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76章 喪鐘

第76章 喪鐘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559

自殺貧民窟。

這裡是一間地下室,昏黃的燈光吊在頭頂,並不能照到全部,四角陰暗位置堆積著主人收集而來的各種破舊收音機,唱碟,零件機械,原本是擺放整齊還能賣幾個錢的,但現在全部都掃亂,有破損,徹底不值錢。

斯萊德正式的帶上他那兩色的面具,一半黃色一半黑色。

他擺脫維克將軍,改了一個名字。

昏黃的地下室之中,突然閃出一抹寒光。

『掙』的一聲利刃出鞘聲音。

一根尾指切飛了起來。

被繩子死死綁在椅子上的青年臉上驟然大汗淋漓,痛苦咬牙。

但他卻死死不肯哀嚎,瞪著仇視的眼睛死死盯著喪鐘。

喪鐘震了一下手上的武士刀,過於快的動作,令到血液濺射都跟不上速度,刀鋒寒光凜冽,不沾一絲鮮血。

他身穿著暗色調的網狀緊身防彈衣,大腿,腰間均有貼身的對戰武器在其中。

他的帶著面具的身型像是惡鬼,在昏黃燈光地下室中,高大的身軀遮掩了被綁著的青年的身影,影子蓋到在他的面前,懾人非凡。

「他只不過是來到這裡兩個月,就擁有這麼忠心的手下了嗎?」

喪鐘冷道,他自從得知道巴帝在自殺貧民窟後,便離開維克將軍,打算獨自與巴帝決個高下。

對於在地下研究所自己的失敗,死在巴帝手下,他內心中擁有著很大的憤怒,他是一名最精銳的士兵,不甘心就這樣被巴帝打敗。

如今擁有和當初巴帝一般的力量,他渴望著再次戰勝他,打敗他,殺死他,再次讓自己成為最『精銳』,厲害的人。

只是沒有想到,才準備好一切,找到上來自殺貧民窟,巴帝恰好已經去了大都會的工業區那邊,完美的錯過了。

為了尋得巴帝的位置,他便隨手捉了一個小頭目,打算嚴刑逼供。

不過他仍然沒有想到,這個所謂的黑幫小頭目,也夠硬氣的,面對著自己的詢問恐嚇折磨,只語不說。

「值得為他奉獻上性命嗎?他才招收你兩個月的時間吧。」

喪鐘冷冷說道,但內心中卻是驚起沉重的心思,究竟是怎樣的造神,瘋狂,才能夠讓才收復兩個月的人為巴帝去死?

他一直也看不透巴帝,擁有何種的魅力?讓詹妮甘心為了他,成為怪物;讓這些貧民窟的人寧願死也不透露他的行蹤。

這個被綁在椅子,承受斷指之痛的青年痛苦的臉上忽然升起瘋狂表情,他沙啞著聲音狂熱的低吼:「值得,值得!他帶來了希望,信仰,生存,你這種自私的人,沒有資格說他。」

事實上青年心底有更多想要說出來的,他拯救自己的母親,骨髓移植如果不是老大從一個富人手中硬搶下來一個名額,他的母親早就已經死了;如果不是他給自殺貧民窟定下了規矩,他的弟弟早就被開膛剖腹,取出內臟賣了。

他感激巴帝,無限的感激,視他為偶像,信仰,不單單是因為他令到自己家人生存了下來,更是讓他在迷惘的人生中找到了前進的目標,道路。

沒有在自殺貧民窟中生存過的人,無法想像最低微的人,那一顆想要擁抱光明,嚮往著光的心。

現在出現這麼一個人,帶領著他們!

那一具巍峨如山的身影,高站在巴比倫塔之上,俯視世間的微笑,是他此世值得追逐的信仰。

喪鐘心中一凜,單眼微眯,凶光迸發,對於這名青年如此的信仰巴帝感到心驚之餘,同時也從心底蔓延出一股憤怒交雜的情緒。

每有一個人對巴帝推崇,就讓他感覺到自己更加的渺小和不如他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喪鐘心底駭怒抓狂。

整個世界似乎都圍繞著巴帝來轉動,讓他胸腔中迸發出一股洶湧的怒火。

「我會殺死他,把他從神壇中撕扯下來!」

喪鐘沉怒的冷冷喝道。

他舉起武士刀,已經不想審問這個青年了,這個青年讓他感覺到厭惡,這種對巴帝狂熱的表情,令他作嘔。

被綁著的青年眼眸閃出瘋狂的狂熱,全身涌動著血液迸出猙獰的青筋,一張臉上依然瘋狂漲得通紅,他對著劍尖怒吼高呼。

「為了巴繆洛帝!」

聲音強烈的回蕩在地下室,迴音震蕩得牆體有微微的塵埃溢出。

這一股瘋狂的樣子讓喪鐘臉色一變,這遠遠比他想的還要更加的瘋狂,狂熱,也更加可怕!

該死的怪物!

巴繆洛帝,你究竟做了什麼?

就在喪鐘的劍尖要刺入青年的胸口的時候,忽然有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進來,是劇烈奔跑過來的腳步聲。

地下室的門『砰』的一下,就被踢開,撕裂了木栓。

是利昂。

經過統治自殺貧民窟的殺戮,他迅速的從一個男孩,成為一個男人,腰桿挺直,可以肩負起責任。

「安迪!!」

利昂臉色緊張,緊緊的盯著喪鐘的身影,大吼:「住手!」他疑惑安迪的消失,來到他家找他,沒有想到竟然會變成如此,如果不是安迪那一聲『為了巴繆洛帝』,他就要離開了。

利昂奔跑上前,心中驚跳不已。

喪鐘還沒來得及刺下去的劍尖一撤,冰寒的劍尖驟然劃破空氣,出現在前進的利昂脖子處,讓利昂止住了腳步。

「你想要什麼?」

利昂眼睛掠過安迪,看到安迪沒有生命危險,鬆了一口氣,然後又緊緊的盯著喪鐘的獨眼。

獨眼眸子冰冷,聲音冰冷。

「巴繆洛帝,他在哪裡?」

利昂呼吸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