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82章 喪鐘與巴帝

第82章 喪鐘與巴帝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618

喪鐘沉默。

這句誇獎的你很聰明,簡直就猶如諷刺一般。

如果是真的聰明的話,就不會連續兩次都會失敗在巴帝的手下。

這也只是說明,巴帝更加的優秀,更加的聰明。

比自己更加的強大,無論任何。

淪落到如今的處境,又如何談得上,在巴帝面前說聰明兩個字。

房間空闊,明亮,白色的燈光有幾分刺眼,沒有傢具,這裡白色,牆體是白色,地面是白色,就連牆上掛著的座機電話,也仍然是白色。

空間寂靜,只有窗外氣流小聲的流淌。

兩人寂靜無聲的,一個癱瘓坐著,一個站著如標槍。

在之前兩人的位置,處境,是交換來著的,現在,卻是現在。

氣氛莫名的沉寂下來。

沉默了一會,喪鐘道:「不及你。」

說完他看了一眼巴帝,好像承認了某些事實,從心頭上不甘的掙扎。兩次的失敗,已經證明了他的確是不如他。

有些人,你的確是沒有辦法和他相比的,遠遠不及。

巴帝微微挑眉,有幾分想到喪鐘的心理。

一個軍中的天才,第一次遇上了比自己更加厲害的人物,遠遠追及不上,那種灰心喪氣,哀嘆自己不及他人的能力。

同樣,這也是正視自己的一個心理路程。

不及就是不及,比不上就是比不上。

當然,打敗喪鐘,這對於巴帝來說,毫無意義,他根本就沒有在乎過喪鐘。

「我的外星人身份,有多少人知道?」巴帝說道。

喪鐘稍微灰心的神情振作起來,獨眼一閉一張,凌厲的鋒芒冷照在巴帝身上。

失敗對於他來說,是事實,不及巴帝,也是事實,他不會不承認,也不會倔強的怒天怒地的憤怒怒吼,只會堅毅冷靜的汲取失敗的教訓,總歸有一天,他能夠成功。

而成功的當天,就是巴帝殞命之際。

只要不死,就仍然沒有輸。

但現在,他需要逃離這裡先,否則一切休談。

「我的性命?」喪鐘聲音冷冽,他需要確保自己的生存。

「你不會死。」

巴帝給了他一個承諾,喪鐘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手,在他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人比得上他。

他肯定不會死。

但,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活。

喪鐘眼眸盯著巴帝淡漠的臉容,此刻的巴帝偉岸的身軀,像是在俯視他似的。

「我要離開這裡,同時,也會幫你保密你的身份。」

他死死盯住巴帝的眼眸,冷冷的說道。

不死不代表什麼,就連喪鐘自己都有很多種對待敵人生不如死的辦法。

「可以,保密十年就足夠了。」巴帝直接答應,一絲猶豫都沒有。

喪鐘的眼眸緊縮了起來,盯著巴帝的臉容,眼光都彷彿化成尖刺,要刺過去。

巴帝說得太快,太輕易了。

讓人無法相信。

喪鐘沒有一秒是相信他的,但是他自己也擁有可以逃離的辦法,因此倒是沒有擔心。

「維克將軍在大都會的南郊,為你布下天羅地網,他直到現在,都沒有把你的外星人身份上報美**方,只要你把那裡的人處理了,外星人身份足夠保密了。」喪鐘說道。

「這麼看來,我當初毀掉的軍事基地,其實就已經毀掉了所有的資料。維克將軍只剩下他將軍身份的人證作用。」

巴帝摩擦著手心,思考著說,眼眸沒有一刻關閉過透視視線,看到了喪鐘身體實實在在對於自己說話的反應。

喪鐘說道:「沒錯,他已經被逼到瀕臨絕境,只能靠你,或者是你的屍體,才能穩固他的地位,權力。」

巴帝思索的點點頭,他可以想像得到維克將軍面臨的壓力。

上萬名士兵的傷亡,就在自己管轄的軍事基地內,這種事情,兜得住,還沒下台,都證明他的勢力夠硬了。

剩下的也就只能養老等待退休退位了。

「這些不夠你放我離去。」喪鐘忽然說道。

如果這樣就能脫身,那也未免太過看小巴帝,以及自己的智商了。

「嗯?」

巴帝眉頭一挑,突然整個人好似變成洪荒猛獸,氣勢一下子從挺直的身軀散發,身姿彷彿在這個空間化為蒼天幕布,籠罩了整個空間。眼眸深邃似黑洞,皮笑肉不笑的微笑道:「你另有安排?嗯,很正常。」

空氣似乎因為巴帝的一剎那散發的氣勢微微滯然,害怕起來。

喪鐘滯停一瞬的呼吸,霎時間他好像感覺到巴帝像天傾倒了下來,壓下突然急速跳動的心臟,沉聲說道:「在你墜落在地球的時候,有一個記者拍下了你的飛船與你的相貌,膠捲在我手上。」

巴帝站在原地,像是從天際俯視著喪鐘,眼眸無情冷漠,給喪鐘帶來心頭沉甸甸的壓力。

「說!」巴帝聲音冷酷。

喪鐘深吸一口氣,道:「這份膠捲,在21點,將會被人接收到,他不同維克將軍,肯定直接上交美**方。」

巴帝臉色動容,一雙眼眸眯了下,帶著凶光的看著喪鐘,讓喪鐘有幾分心驚膽跳。

頃刻,巴帝側頭,一雙眼眸穿透牆壁,鋼筋,透視穿過實驗樓,在其中一層樓梯口上掛著的鐘知道時間。

「19:49分,時間足夠嗎?」巴帝把視線轉回喪鐘的身體,那語氣有著幾分快速並且冷酷。

這種語氣讓喪鐘心中輕鬆不少。

這證明的確能夠威脅到他。

也證明自己能夠有最大的機會逃離這裡。

「我6點來到實驗樓,原來已經昏迷了1小時49分,剩下的時間,足夠了。」

「讓我離去,截住這份膠捲,又或者,徹底的讓美軍軍方知道你的身份。」

喪鐘冷冷說道。

空闊的房間中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忽然。

巴帝沒有一絲的急迫,臉容冷漠,如天際白雲上的神靈,俯視他,看待螻蟻。

喪鐘心中頓生出几絲不妙,巴帝的表情變化太快了。

在急迫的時候,顯露出急迫冷酷,讓他看到,但現在,太冷了。

在剛才還是動容急迫的想要掩蓋自己的外星人身份,現在卻看待螻蟻一般的眼神。

難道不在乎外星人身份暴露,也要殺了自己嗎?

他怎麼會如此愚蠢!

喪鐘心中一沉。

「原來1小時11分能夠截住這份膠捲,不是打電話,而是行動。那就說明,你把膠捲交給的人,在大都會。」

巴帝冷笑。

喪鐘臉色陡然一變,巴帝說對了。

「喪鐘,你知道與我的差距在哪裡嗎?」

「那就是,你是人,而我…已經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