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83章 目標

第83章 目標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940

喪鐘心中沉墜,表情卻是冷冷嗤笑:「神會害怕核彈嗎?會害怕被美**方發現是外星人嗎?」

巴帝失笑:「害怕?」

「你可以這樣認為。」

巴帝並沒有解釋太多,他要做的事,未來甚至要對付的敵人,都恐怖到隨手打爆地球,甚至有的可以毀滅河系。

人神鬼魔,強大無匹,足以讓地球人嚇得肝膽俱裂,灰飛煙滅。

現在這一刻,無論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現在的小心謹慎,只是為了潛伏,讓未來的自己更加的強大,足以面對任何對手。

既然知道自己的外星人身份可以有機會隱藏起來,哪怕是隱藏幾年,也足以讓巴帝發展出磅礴大勢,把自身強大到毀滅洲際。

之前他光明正大的在哥譚和大都會上躍跳,只是為了引出他們,測試他們對自己的容忍度,看他們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強大,即使是用核彈抹平城市幾百萬的人口,也要毀滅自己。

顯然這是過分小心了,但對於巴帝來說,任何的小心,都不會為過之。

因為他正是從高度科技文明,那種高度嚴苛的統治,氪星中出來的,怎麼小心也不為過之。

現在發現,他們根本沒有留意過自己。

維克將軍把自己掩藏了起來。

有如此的機會讓自己發展,不緊緊捉住,那就是愚蠢了。

「我為你未來規划了道路,你有可能未來伴隨我征戰宇宙。」

巴帝說道,其身姿偉岸,昂然就是踏在山峰之上,踏上天際,星空宇宙。

「時間不多,放了我,我截住那膠捲,讓你外星人身份得以保密,否則一旦美**方上層知道你的身份,你沒有一刻安寧,又如何談徵戰宇宙。」

喪鐘不屑,認為他大言不慚,即使是擁有這種力量,也沒有機會說什麼征戰宇宙。

因為他現在只能躲藏在人類世界之中。

巴帝並無不悅,反而是笑了起來。

「你對我的能力一無所知,我反而從你的隻言片語中,就足以推測出,膠捲會在誰的手上。」

巴帝右手拇指沒有停止過摩擦著左手的手心,這會令他注意力上升,是他下意識用腦袋思考的方式,行為。

喪鐘閉目,並不與巴帝交流。

他知道巴帝智慧非凡,害怕一點言語之中,就被巴帝推測出那膠捲所在位置。

但他不知道,他說的,已經足夠多了。

「這份膠捲,在21點,將會被人接收到,他不同維克將軍,肯定直接上交美**方。」

巴帝眼眸如黑洞般,深邃之中有著非凡的智慧,他智慧的雙目,盯著喪鐘,說出了喪鐘曾經的說話。

喪鐘依舊閉目,不以為然,這的確是他說出的說話,來殺巴帝之前的行動,他想要以此來威脅巴帝,但是巴帝似乎仍然在思考,沒有答應,他便閉目,等待。

但感覺身體涼咻咻,彷彿衣服沒穿般癱瘓在椅子上。

巴帝緊盯著喪鐘,雙目透視從沒停止過,條條血管和大腦神經電流在他眼眸中纖毫畢現,沒有能夠從他眼中隱藏。

喪鐘現在整個人,在巴帝眼中,就是一個人形透明的輪廓,裡面條條脈絡神經組合起來的人形,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同維克將軍,不同維克將軍,你的意思是,他的性格和維克將軍不同嗎?他為什麼會交給美**方上層,是一個愛著美國的人,所以你才肯定他會上交到美**方。」

巴帝說話,眼眸透視到喪鐘的神經電流急速了一點流淌。

他的心臟雖然依舊平穩的控制著心跳,但巴帝早已經用透視看出了最真實的反應;喪鐘能夠控制心跳,但是絕對控制不到腦海中的神經反應。

聽到熟悉的詞語,作出相應的下意識反應,這實在太正常了,這是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的。

任何人,在巴帝面前想要說謊,都是沒有可能的。

「愛國者!和維克將軍不同,是性格上的不同,但能夠讓你把膠捲交給他的,能夠讓美**方上層注意的,也必定是和維克將軍有著同一身份,至少差距不會太大。」

巴帝說時,卻是發現閉著眼睛的喪鐘,神經電流更加快速的流淌。

巴帝嘴角勾起弧笑,這足以證明他的推測沒有錯。

「收到膠捲的人,也是一名將軍,愛國,並且在大都會之內。」

喪鐘表面毫無動作,甚至心跳脈搏仍然壓抑得如常,大腦中根本就不敢想巴帝的說話,害怕得出身體反射。但是在巴帝眼中,那神經電流已經是突突突的流竄,確認了這個事實。

巴帝細心見微,大腦智慧運算比起現今的計算機更為強大,剎那間便想通喪鐘言語露出的破綻,推敲出會收到膠捲的人,通過透視喪鐘體內的神經反應,更加是百分百確認。

他別過面前的喪鐘,走到掛在牆上的座機電話,徑直撥打了一個號碼。

聽筒中背景隱約傳出鼓樂齊鳴,有搖滾,女性尖聲與踢踏著地面的聲音傳出,顯然電話對面正在開派對,正在開個開心,爽快中。

可以想像得到,接聽電話的人,為了聽這個電話,正躲在角落,避免太過吵雜而引起巴帝的不悅。

「BOSS,我是在向上層推銷西地多芬,他們表示願意嘗一下,具體得看效果在決定合作,我不是拿公款吃喝玩樂開派對啊!」

這個緊張的聲音是諾伊,也就是巴帝購買生物公司的原主人。

諾伊本來就不會是管理公司搞研究的人,但是對於外交,上層的富豪人物,貴族,乃至整個大都會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