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59章 喪鐘,怪物。

第59章 喪鐘,怪物。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563

實驗室。

一間老舊,在二戰時期的位於科羅拉多州的生物毒氣實驗室。

現在已經被棄廢。

在當初,位於內華達州的軍事基地和地下研究室被巴帝完全搗毀後,維克將軍便把詹妮和斯萊德運到此地,繼續作秘密生物實驗。

在經過差不多四個月解剖,試驗多個維克將軍弄來的人體。

詹妮不單救活了斯萊德,還的確真正的創造了能夠強化人體的基因血清,只是打下基因血清所需的代價是壽命,撐不過的,就有可能直接衰竭而死。

撐得過的,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變成怪物,詹妮從巴帝的基因上得到的靈感,輔以自己改良的催化劑,根據斯萊德的基因調配出的血清。

減緩細胞分裂的次數,增加細胞的強度,獲取強大的力量,提升身體各項機能,超越人類的各項機能。

壽命換力量。

實驗室內,環境老舊,輔助的器械設施是當代最新的,各種心率檢測,腦電波檢測,血液測驗。

黑暗中,燈光如柱映照在實驗台,中午誒微微浮飄著冷氣,這裡溫度十五度。

不太冷,也不太熱。

實驗台上,精鋼牢牢禁錮著斯萊德的手腳,手腕腳腕有著掙扎過留下來的血痕紅腫。

他睜開眼睛,眼前的白熾燈茫茫出現光暈,從模糊逐漸清晰。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蘇醒了,面對著自己的處境,仍然感覺到心底的憤怒。

維克將軍把他作生物實驗體。

因為他擁有常人沒有的意志力,能夠撐過最為劇烈的痛苦,所以最後的基因調試由他來完成。

他不會拒絕強大的力量,如果真的能成功他不會介意接受基因血清的改造,但問題是沒有成功過。

死過一次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更加懂得恐懼死亡。

自蘇醒過來,每一天都他都能夠從黑暗中聽到傳來的肉球爆裂的鮮血濺射聲音,其他的實驗體,無一能夠承受痛苦而死亡。

詹妮從黑暗中走出,穿著白大褂,裡面是一身鮮艷的紅色晚禮裙,進入到光柱範圍,燈光把把她妖治,婀娜多姿的身材襯照耀得性感撩人。

她居高臨下,嗤了一聲:「喲,醒了啊!」

她的嘴角勾起,嘲諷,戲謔的看著斯萊德,很享受著這一刻來自斯萊德怒氣。

想當初斯萊德可是給她和巴帝增添了不少的障礙。

現在看著斯萊德禁錮躺在實驗台上,她的心情就很歡脫,愉悅。

斯萊德冷冷的瞪著詹妮的臉孔,在上方燈光向下照的情況下,詹妮的臉容黑暗並且詭異,透露出懾人的微笑。

「如果巴帝知道你變成這樣,恐怕他當初寧願殺了你,也不會救你。」斯萊德冷冷的說道。

詹妮雙眼微眯,皮笑肉不笑:「救我,你失心瘋了?」

斯萊德把目光收回,在頂的燈光照得他的視線模糊,眼睛發酸,很難受。

他閉著眼睛,冷哼說道:「整個地下研究所,只有在負一層的你,和還有三十一名終生殘廢的士兵生存,他所到之處,人全部死得一乾二淨。」

「不是為了讓你得救,那三十一名終生殘廢的士兵,就不會是殘廢,而是死亡。」

詹妮瞳孔一縮,眼眸中露現痛苦,臉色猙獰:「你不了解他。」

「你不了解他。」斯萊德同樣的回答。

論起了解巴帝,斯萊德不管是哪個方面,都比詹妮要來得深。

他深刻知道巴帝的恐怖,不論是智力還是武力;巴帝被囚禁起來,仍然捉住那麼一點點的機會,利用所有人的心理達成自己的目的,斯萊德在死前,是看得最深的人。

他輸得不冤,心服口服。

但不冤歸不冤,心服口服歸心服口服,心中仍然對著巴帝擁有著要殺死他的憤怒。

斯萊德冷道:「你以為他是為什麼和我在對講解中說那麼多廢話。」

「為了把你撇清一切,為了讓你活命,他做得真多啊!甚至還往你身上射了無關緊要的兩槍。」

「就連我也上當,乖乖的充當他的傳音使,讓所有人,維克將軍都相信他是一個殘暴的畜生。」

斯萊德嗤了一聲:「你太天真了,直到現在還被維克將軍利用。巴帝如果看到你現在的模樣,恐怕會失望到極點。」

詹妮臉色沉了下來,再也沒有看戲嘲諷斯萊德的心思,臉色猙獰扭曲,瞪著眼睛說道:「你是想要我放你出去嗎?」

斯萊德雙目微眯,道:「巴帝不會希望……」

詹妮臉容扭曲瘋狂:「閉嘴,說得好像和我親愛的巴帝關係多好似的。當初是你的阻擋最為強烈的,是你致到巴帝癱瘓的,你忘記你憎惡的臉容是怎樣對待我和巴帝的嗎?」

斯萊德隱隱咬牙,眼眸沉冷。

「你永遠也比不上巴帝!」

詹妮手中徑直出現一隻針管,黃色帶點青綠的液體在裡面,她眯著凶厲的眼睛:「知道這是什麼嗎?」

「這是巴帝給我提供的思路,針對人類的強化製造出來的強化藥物。」

斯萊德臉色鐵青,這就是每天他都聽到的血球爆裂慘嚎的原凶,如果可以成功還好,但是顯然成功率低到從沒成功過的東西。

「你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成功,忍住痛苦變成超人類,變成怪物,又或者爆炸而死。」

詹妮笑虐,針頭一把插進了斯萊德的心臟,打了下去:「另外跟你說,我總共製造了兩支,這一隻支是你專用的,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另外一隻是我專用的,有百分之七十的幾率。」

「衷心祝願你成功啊,斯萊德。」

詹妮拔出針頭。

「屆時,我自然會去找巴帝問清楚。」

斯萊德雙目瞬間充血,痛苦的臉色猙獰起來,喉嚨深深的嚎叫著痛楚,胸口欲爆,手腳不停的掙扎出血,身體暴現青筋,如有老鼠在內走動,駭人驚悚。

第一天,斯萊德幾乎脫水而死,在注射十多人份的透明質酸後,才堪堪不至於脫水死亡。

第二天,血液從他的每個毛孔中流出,七孔流血,差點死亡,僅剩一絲的脈搏。

第三天,斯萊德恢復過來,心臟如鼓跳動,手腳掙動,輕易就掙脫手鐐腳鐐。

詹妮看見斯萊德成功了,果斷的也打了自己一針。

然而事實並不如她所猜想的變化。

她體內彷彿有一個炸彈爆炸,在她體內炸裂撐起來,身體像吹氣球一般的出現腫瘤,骨質增生,角質化,撕裂又恢復,生長又破壞,無限的循環下來。

最後,她整個人變得龐大,成了一個四米高的龐大猙獰怪物在仰天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