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61章 酒鬼的家

第61章 酒鬼的家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076

利昂和他的小夥伴看著這把鋥亮的柯爾特蟒蛇左輪手槍呆住了。

用…用…用槍?

這不是他所想的進程。

這個男人不按照套路來。

利昂臉色難看的看著巴帝,他沒有瘋,所以才不會接過這把蟒蛇左輪手槍。

自殺貧民窟或許很亂,很臟,常有人死亡。

但是光明正大這樣斃了一個人,這種事情,即使是一頭豬,也不會輕易的做。

如果能夠這樣做,那麼就不會擁有為數不少的平民進入到這裡生存了,這裡也有著一點規則的。

這一點規則,可不容許光天百日之下,就用槍斃了一個人。

他也沒有足夠的能力無視警察的捉捕,他只不過是一個想要入場的混混,也不是幫派頭目,能夠讓人頂罪,而一旦接過手槍,因為憤怒開槍,他未來就真的要東躲西藏,除非有幫派收留他了。

利昂臉色漲紅,憤憤的瞪著巴帝,他已經把巴帝當做來尋他開心的貴族有錢人家了。

有錢人的行為總是變態不可預測的。

他不敢對巴帝做些什麼,因為光是巴帝的那一身就看起來不便宜,加上自身的氣質,左輪手槍,還有熊壯的保鏢。

他只得憤憤的吐了吐一口唾沫在旁邊地上,怒怒的瞪一下巴帝:「滾開。」

然後又轉身怒打酒鬼,打到最後,他帶著幾人離去,離去之前,還鄭重的威脅警告酒鬼:要不還錢,要不還貨,不然每天見一次打一次;這模樣讓巴帝看著就像是揚武揚威的小混混。

利昂轉身之時,眼睛還蘊涵著憤氣,恨恨的瞪了一眼巴帝,鼻腔中哼一口不忿氣,頗為怨惱這個白色風衣的男人這樣戲弄自己。

巴帝倒是頗為欣賞的看著利昂遠去,這小夥子有眼色,也有聰慧,能忍下憤怒,看得懂形式,不莽撞,也是個有魅力的頭領,能夠讓一夥青年追隨,就是初出茅廬,被這個酒鬼老江湖騙了第一桶金。

「留意一下他,未來,你們可能就是同事了。」巴帝把左輪插回到邁克的腰間,眼睛看向地下的酒鬼。

邁克看著氣憤遠去的一夥青年,心中直罵,馬勒戈壁,被老大看中,又來一夥搶食的。

這不行,得跟他們先說好,我才是老大的第一狗腿。

邁克心中暗想,在怎麼也不能讓別人搶了自己的飯碗,怎麼能夠容忍變成超人的機會從自己身上離去!

「起來。」巴帝看了一眼酒鬼,說道。

幾個青年看似拳打腳踢,打得很是用力和兇狠,但要害卻沒有打重多少,酒鬼也算是老江湖,挨打過不少的,懂得護住自己的要害,因此只是竭力而,微微躺在地下休息一下便恢復過來,可以行動。

酒鬼透過亂臟髒的長發中,仰望著巴帝,渾濁的目光看著巴帝如巨人一般仰立。

他忽然急速蒼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胡亂抹了幾下嘴上的血液,止住自己的傷勢咳嗽,眼睛發出亮光,驚喜的問:「是家族,是家族嗎?你們來找我!」

巴帝並不知道家族是個什麼組織,只是微微打量一下這個邋遢的酒鬼,一身廉價酒氣撲面而來。

他右手再度摩擦上左手手心,道:「找個地方說話。」

酒鬼欣喜萬分,傴僂的腰都似乎挺直不少,驚喜言以溢表,又以為有很重要的事情商談,左右顧盼,像個特工怕被發現。

「去我家,我家。」

酒鬼十分高興,一步三回頭的帶著巴帝往自己家走去,生怕轉頭巴帝就消失不見,還常常倒走,吹噓自己當年的光輝事迹。

巴帝這才知道,酒鬼所說的家族,其實是一個黑幫,是一個大都會上層人士為了方便他們,而創建的幫派,本來是名為『貴族』,以分辨和幫派不同的品格,後來經歷一些上層人士的鬥爭洗禮,從而變作『家族』幫。

