,殘暴鎮壓,**獨裁的統治者暴君了。

如果自己是那種人,那麼,這個世界,早就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掀起戰火,不會到現在,仍然那麼安穩的準備過渡到他的統治。

雖然世界上國家政權更遞到巴帝的手上,但真的要說普通人的傷亡,卻是比第二次世界大戰還要少得多。

這是一個地球,全世界七十一億人範圍內的政變,統治,死亡的人數比第二次世界大戰還要少,這就已經是非常的神奇,奇蹟一般的事情了。

當然,也有著巴帝十年來的準備,所以才能如此讓各國沒有辦法反抗。

除非普通人死硬著脖子和巴帝作對,否則,一向記錄嚴明的巴繆洛帝集團,是不會傷害這些最底層的可憐人的。

但……從另一外面,要把正在開始潛入帝皇大廈的反抗者誅九族,從這一方面來說,作為帝皇的巴帝,的確是挺殘暴的。

巴帝淡笑,並不作反駁,他做的事情,又有幾個人明白?

「我們…沒有惹到巴繆洛帝吧!」

凱拉夫在一旁,看到巴帝出現,手掌中滲出汗跡,握著的AK47都有點感覺滑滑,很濕,他那阿拉伯特有的大鬍子臉容顫抖了一下,緊張的說道。

數年前,巴繆洛帝帝國在中東建國的時候,親切的拜訪過諸多恐怖組織,很親切的解決諸多聽不懂人話的組織。

很有幸,凱拉夫的黑色武裝組織,就是那次大清洗,動亂過後冒頭的組織。

他深刻的明白到,在中東,巴繆洛帝帝國成為美好的代名詞,代表著幸福,美滿,美好的國度,對外,是多麼血腥的。

沒有哪個組織敢在中東撩巴繆洛帝帝國的虎鬚,更何況,凱拉夫已經認出,這是巴繆洛帝的國王陛下,瞬間讓他恐怖分子的氣勢一萎,腰都彎了下的小心翼翼問道。

「巴繆洛帝…陛下!」

凱拉夫咽了一口唾液,緊張的有幾分不知道跪下好,還是體現自己的氣節,不跪好。

不跪的話,自己的組織還能見到明天的陽光嗎?

「不是我治下的人民。」

巴帝充滿意味的目光看了一眼凱拉夫,像凱拉夫這種恐怖分子,在中東沒有一萬也有九千九,倒是沒有什麼值得巴帝注意的。

唯一值得巴帝側目的是,這傢伙態度放得很低,差點都要跪下了。

巴帝沒有想到,自己的威名,在中東是這樣讓人覺得恐怖的存在,比自己想像到還要有威懾力。

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有這種讓人覺得恐怖的存在,是無法令到整個中東都瑟瑟發抖,害怕之中,讓他們丁點兒也不敢侵犯自己的帝國。

聽到不是巴繆洛帝帝國的平民,凱拉夫心頭放下一塊大石,身體冷汗淋漓,早已經濕透,差點嚇個半死。

凱拉夫還沒來得慶幸的說話,就被黛安娜冰冷的話語打斷。

「不是你的人民,就可以坐看她被人殺害了嗎?她還只是一個孩子!」

她手指指骨硬得發白,手臂隱隱憤怒到顫抖,無法容忍有人可以坐視一個孩子生命的死亡,在聽到巴繆洛帝幾個字的時候,她懷中的孩子還『恐懼』的劇烈顫抖起來,哭泣的聲音都從喉嚨中霎時滯停。

這是多麼令人恐懼的名字。

才令一個小孩連哭泣都不敢。

在她出來天堂島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無視生命的傢伙,冷漠,無情,了絕人性。

本來她還對維克多,哈爾等人所說的有點兒懷疑,但經過太空戰鬥,自己被捉到研究室內抽血研究,現在更加是看到,聽到,感受到巴繆洛帝這種冷酷無情的態度,讓她更加深切的明白,維克多,哈爾或許沒有說錯。

巴繆洛帝,就是一個冷血的動物。

「是的。」

巴帝準確無誤的確定回答,一絲猶豫都沒有。

黛安娜這種聖母的思維,是巴帝所不能理解,究竟是怎樣的心情,才能夠隨便的涉及關注別人的事情和生死。

對於不涉及巴帝的事情,巴帝都會沒有任何意見的看戲,隨著心情,看自己想不想插手在作決定的。

而黛安娜這種聖母,完全就是,要死人了,不行,要去救,就必定插手下去的。

看見巴帝理直氣壯,絲毫不羞愧的樣子,黛安娜咬著貝齒都想要咬出血了,氣得發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理所當然的無情之人。

「為什麼要怪責我不去救?而不去怪責他們的施暴?」

「我很好奇你的心理,也很好奇,對小女孩做出如此殘暴的事情的幾位恐怖分子,你會殺了他們嗎?」

巴帝手指點數一下凱拉夫幾人,玩昧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