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75章 帶你看海

第75章 帶你看海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269

布魯諾·曼海姆從宴會大門進來,其手下也魚貫而入,有十人左右,西服,腰間鼓鼓攜帶著手槍。

他身材高大,孔武有力,比起一般人要來的有煞氣,當然無法和托拜厄斯·惠爾這種類似異形一樣的怪物,他和托拜厄斯·惠爾一直作為大都會兩個黑幫的二代而成為對手。

他聽到巴帝和托拜厄斯·惠爾的對話,一進來就看見自己的老對手托拜厄斯·惠爾站在巴帝的身後,他冷諷:「托拜厄斯,你墜落了,竟然想要靠著來自貧民窟的蠕蟲,想要倚靠他們平定你昨晚殺了自己父親,引起的動亂嗎?」

托拜厄斯在巴帝背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人知道巴帝給他的信許諾了什麼,這完全值得他捨棄什麼老大的位置,跟隨在巴帝的手下。

「他們老了,跟不上時代,醜陋,你也該勸你的父親退位了,要不,讓我來動手也可以。」托拜厄斯殘忍的冷笑道。

布魯諾·曼海姆的全名是布魯諾·醜陋·曼海姆,不過因此中間名字不太好聽,一般便直接捨棄中間名字,只有托拜厄斯常常諷刺他的名字,才特意的稱呼中間名。

就像巴帝,他的全名是巴繆洛帝·君·特拉特斯古,而一般普通人則是會稱呼他巴繆洛帝·特拉特斯古,中間的君字,是比較少帶上的稱呼。

布魯諾·曼海姆眼眸凶光迸發,身體驟然發緊,像豹子一樣彷彿已經準備好獵食奔跑爆發,然後又冷靜下來,斜眼看著托拜厄斯,嘲笑道:「喪家之狗在叫,你的組織一百的地盤,我國際幫會幫你『管理』了。」

托拜厄斯冷眼看著布魯諾·曼海姆,即將想要說話的時候,被巴帝舉手截止,他便閉嘴不言,站在巴帝身後看著布魯諾·曼海姆像小丑一般。

布魯諾·曼海姆皺著眉頭,托拜厄斯的態度讓他捉摸不定,這個巴繆洛帝是什麼來頭,這麼容易就收復了組織一百的托拜厄斯,令他殺父奪位,這簡直是有點兒戲。

「布魯諾·曼海姆先生,請不要打那片地盤的主意,組織一百已經不存在,那裡是我巴繆洛帝的地方。」

巴帝微笑著說道,他倒了三杯葡萄酒,隨手遞一杯給托拜厄斯,和他輕輕的碰一杯,抿了一下,然後又作了一個請的姿勢,讓布魯諾·曼海姆入座,一起用餐。

布魯諾·曼海姆並不領情,冷著臉,站在原地,冷眸微眯:「巴繆洛帝!憑什麼?就憑你在自殺貧民窟,把自己營造成刀槍不入的神嗎?」

巴帝喝酒的姿勢頓了一下,他這才知道,原來布魯諾·曼海姆這些人,還是把他當做是普通人,當做是子彈射擊便會死的普通人。

這就難怪了。

人,總歸是不見過鬼,不知世間深淺的。

巴帝直接放下高腳杯,走到托拜厄斯的身邊,笑著道了一句隨我來,便用手按在他的背部,推著他被動的走。

托拜厄斯臉色一變,他擁有兩人並排的體型,體型龐大,接近兩百公斤的體重,竟然就被巴帝這麼用手背部輕輕推著,不由自主的走動,這是什麼力量?

把托拜厄斯推到布魯諾·曼海姆的面前,巴帝又把手搭上布魯諾的肩膀,其實他也想把手搭上托拜厄斯的肩膀的,無奈托拜厄斯的體型太大,這才沒辦法的推著他走。

「你想幹什麼?」

布魯諾身形驟緊,他掙扎了一下,竟然發現沒有辦法掙脫肩膀上的手,如精鋼一般緊緊禁錮著他,他駭然震驚,恰好和身旁的托拜厄斯對視一樣,都從對方眼中看出駭然。

「住手。」

「曼海姆少爺。」

「放手!」

他身後帶來的手下紛紛從腰間拔出手槍,大聲厲喝著,指著巴帝。

巴帝把兩人推,和撈著肩膀,一左一右的弄到了陽台,落地玻璃窗打開,面前是繁華,五光十色的城市,車流前燈不停的在流竄。

遠一點,是在海面上的瑩瑩燈火閃爍,有遊艇,遊船在海面,海港附近聲色犬馬,極盡享受。

略帶著少許鹹鹹的海風呼呼的吹進這個陽台,把兩側的精巧的金色窗帘吹起。

巴帝輕吸著氣流帶來的海的味道,海風微微撫摸他的臉孔,有點毛絨痒痒,他笑了出聲。

布魯諾目光沉靜下來,沉聲說道:「你想要幹什麼?」

「這裡離地面有一百二十米,大概也就四十層樓,我們一起跳下去,我帶你們飛。」巴帝笑著說道,迎著夜色海風,吹亂了他的髮絲,然後頓了一下,自己還不會飛,又說道:「帶你們去看一下大都會的海!」

布魯諾臉色難看,眼眸看著巴帝,定睛看了一會。

他才兇狠的道:「只要你敢跳,那就一起死。」

他不認為會有人那麼傻,敢從四十樓,一百二十米高跳下,他認為這只不過是巴帝唬人,從自殺貧民窟出來的人的確有一股狠勁。

但想要這樣的讓他布魯諾·曼海姆屈服,那是不可能的。

他布魯諾·曼海姆在國際幫,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

嚇不到我的!

托拜厄斯一張粗大的白臉緊抿著嘴唇,眼神有著駭然壓下的驚恐,嗡嗡沉問:「老大,我會死嗎?」

「不會!」

巴帝仍然笑道。

托拜厄斯點一下那張白色的大臉,沉沉說道:「那我就相信老大。」

「那就…走你!」

「哈哈……」

巴帝一踏步,迎著略帶腥鹹的海風大笑著,一腳踏上了陽台的石圍欄,在狂風高空中帶著身旁的兩人一躍而出。

感受到已經一躍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