酒鬼的家能夠在這個自殺貧民窟里,自然是不會多好,一間四方破屋,牆上脫落著斑斑泥塵,露出裡面的磚石牆體,半個二樓還掛著洗得發白的衣服。

有一個監獄般的鐵枝窗戶,能夠看到裡面,有一個十三四歲的枯瘦少年正在看書,靜靜無聲,翻書,知道酒鬼的腳步聲臨近房門,才默默的合上書本。

酒鬼顯然知道自己家並不會多麼的舒適,便叫巴帝先在門口稍等,自己先進一步家中處理髒亂的場景。

巴帝便停下在門口,讓他進屋處理。

「去找那個叫利昂的少年,讓他加入到我的麾下,等我了解這裡的情況,便控制這裡,需要人。」巴帝身形淵渟岳峙,一直在用右手拇指摩擦左手手心,思考未曾停止過,還是決定儘早就統治這裡,從自殺貧民窟蔓延出大都會的城市中心。

邁克應答了一聲,沒有想到自己的對手這麼快就出現,還是要自己邀請他來,這等狗屎事情真是操蛋。

但是他又不敢不完成,比起這個,要是在巴帝面前落下一個無能的印象,更加悲催。

邁克轉身便離開。

至於怎麼找到利昂等人,自然是由他尋找。

酒鬼一進家門,卻並不是處理他家混亂的場景。

而是看見坐在唯一一張最乾淨的椅子上的兒子,怒火頓時就從心中升起,他拎著沒甚酒水的啤酒瓶當頭就朝著那十三四歲的兒子當頭砸下,啤酒瓶沒有碎,是『嘭』的一聲,兒子被打個措手不及,手上被翻黃的書掉落到地下,腦袋痛得眼前一花。

酒鬼繼而又怒氣沖沖的一腳把兒子踹到地下,讓兒子的手腳都擦傷出血,破衣翻開之間,裡面皮肉更加是有著各種各樣的青腫傷口,顯然以往承受過不少虐待。

他一手捉起兒子的領口,壓低著低吼聲:「你敢坐臟這張椅子!!我養你十幾年,連去賣屁股都不肯給我換一口酒,你這種白眼狼還敢坐我的椅子?吃我的飯?整天讀些沒用的死書。」

「聽著,給我滾進小屋,關緊門,別出來耽誤我的事,我賣了你的腎。」

十三四歲的少年霎時呼吸一緊,臉色帶著驚慌煞白,顧不上被踹的痛楚,頭頂起了個大包的劇痛,連書也不管了,從地下爬進了旁邊的小房間,關上那枯樹一般的木門。

兇狠的對付完兒子,酒鬼又擠了擠臉,硬露出一個和藹可親,諛眉奉承的笑容的邀請巴帝進入屋中。

只是心頭有幾分奇怪保鏢怎麼不見了?

巴帝稍等椅子涼了下來,才坐下。

酒鬼便急不及待的詢問:「請問你是…哪個家族?」

「不是哪個家族,只是想詢問一下大都會的情況,你回答得好,或許可以跟著我麾下,回答得一般,就能得到幾百美金吧,」

巴帝淡然說道。

酒鬼一個激靈,他知道了。

這是新晉家族要挑戰舊有的秩序,只是想要獲得一點信息而,說不定面前這個人還是從其他城市過來的。

酒鬼的心中頓時一片火熱,想起過往的屈辱,呼吸都粗重了幾分。

如果能夠在他打天下時候出一分力,那就是從龍之臣,好處多到數不清。

至於失敗,他已經失敗過一次了,無論怎樣跪求乞憐都可以。

「我明白,我明白,我知道的。」酒鬼眼睛亮得很光。

巴帝點頭,眼睛微微掠過面前的酒鬼,掃了一下環境,目光停在一本地上的書上,書有些常翻卷的泛黃和書頁卷了起來。

《量子理論》

「我能幫助到你的,我曾經也去到大城市哪裡打拚,不知道你有沒聽過我的名字。」

酒鬼舔了舔嘴唇,是真的渴望他是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而來招攬自己的。

「我叫萊昂內爾·盧瑟。」酒鬼說道。

嗯!

巴帝眉毛一挑,視線從《量子理論》轉開,看到萊昂內爾·盧瑟渴望的臉上,繼而在看向他的身後。

一條門縫內,露出一個憎恨,怨毒的眼神,這個眼神看過他的父親,轉而看向巴帝,和巴帝的目光對視上。

少年瞳孔一縮,眼神隱沒在房間黑暗之中,輕輕的『啪』關上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