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65章 隨心

第65章 隨心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481

兄弟會是由三名黑人兄弟創建的。

杰特利是他們之中最小的一個,書讀得最多,也是頗有聰明才智的一個。

從他們一開始計劃在貧民窟崛起,就少不了他的計謀獻策,計劃方針。

各種和其他幫派打交道,拚命的做出一副兇狠,你要來弄我,我就炸了你,同歸於盡的狠勁在其他幫派想要打他們中生存下來。

兄弟會是唯一一個和大都會中心城市沒有聯繫的幫派,在杰特利的努力下,成為了中間的緩衝點,在各方扯皮牽制下,也和他們合作下,得以保存兄弟會存在於貧民窟。

他是一個黑人,黑得在夜裡不見人,唯一特徵的話,有點瘦並且可以算得上他那雙比較大,閃動著靈慧的目光,這是個顯著的特徵,能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聰明人,至少,也是一個善於思考的人。

在有手下來找自己,說有個奇怪的貴氣,穿著一身白色衣服,看起來像是位高權重的人進去兄弟夜總會後,他就心中頓時有幾分感覺不妙。

「詳細形容一下他們的相貌。」杰特利問道。

他面前的手下便仔細的形容了一下巴帝,邁克和利昂,一個位高權重穿白衣服的領頭者,像保鏢的俄羅斯大漢,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小夥子。

很奇怪的組合。

杰特利心中有幾分不妙的感覺,不知道哪裡由來,可能是被突然出現異常的人打亂了思維,感覺到不妥。

按照道理來說,他們今天是沒有接待什麼貴客的。

即使是接待什麼貴客,他的大哥和二哥也會鄭重的和他商量,最後的主意也是由他給出的,這是三兄弟一直的模式,從來沒有變過。

而他的大哥今晚正在夜總會的三樓的房間,點賬,準備好該分錢給兄弟的數目。

杰特利越想越感覺到心悸,他們三兄弟是三胞胎,冥冥中有種微妙的心電感應,這種顫慄的心悸讓他害怕。

他迅速找到自己的二哥,麥力。

麥力是一名殺了歧視他的上司的逃兵,正巧他也從房間走了出來,遇上杰特利。

「我感覺到心悸。」麥力克按著心臟處,臉色難看的說道。

杰特利和麥力對視一眼,叫上眾多兄弟會的手下,拔腿便跑向兄弟夜總會。

「啊!!」

他們來到兄弟夜總會的時候,整間夜總會驚恐大叫,一群人驚恐著臉從門口涌了出來,擠著那玻璃門都撐爆欲裂,有幾人不小心摔倒,直接被後面踩踏而過,再也沒有起身。

這種情況只有在幫派突然火拚,路人連忙慌不擇路亂跑的時候,才會出現。

杰特利和麥力深感不妙,麥力克性格衝動,就想要馬上迎著人群涌了上去,進去看裡面發生什麼事情。

「正門進不去!」

杰特利冷靜的掃過這片環境,拉住自己的二哥,從一旁的比較少人的側門,用槍直接射死幾個倒霉蛋後,進入到夜總會裡面,他們身後的手下魚貫而入。

夜總會裡的一角,邁克剛剛把這個兄弟會老大的頭顱扔再舞台上,嚇得全部人都恐懼尖叫不已,舞娘紛紛軟著腿爬下舞台。

地下觀眾再也沒有看肉佔便宜,刺激大叫的興奮了,觀眾幾乎是嚇的嗓子都啞了,連忙蜂擁跑出夜總會。

兄弟會的老大被幹掉了,這就意味著幫派戰爭開始了。

在以往,他們這些路人一般的角色,都是冤死枉死太多了,是以根本就沒有人想要留在現場看戲了。

巴帝一躍而上舞台,在舞台在頭顱出現的那一刻,燈光是已經是全部變作白色,以便看得更清楚這個頭顱,結果看清楚了,就更讓人害怕了。

他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人群,對他畏之如虎,懼之是鬼的逃跑。

一旁的利昂手腳發抖,臉上血液粘稠呼呼,他眼睛帶著恐懼的看著巴帝的背影,這個在舞台上,像是一座偉岸的山峰的背影,一襲風衣給他帶來飄逸又瀟洒的貴氣,但是他的行事卻是恐怖駭人,隨手就幹掉人命,人命對於他來說不值錢,隨口又叫自己割……

直到現在想起來,利昂手腳還是顫抖著沒有辦法自如活動的。

「擦乾淨臉上的血,菜鳥。」

邁克隨手撿了一條三角形的布條,有著微微觸感體溫的紅色布條扔給倒利昂臉上。

利昂絲毫沒有察覺這條三角形布,其實是舞娘的內褲,直接就用來抹臉上的血液,咽下一口很大的緊張的唾液,顫抖著道:「有必要…這樣嗎?」

利昂指的是要他進行割頭的行動。

「必要?」

邁克臉露嘲笑:「對於你來說,可能是需要理由。但是對於老大來說,或者有原因,又或者是想要你提前成熟,又或者只是他隨手,又或者是他高興就好,不高興也好,又或者只是想要你恐懼他,又或者很多…」

「總之,隨心吧!」

利昂看著巴帝在舞台中央,一身白色的風衣衣服,竟然像是邪惡的惡靈一樣,讓人恐懼。

「隨心……這不就像是一個喜怒無常,唯我獨尊的暴君嗎?」利昂顫抖著語氣,眼帘低下,帶著恐懼的眼眸已經不敢看著巴帝了。

邁克聳了聳肩:「可能吧!暴君,或者老大會喜歡這個名號。人齊了,學著我的行動,菜鳥。」

在邁克說完話之後。

人群已經逃跑得差不多,留下了幾具被踐踏得不成樣的屍體,周圍狼藉一片,到處是散著的零錢和衣服內衣飄落,酒杯碎裂大片,濃烈的血腥和廉價酒水的味道渾濁著汗臭等等各種味道,難聞到極點。

兩聲怒吼驟然爆發出來。

「塞姆!」

「塞姆!」

看到自己大哥的頭領在巴帝腳邊。

杰特利和麥力身體憤怒得都要爆炸,雙目睚眥欲裂,眼珠子怒瞪得都要爆裂出來,臉容猙獰扭曲,拳頭緊握,指甲直接插入了手心中,身上的青筋都從黑色的肌膚中突了出來,憤怒在血液中流淌,一瞬間就涌烈到極限。

「我殺了你!!!」

麥力眼睛赤紅,從腰間拔出匕首,踏步跨上舞台。

白色的燈光強烈的照耀下,他黑色的身影,持著一把寒光凜冽的匕首,直刺巴帝。

在燈光下,匕首泛著寒光,以及滔天的憤怒。

在刺到巴帝面前十公分。

一把綠色的軍刀匕首橫空插入,死死的卡主這把寒光凜冽,憤怒的匕首。

「冷靜點,把頭接回去,說不定還有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