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93章 我是神!

第93章 我是神!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907

火光,黑煙搖曳上升,烘熱著溫度。

這已經是深秋,在這個大都會的南郊外,黑暗被火光撕裂。

詹妮的身軀龐大,四層樓高,很恐怖,在火海之中孤獨的獨站著,無處是安身之所。

當沒有了一切阻礙,只剩下兩人時,聆聽得到周圍火焰燃燒『啪啪』的聲響。

微風在搖晃著火光,縷縷黑煙扭曲升上天際,廢墟之中。

詹妮心有悲哀戚戚,已經是不知道如何面對巴帝,很痛苦。

巴帝凝望著她,她很高,兩隻大眼如燈籠,突了出來,像蛇瞳,眼白下有血絲,並且還伴隨著有血淚。

身體表面各種角質,還有白森森的骨骼倒插出來,可想而知,她是承受了怎樣的痛楚,不間斷的痛楚,堅持到這一天,來見到自己的。

外表,是真的不好看。

用手摸上去,應該是那種很差的,凹凸不平,被太陽暴晒過的油柏馬路那種粗糙的手感。

但是,巴帝喜歡,就喜歡這種,願意為我捨棄性命,不離不棄的。

巴帝忽然的笑了,淡淡溫和的笑,是以往詹妮最喜歡的笑容看到的笑容,有時候,巴帝笑著,詹妮就把嘴巴湊了上來佔便宜。

當然這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占誰的便宜。

只是感覺柔軟,靈活濕潤的舌頭,連津液都是甜的。

情人的接吻,也總是如此。

他張開雙手,目光帶著笑意,一如既往的笑意,現在他能夠張開雙手迎她入懷了。

只是物是人非。

地面轟隆隆的響起了巨大的響聲,詹妮每一步踏在地面,都把火光震蕩得恍惚搖曳,地面顫顫跳躍起石頭,被震得起來。

詹妮沒有一刻不想完全懷抱著巴帝的。

她心情迫切,飛奔,血珠連寸著向後潑灑。

感動,心酸,難以言表的情感,痛楚,絕望,痛苦,這一切,都在巴帝張開雙手後,這一切,都值得。

她現在只想好好的在他懷抱里哭一頓,大聲的哭一頓。

詹妮轟隆著腳步,高大的影子覆蓋了巴帝。

她跪下,但她其實已經沒有了膝蓋,每奔跑一步都是撕裂,跪下也是一種痛苦,撕裂著跟腱肌肉。

她的整個身體伏在地面,粗大的雙手從外向內圍攏,連地皮都圍攏鏟了一遍,地面的野草草皮,直接被犁個乾淨,推著沙丘一直越涌越高,當雙手即將要接近巴帝的時候,她停滯了一下,然後攏著易碎的珍寶般,小心翼翼。

眼球酸得不停的湧出血珠,那醜陋異常長大的嘴巴緊緊的緊抿,彷彿就像是一個小姑娘,緊緊抿著嘴唇,忍住不要哭泣。

巴帝轟然感覺到空氣灼熱,詹妮身體宛如一個正在爆炸的炸彈,散發著不安躁動的熱浪,燃燒了空氣。

他看見詹妮的小心翼翼,不由心中有幾分五味瓶打翻。

你是忠誠於我的女人,愛我的女人,就不要小心翼翼的擁抱我。

用力!

「用力擁抱我!」

巴帝笑著說,他張開著雙手,上前抱著詹妮。

詹妮很巨大,伏下身子,頭比巴帝還大,她側著頸部,巴帝迎上前,把她抱著,雙手抱著她的大動脈的位置,臉緊緊的貼著她的皮膚。

詹妮的體溫異常的高,躁動的細胞在炙熱燃燒,滾燙燙。

巴帝的手摸了上去,是一種疙瘩不平,並且沙沙,有尖銳的骨質突出的手感,臉上都彷彿都尖銳的沙沙的白色碎骨拉划出血痕,觸感非常差,非常差。

甚至連味道,都和以往詹妮身體散發出的香氣不同,這是累積了不知道多久,分泌出的厚厚層角質,味道已經不能用難聞來形容,尤其巴帝鼻子還異常的靈。

但,這是愛的味道。

卻讓他異常的安心,舒心,舒服。

這就是愛著你的人,的體溫,的皮膚,的味道,永遠滾燙著血液,為了你。

聽見巴帝的說話。

詹妮崩潰了,她的雙手緊緊的攏著巴帝,連寸的血珠子從眼球下滴了下來。

「啊……」

詹妮泣出的一直是血珠子,拳頭那麼大。

滴到巴帝的身上,從頭落下,把他的頭髮染得黏糊糊,染模糊了他的眼睛,把一身白色的衣服都染紅。

鼻尖傳入腥臭的味道,他張嘴,嘗了一口。

很腥臭!

他把詹妮抱得更加的緊,鼻尖深深的吸入著詹妮血液的味道。

「巴……帝…」

詹妮泣不成聲,扯著嘶啞的喉嚨,崩潰的血珠子連成了河流,滾燙燙的涌了出來。

她每說一句說話,都伴隨著更大的痛苦,喉嚨撕裂的痛楚。

連哭,連傷心,連喜悅,都帶著撕裂的痛楚。

「我…好…痛苦啊!」

詹妮抽咽著斷斷續續的說道,聲音轟大如雷臨耳,震蕩得周圍空氣顫顫而動。

她的身體,精神已近崩潰,最後的那根弦崩得太緊了。

巴帝深深的吻在詹妮的脖子間,如吻在玻璃碎尖的地上,比剛才更加灼熱的溫度通過他的唇,讓他親吻到。

「我知道,詹妮。」

「忍耐一下,我有方法……」

巴帝沙著聲音,深吻著她的脖子,說道。

沒有待巴帝說完。

詹妮抽咽哭泣的河流斷截,沒有血從她的眼珠中流出,她咽著喉嚨抽咽,想打嗝,抽搐著體內的內臟,每一寸血肉。

「巴…帝」

「我們…一起…死吧!」

「活著…好痛苦…」

詹妮的音量越加的微弱,一瞬間就彷彿斷了弦,放棄了痛苦,放棄了…

圍攏著巴帝的手鬆弛了。

大眼沒有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