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56章 內幕

第56章 內幕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798

天空中雲層陰隆隆,從中不時不時閃爍著雷霆。

地下小巷。

氣氛寂靜,詭異。

一家人仍然歡聲笑語的談論著《佐羅》的劇情,還約定下一次家庭的聚會。

巴帝一直在後面走著,不是跟隨他們,也不是同走,只是各走各路。

暫時是同一條路。

直到有一個穿著邋遢的流浪漢出現,以手槍槍殺了一家人之中的父親,巴帝才知道自己遇上了怎樣的場景。

「布魯斯,跑,快跑。」

母親把孩子護在背後,神色之中仍然有著不敢置信的恐懼。

『砰』

流浪漢再度開槍。

這裡或者用慢鏡頭顯示或比較悲哀有氛圍。

母親一點點的倒下在,死不瞑目。

叫布魯斯的小孩伏在父親和母親的屍體上大聲呼叫,淚流不止。

殺了兩個人,流浪漢有些驚慌,沒有停留的越過他們的屍體奔跑。

慌張的神情奔跑越過巴帝。

兩者相差而過。

慌張與淡然的擦過。

「布魯斯·韋恩。」

巴帝目光微閃,右手大拇指摩擦著左手的手心,顯得很鎮定自若。

即使死了兩個人,也無關他的事。

他本來就是路過的。

巴帝淡定自若,腳步不停,在這個小巷之中,唯有哭泣的痛苦聲音和巴帝一步步的腳步聲。

他沒有想過要收服蝙蝠俠為己用,或者從觀感來說,巴帝討厭蝙蝠俠。

討厭這種在哥譚捉了放在阿卡姆,陸續不停的在玩一個犯罪遊戲,彰顯英雄的身份。

殺個人有多麼困難?

就會令自己墮落?

害怕自己變成小丑一樣的人物?

想太多了。

對於這個70億人的地球來說,你根本不值一提,只有你自己當自己是一回事。

他的目光瞟了一眼布魯斯的父親母親,沒有任何的感想。

「爸爸……媽媽……拜託,幫幫我。」

布魯斯瀕臨絕望,心中痛苦萬分之際,驟然看見巴帝從一旁路過,無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況下,痛苦流著淚抽咽著的情況下,下意識的就求助巴帝這個大人。

巴帝把目光從布魯斯的父母親屍體上收了回來,眼眸冷淡的掃視了他一眼。

「不幫。」

巴帝冷道,腳步便從一旁的路過,沒有停下。

既沒有避如蛇蠍般的快走,也沒有故意戲謔的看戲。

只是普通人路過此地。

你哀求我幫忙。

我不幫。

就是這麼簡單。

這種簡單簡直是令人心中冰寒到心底。

人性的冷漠莫過於此。

但同時,我為什麼要幫?

布魯斯正在經歷人生最絕望痛苦的時刻,父母親在他面前被殺,路人冷漠路過的聲音臉容,以他的年紀,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無助,痛苦。

他只能緊緊的抱著父母親的屍體大聲的哭泣,這對於一個十歲的小孩子來說,真是絕望到極點。

哭聲喊呼聲痛苦絕望,在小巷中傳出。

巴帝走到小巷盡頭,即將要轉身的時候,突然腳步停下。

他把頭轉向一個黑暗深處的窄巷之中。

超級視力開啟,赫然在黑暗中看到一個一身黑色的人影。

他一身緊身黑衣,全身密封,戴著密封眼鏡,好像修理鐘錶戴在眼睛的放大器,鏡片黑暗形如貓頭鷹,胸膛前和腰間均佩戴著尖刀匕首,雙手手套外尖銳黑深。

整個人就像是夜晚中,一隻捕獵獵食的貓頭鷹刺客,殺手。

「貓頭鷹法庭?」

巴帝疑惑的一問,這個裝束的確是有幾分像是貓頭鷹法庭的利爪。

如果是貓頭鷹法庭的話,那麼巴帝也的確了解布魯斯父母親的死因了,也難怪貓頭鷹法庭的利爪在此地。

這個被巴帝點破了身份的傢伙,驟然就心中一緊,氣息起伏劇烈起來,下意識就如貓頭鷹緊盯著獵物,有一種蓄勢待發的殺氣。

竟然被巴帝知道身份,那麼就只有殺死巴帝,讓他失蹤,才算是完成今天晚上這項任務。

他心中不是沒有想過,為什麼在黑暗中,這名白衣服的人視力也實在太好了,讓專精暗殺的自己都被發現。

但也一切都只能拋之腦後,解決掉知情人,才是應該做的。

他像只豹子下意識的蓄力,準備出擊要殺戮。

利爪!

貓頭鷹法庭!

貓頭鷹法庭是存在於哥譚市童謠中的一個神秘組織,由哥譚市中眾多歷史悠久的名門望族所組成。

這個組織,比起法爾科內那種黑道老大,還要更加的深入哥譚的每一寸。

自四百多年前,這片土地出現哥譚之後,關於貓頭鷹法庭的童謠就從沒消失過。

當心貓頭鷹法庭,時刻監視你出行。

暗處窺望哥譚市,藏於矮牆閣樓間。

居於家中他同在,卧及床間他亦存。

萬莫提及他名號,利爪將你頭尋來。

而韋恩家族的當代家主,布魯斯的父母親,在剛才,就是死在貓頭鷹法庭的手下。

顯然貓頭鷹法庭想要繼續隱蔽,但又必須殺了韋恩家族的家主。

收買了一個流浪漢不止,還派出了利爪,以確定必須要韋恩家族的家主死亡。

而利爪就是貓頭鷹法庭的武器,潛伏在陰暗的角落,一旦流浪漢沒有殺死韋恩家族的家主,他便會出馬。

計劃很成功,多出了一個路人路過,還冷漠無情的拒絕幫助,安慰這種城市的光明之面韋恩家族,這簡直就是嘲笑這座哥譚市的光明。

當然,事情一切已經完了,已成定局。

或許這名利爪應該一早就離開比較好,如果他不是下意識如獵豹發出殺氣的話,也就不會擁有著肉醬的下場。

在利爪散發出殺氣的時候。

巴帝腳步一踏,地面網狀龜裂成坑,犯罪巷的盡頭轟然響起巨大的音爆響聲。

『轟』

他白色的風衣下擺高高揚起,整個人如炮彈一樣,炸出一圈白霧音障,身體穿越了白霧音障,朝著該名利爪一拳打出。

利爪黑色的身影比炮彈還要猛烈,在巴帝一拳打到他的時候,一圈浩大的音爆就爆炸起來,把他炸飛,撞到背後十幾米的牆上,把前面撞出一個坑,一個個磚石都陷了起來。

利爪根本就沒有辦法反應過來,被一拳打塌了胸骨,一股粉碎的震蕩之力從胸前蔓延全身,全身的骨骼一點點龜裂盡碎,脊椎粉碎延伸到頭顱,無力支撐著頭顱,內臟被衝擊力爆破,腦漿都震得攪和起來。

他爛成一灘肉醬,掛在牆坑內。

『轟』的巨聲瞬間就震蕩起來,把這條小巷中震著塵土泥屑漏了下來,傳出去很遠,平地中炸響一聲雷,在哥譚中爆而響了起來,

即使是百米遠的布魯斯也覺得雙耳轟鳴,腦袋一陣,似漿糊似的,過於傷心過度,徹底昏倒在父母親的屍體面前。

巴帝臉容淡漠,輕輕拍了拍自己的拳頭。

沒有等到這名利爪攻擊自己,巴帝就一拳把他打成肉醬。

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挑釁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