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92章 還能

第92章 還能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484

夜空寂寥,星光璀璨。

無邊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明之處。

營地之中,掀起殺戮。

詹妮邁步起龐大而醜陋的身軀,腳踏營地,她此時此刻,就是一名戰爭巨獸,輕易掀飛人體,拎著坦克炮膛,把坦克單手就舉了起來,砸了下來,營地之中進入混亂。

火光四起,驚叫聲,爆炸聲,槍火聲,咆哮的憤怒吼聲連綿不斷的升起。

「超次聲波武器!」

「激光武器!」

「瞄準她!瞄準她!!」

有接下來的士兵繼承維克將軍的指揮權,指揮著武器瞄準詹妮。

卻由於太大聲音,被詹妮聽到,憤怒的詹妮隨手拎起一輛軍用越野車,朝他砸了過去,當場車輛被巨力砸到地面,轟然發出巨響,車輛擠壓到扭曲,輪胎滾輪輪的在轉,油箱破損,大量的汽油濺露流淌,味道難聞,火星點燃,迅速的就燃燒起來,轟的一聲,成為爆炸的火焰。

至於那名軍官,也早被車輛壓在深處,死得不能在死了。

人類普通的身體,面對這種異常的幾百噸的力量,根本無法對抗。

詹妮的身體臃腫龐大,但是行動卻並不慢,擁有數百噸的力量,即使是爆發力,也超越一般的車輛;人類想要避開她的攻擊,非常難。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蝙蝠俠那樣的人,能躲幾下異常生物的襲擊,其他的士兵即使在精銳,也難以對抗詹妮。

巴帝依舊站在營地門前,並沒有和詹妮一起破壞,他看著詹妮。

感覺詹妮就是為他送上這一份禮物。

喪鐘或許說得沒有錯,其實一直以來,都是詹妮在引導著維克將軍,把自己的身份保密。

自己才得以有那麼幾年的喘息空間。

巴帝心中有幾分暖意,他非草木,又怎能無情。

他的眼眸微微溫暖,放下對於詹妮的憤怒。

他在前世經歷過背叛,每一個愛得越深的人,就越難以從深淵泥潭中拔起自身。

直到現在,他回憶著過去,也仍然是一份揪心的折磨,無法忘懷。

總有一些人,在你的生命中留下印記,越差,你記得越清楚,越悲哀,越痛楚,越折磨。

越加不能忘懷,回憶起來,就是一份痛楚。

前世的經歷,造就了他難以相信任何人。

因為人這種東西,心靈太過容易動搖了,會因為金錢、權利、榮譽、地位、美色…等等,輕易的就捨棄,拋棄原本的,又追逐新的。

或者說是一種優勝劣汰,又或者是貪心厭舊,又或者…只是嘗鮮。

誰又說的清呢。

巴帝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他需要忠誠。

他需要的是追隨自己,永不背叛,信奉自己,信仰自己,視自己是唯一的忠誠。

他看著詹妮,在營地火海之中,那巨大而醜陋的巨獸都顯得有幾分可愛,像個熊孩子在破壞,撕扯著螞蟻,憤怒的發泄著怒氣。

這是為了自己啊!!

巴帝心中苦澀的笑,總感覺從詹妮的身上,他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為什麼愛情總是那麼的折磨人呢?

巴帝心中默嘆。。

詹妮的付出,讓他的心從那噩夢之中稍微溫暖一下。

每一個竭盡全力為愛付出的人,其實都是想從對方身上也得到愛,沒有無私,只有自私。

自己也是自私的!

巴帝輕輕抬頭,他看向天空,璀璨的星辰在熠熠閃光。

你既然可以付出了忠誠,刻骨銘心的忠誠。

那麼,身為一個男人,我便可以擋在你身前,打破諸天世界。

天上地下

唯我獨尊。

……

『嗡…』

營地之中響起巨大的響聲,超次聲波本來是按照巴帝的頻率設計的,完全是針對巴帝的武器。

詹妮知道,因為就是她提供亦真亦假的數據。

現在用來對付她,也不出意料,她躍起,龐大的身軀竟然能夠跳躍,駭人驚悚,落地之時,已經把超次聲波的移動車輛踩踏得粉碎,地面如波浪一般,捲起濃煙,遠遠捲走。

她在爆炸火海中,痛苦的咆哮,眼睛赤紅著,滴著血淚的咆哮,揮著巨臂肆意的發泄著無處安放的憤怒和痛苦。

有兩個黑深的炮口升了上來,炮口中凝聚著光芒,是超高熱的激光。

兩道橙色的激光在轟隆火海的營地中激射而出,朝著詹妮龐大的身軀射去,直接射穿詹妮的肩膀,令她痛呼嚎叫。

巴帝眼眸微微一冷,看見此景,雙眼驟然赤紅,烙紅了眼部周圍的皮膚。

『蓬…』

熱視線含有強烈的衝擊力量和能融化鋼鐵時候的溫度,直接洞穿了空氣。

在那兩個炮口再次準備發射激光的時候,赤紅的熱視線激射而出,射在了炮口的位置,炮口炸膛。

巴帝頭顱輕移,赤紅的熱視線宛如激光槍一般,被他控制著點射清場。

一簇簇激光宛如天外流星,激射進入這個陷入戰火火海中的營地。

每一發點射而出的熱視力射線,準確無誤的激射中每一個普通人士兵。

這是一場屠殺。

巴帝就站立於此,利用遠視力,穿透視力,熱視線,以目光殺人。

淡定從容,眼眸紅光一閃,既有一人死去。

如此強大,輕易奪取生命,誰又敢說不是神?

最後一聲洞穿空氣的聲音,士兵凄厲的慘叫,被熱視線擊中腰部,斷裂成兩截,在地上恐懼的爬行著,哭泣著拉著自己的內臟,逐漸的死去。

他已經躲在遮擋物之下,仍然難逃一死。

營地中火海蔓延燃燒而起,搖曳的黑煙沒入天空中的黑幕,升得很高。

詹妮高大的身軀,停滯了行動,她在火海中像是燃燒了起來,高大,醜陋,黑煙烘在她的身上。

依舊的酸楚,劇痛。

巴帝的熱視線幫助,彷彿就是冬日裡的陽光,微微溫暖了她已經死去的死。

她雙眼酸酸的又流出連寸血珠子的血液。

好辛苦啊!

好幸福啊!

好痛苦啊!

好開心啊!

好傷心啊!

好絕望啊!

好想你啊!

「巴……帝…」

她撕扯著已經啞啞的聲線,竭盡所有的力氣說。

「我…還…能…擁…抱…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