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47章 喪鐘

第47章 喪鐘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314

詹妮跟隨著維克將軍的背後,出了醫療樓。

她臉色蒼白冰冷,眼睛瞪得很大,眼白內都是血絲,很可怕。

兩旁全是扶持著的傷者,又或者嚴重到沒有辦法行走,病床推著行走的傷者,每當這個時候,維克將軍就會和詹妮還有薇爾莉芙貼牆,讓他們先過。

福爾馬林消毒藥水的味道和焦黑的味道無時無刻都在進入他們的鼻尖,耳邊都是哀嚎緊急的搶救聲,人間慘劇足以形容這種狀況。

維克將軍在前行,出門醫療樓,門外還有著大批的傷者在左右兩邊。

這裡的空氣更加的渾濁,焦臭燒石油,硝煙味道,混合著馬爾福利消毒藥水的味道,難聞到讓人鼻子痒痒,有一種噁心的感覺。

維克將軍沉聲:「看看吧,這就是那個畜生做的事情。」

聽到維克將軍罵巴帝畜生,詹妮勃然大怒:「住嘴,我不准你罵我的巴帝!」

維克將軍被詹妮這麼一頂,心中一塞,才剛壓下的怒火又在湧上臉。

沒有幾個人敢這樣和自己說話的。

他冷然怒哼一聲,轉頭就冷瞪著詹妮。

豈料詹妮左手中指按進右邊鎖骨下的子彈孔傷口,血液蔓延出來,在紗布上滲出血珠。

詹妮咧著嘴笑道:「我不允許你罵巴帝,人類死絕了,都不及他重要。」

每次聽到巴帝的名字,詹妮都心如刀割,沒有辦法形容的痛楚黯在深處,唯有刺激著**的痛楚,才能令她意識清醒。

但是當用手指按入被巴帝打出的傷口,滲出血珠時,又令她回憶起巴帝對著她的槍口。

她永遠徘徊在心如刀割,**痛楚,回憶痛苦的深淵之中。

不論生理,心理,都是絕望。

維克將軍看著她瘋狂的模樣,怒氣驟然一停。

她…瘋了。

和這樣的人計較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不管是瘋了,還是正常,只有能夠為自己創造價值就足夠了。

「這裡的士兵,就算全死,又有什麼所謂。」詹妮咧著嘴,吸允了一下中指的血液,血液塗上她白皙的牙齒和蒼白的嘴唇,顯得妖冶瘋狂。

維克將軍心中升起一些寒意,沉著臉轉過去,繼續行走。

這個瘋狂的女人。

「去地下研究所,帶上你所有的研究資料,我們離開這裡。」維克將軍說道。

這裡曝光太多了,已經不適合研究了。

即使適合,這裡在未來也有可能不是他所掌控,因此在這裡研究絕不是一個好地方。

詹妮隨著維克將軍行走,一路上看見眾多的傷者,時不時的歪著頭,冰冷的臉容呈現出笑容,又時不時的用左手中指按著右邊鎖骨下的傷口,眼睛血絲瞪得很大。

地下研究所除了負二層外,其他層沒有生還者,詹妮是例外。

一路來到地下研究所負四層的時候。

地下研究室的血腥味道更加濃厚,硝煙和血腥久久不散,令人作嘔。

維克將軍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有士兵抬著擔架,把斯萊德的屍體抬經過他們。

維克將軍頗為惋惜的為自己失去一條忠心的狗,斯萊德跟隨過他不少時間,能力也有足夠的強大;可惜,還是愚蠢的死了,沒有能夠盡忠職責的守護好地下研究所,讓巴帝逃了出來。

這讓維克將軍惋惜之餘又感覺到憤怒,真是廢物!

「等一下。」

詹妮伸出右手,攔截了擔架的士兵。

她瞪著滿是血絲的眼睛,定睛看著斯萊德。

斯萊德胸前下塌了進去,右眼已經沒有插著軍刀,眼珠掉了出來,出血倒是不多,但是空洞的眼讓人看起來更加恐怖。

維克將軍皺眉:「怎麼?他已經沒有心跳三十分鐘了。」

詹妮把手指按在斯萊德的大動脈處,一會兒才瞪著血絲的眼睛道:「即使是呼吸停止,沒有心跳,也不能證明一個人完全死亡了。」

詹妮嘴巴咧出笑容,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道:「把他交給我,我會將他改造成為人間兇器。」

「他還沒有死?」維克將軍驚訝道。

詹妮站了起來,臉色又恢復冰冷:「不知道,感覺他還有腦電波,看意志力吧。走吧,去拿資料。」

詹妮這性情變化太快,怎麼說走就走,沒死就救一下啊。

維克將軍頓了一下,道:「沒死就先救他!」

斯萊德畢竟是他的大將心腹,無論能力忠心都很出眾,沒死當然是先救他。

然而詹妮根本就不聽他的命令,冰冷道:「沒死就多撐一會,死了就扔了。」

這簡直是像街邊買個包子般隨便,不好吃,扔了。

維克將軍語氣一塞,心裡有團火要爆炸似的,是真的想抽槍爆了詹妮的頭,但是考慮到需要詹妮來製造強化士兵,並且詹妮又已經黑化,看那模樣,已經瘋了,根本不怕死的樣子,他又壓下了自己心中的火焰。

反正斯萊德也是死屍狀態,詹妮的重要性高一點。

維克將軍又按著自己的怒氣,轉身就朝著裡面實驗室走去。

來到詹妮的實驗室,那隻長滿腫瘤的小白鼠已經死亡了。

檢測所有的資料完畢後。

「他清除了所有關於他基因的資料,破壞了血液樣本。」詹妮笑得異常開心:「你果然是對生物基因學有著異常的造詣,現在想來,是你一直在誤導我。」

詹妮笑著笑著,血絲的眼睛很乾,流出了血淚。

維克將軍沉著臉,顯然很不悅。

詹妮留著血淚,瞪著眼睛,把維克將軍看得心中瘮得寒,然後她用手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