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107章 宴會完結

第107章 宴會完結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4944

宴會霎時就涇渭分明,在巴帝身邊的,未來將會是他的下屬,現時雖然以低人一等的態度合作,但人心這種東西,誰也估摸不到的,他們想要的,或許更加大,但是想從巴帝這裡拿到,就沒有那麼容易。

「你們揣摩人心的功夫,很純熟啊。」

巴帝笑著感嘆他們,無疑很純熟,他們知道自己這一刻需要做什麼,徹徹底底的上巴帝的船,毫無猶豫的,甚至還另外拉了三個比他們弱一籌,一直是他們這邊的家族。

巴帝也不會介意他們揣摩到自己的想法,相反,他更加想要自己的下屬能夠揣摩到自己的想法,有什麼能做的,不能做的,最好聰明點,別逾越。本質上,他不是一個殘暴的人。

但是從自殺貧民窟開始,他就有一個暴君的名頭,整個大都會的黑道勢力其實都稱呼他為暴君,只是因為下面的人犯了他的忌諱,他便毫不猶豫的下命令殺了。

信仰他者,狂熱瘋狂,認為他是渾濁塵世中那一顆明亮指引的燈。

害怕他者,瑟瑟發抖,亦是無情冷漠,自私狂暴的君王,統治大地。

當然這一切,他也不需要解釋什麼,繼續行自己的事情,計劃,統治就行了。

對於他們脫離家族,上了自己的船,那就意味著他們將會成為自己的手下,他們或許還以為會是低下一點的合作,但對於巴帝來說,是手下,這種送上門,對自己有益的事情,巴帝也不會吝嗇給予他們想要的。

提升兩成的利益,帶頭者道奇家族的家主,則是三成。

這讓他們心中滿意,嘴角微笑不少,道奇家主笑得額外的燦爛,還著意的對著科爾文家主挑了挑眉毛,現在他們也是七成的利益了,這是壽命,和老對頭科爾文家主並列,他故意暗地裡諷了一下科爾文家主,把這個不言苟笑的貴族沉著臉,不著神色,頗有禮儀風度的瞄瞪了他一眼。

道奇家主不以為然,他知道科爾文家主故作貴族利禮儀的修養外表下,內心一定是暗痒痒自己搶先的,他喪失了機會的。

這讓道奇家主內心愉悅,看見老對頭的傢伙不開心,就是他最大的開心。

他們鬥了一輩子,哪裡不了解對手,斗到最後,誰都不服氣,剩下的就是斗誰長命,看誰先死,又或者看誰的家族先倒下。

巴帝洞悉如微,看著他們微微的小動作,互相的不滿對方。

這種感覺,就宛如皇帝一般,手下的人權亦平衡,好讓自己放心的感覺,這種端坐在王座之上,讓別人猜測自己的心思,奉承自己的心思的感覺,非常的棒。

不管他們是做作出來的,還是本性如此,都讓巴帝滿意。

滿意就足以。

巴帝微笑。

宴會涇河分明,巴帝這邊已經形成了以巴帝為首的新團隊,許多以他們這邊家族為首,來參加宴會的,下意識的,就走了過來,和家族那邊分開。

宴會中,人群就已經隱隱分為三撥。

一撥七個家族,以巴帝為首。

一撥舊的家族,亞達埃奇仍為主事的家族聯盟。

另外一撥卻是置關事外的,不相干,只是純粹來參加宴會的人,當然,身份也不會很低,例如敢如大膽說話紫色晚禮服女性,眼眸內亮起光芒,看著巴帝,沒有想到巴帝竟然輕而易舉的,就把家族分裂,拉攏了七個家族到自己的身邊,這份能力,有點恐怖,也很出色,引起了她的興趣。

在細細碎聲的交談聲之中,每個團隊都重新的認知了自己的身份。

宴會大廳光芒柔和,色調明亮。

某一個瞬間,逐漸的細碎的商量,議論,微微的小小聲雨逐漸的停滯。

大廳頓時落針可聞。

眾人很有默契的站住身形,也調整好自己的位置,大廳就此在中央隔出一條空置的橫道,宛如一副象棋中的楚河漢界。

有怒火的目光,怒憋不住的敵意,從那界限之道中怒視,彷彿在喝,為什麼背叛家族?

亞達埃奇一臉黑黝黝的臉孔難看到極致,眼皮周圍都緊了起來,把眼睛驚寒深得駭人的注視著巴帝。

他不是沒有詢問為什麼要背叛家族,巴帝給了什麼籌碼給他們,但是每個家主都不願意說,因為說了,消息傳出來,那肯定是沒有他們的份,他們清楚,這種事情牽連太大了,大到可以讓美國政府都不惜一切代價,按上各種罪名,取而代之。

這是不能說。

只有科爾文家主隱隱的提醒著他。

「亞達埃奇,我執掌科爾文家族五十年,越加的興旺,是為什麼?是因為我跟著大勢走,自然然而的隨著河流,流入汪洋大海。有時候,把自己當成大海,就嘗不清水是咸還是淡的。」

科爾文家主這一番話看似是諷刺更多,但這也是給予他的忠告,叫他不要和大勢戰鬥,只會被車輪碾壓得無法翻身。

亞達埃奇如何相信,只當他這些老牌貴族驕傲到沒邊,到今天才看清楚這些所謂的貴族派頭作樣,臉色怒且冷哼。

巴帝在眾目注視中越過空置的橫道,身形偉岸,修長昂挺,擁有一股磅礴大氣的勢態,如山一般的移動來到了亞達埃奇的面前。

亞達埃奇眼前彷彿就精神錯覺,看到了山巔,白雲之上,巴帝一直在俯視他似的,他知道,這是錯覺,但是難以讓人不這樣想像。

因為在巴帝面前,巴帝就像是凶獸一般,天生的生命層次不同,連呼吸著空氣,都好像可以隨意的用力一吐,就足以化作利箭殺人,那種壓力,尤其的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