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46章 扭曲

第46章 扭曲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881

軍事基地。

維克將軍邁著沉重的腳步,經過破殘的吉普車,焦黑的大坑,焦臭的燒油味道和沉悶熱的熱氣烘熱著他的皮膚,讓他陰霾的臉上滾燙燙。

為數不少的士兵在用擔架抬著一具具焦黑,或者殘破的身體。

仍然有生命在痛吟。

這裡完全是一副戰後災難現場。

但同時,維克將軍也知道,自己的將軍路走到了盡頭。

兩名來自500里外的軍事基地的士兵提著擔架路過。

維克將軍陰霾著臉的站停腳步,他背後是金髮碧眼,相貌酷似瓷娃娃般,臉無表情的薇爾莉芙上校。

維克將軍臉色更加的難看了,擔架上,卡格爾准將的身軀斷了兩截,見到腰脊森森白骨,面目扭曲猙獰,死不瞑目。

擔架遠去。

維克將軍收回目光,目光中除了沉重的陰霾外,還有一絲的憤怒。

是憤怒巴帝脫離自己的掌控,是憤怒下屬的無能。

是憤怒外星人不知好歹,讓初有收穫的自己功虧一簣。

至於士兵的死,沒什麼好憤怒,為國犧牲是應該的。

有通訊士兵趕上維克將軍的腳步,敬了一個禮,便報告:「將軍,有巴帝的行蹤。」

維克將軍陰霾的臉色凶凜,眼眸憤怒冷光畢現。

士兵繼續報告:「巴帝駕駛阿帕奇直升機和鷹式戰鬥機在斯內克河附近戰鬥,打落了鷹式戰鬥機。」

「士兵趕過去的時候,只搜尋到直升機和戰鬥機的殘骸。」

「初步懷疑巴帝往斯內克河上游逃去,我們正在搜尋。」

維克將軍沉著憤怒的命令:「全力搜尋。」

士兵應答一句,便離開。

維克將軍舉頭環視這個軍事基地,焦黑破壁的建築,垂死哀嚎的士兵,內心越發的沉怒。

這個基地已經完蛋了,自己的將軍道路,很可能會保不住了。

死了差不多8000個士兵,要是死在和蘇聯冷戰當中沒人有意見,但是死在自己刻意隱瞞下來的外星人手上,這太過於麻煩了。

維克將軍只能利用研究人體戰士出現差錯來推辭責任,怎麼也不能說出巴帝是外星人。

只有這樣,才會讓大家覺得有價值,他才能夠繼續做將軍。

當然,免不了要給出點實際的技術。

維克將軍目光一亮。

在這個廢墟中,唯有一棟算得上建築完整的醫療樓入他的眼,他行走過去。

濃重的福爾馬林,來蘇水,消毒藥水的味道傳來過來,讓他的鼻尖一陣適應不過來,痒痒難受。

醫療樓進出皆是受傷的士兵,又或者重傷垂死被抬了進去。

但這顯然不夠,傷者太多了,輕傷一點的均在門的兩側以布鋪地簡便治療,又有其他基地的士兵過來幫忙,帶了大批藥物醫生,這才可以把傷者救治妥當。

現場一片的忙碌和痛哀之聲,讓人恍如到了當初戰後傷兵治療營地。

維克將軍看著都赫然臉上變色,變得更加的陰沉了。

薇爾莉芙依舊臉無表情的隨著他走進醫療樓。

醫療樓不過三層的小型建築。

在第三層,詹妮雙目無神的瞪著眼睛,眼白是條條血絲蔓延上她的瞳孔,乾枯燥痛,尤為恐怖。她已哭到沒有淚流出,絕望心死。

但她的手,仍然緊緊的攥著紅色的小盒子,指骨發白,青筋從雪白的肌膚透底凸出,攥得很緊,很緊。即使做手術,取出那痛徹心扉的子彈。

也未曾打開過這個紅盒子。

不知道這個盒子是裝著戒指,還是巴帝的心,還是她的期望,還是絕望?

維克將軍來到此地,看著詹妮的樣子,心中怒火都要爆炸,恨不得活生生掐死詹妮。

巴帝能夠逃出這個基地,詹妮可謂居功至偉。

倘若不是詹妮這個蠢女人愛上巴帝,遭受到巴帝的利用,帶他上去負一層曬太陽,巴帝怎能逃跑?

這一切,詹妮要承擔百分之九十的責任。

至於其他的,維克將軍怎麼也沒有猜到,巴帝隱忍一年三個月,摸熟了他們所有的性格,心理,行為,習慣,才能夠得到自由。

並不是單單因為詹妮的愛,就能夠做到這一切的。

也是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缺點,限制,才能夠被巴帝利用。

不過維克將軍不管這些,他是上位者,有理由責備一切下位者,說你錯,就是你錯。

維克將軍心中駭然升起衝天的怒火,手指都動了幾下,想要衝腰部拿下槍,直接把詹妮射死。

但他已經遭受不起這種損失了,詹妮的生物知識實在太重要,重要到他可以忍下這一口怒氣,硬生生的壓下自己的怒氣。

巴帝也是看出維克將軍的這一點,才沒有帶走詹妮,因為帶走詹妮,在空中戰鬥,十死無生的。

詹妮對維克將軍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科研人士,某程度上來說,是比斯萊德,博里院長更重要,所以維克將軍可以壓下這種怒火,不能夠再次失去有價值的東西了。

相比起詹妮曾經創造的價值以及未來要創造的價值,他的怒火不值一提,維克將軍深深的壓下自己的怒火。

他出現在詹妮面前,臉色冷冽,聲音有著從喉嚨深壓的憤怒駭聲:「巴帝欺騙了你,欺騙了所有人。」

聽到巴帝的名字,詹妮滿布血絲的瞳孔才有一絲神色,緊抿的嘴唇痛不欲生,發白的指骨攥著紅盒子已經緊無可緊了。

「他一直在利用你。」維克將軍的聲音陰沉得可怕。

詹妮眼眸中更加的痛苦,眼白內的血絲猙獰得要爆出來似的。

「利用你對他的愛。」

詹妮雙手發抖,咬牙猙獰。

「利用你的愛,來逃出這裡。」

詹妮整個身體都壓抑不住的顫抖。

「你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件物品。」

「利用完便可以拋棄。」

維克將軍的話語捅到了詹妮最深處的痛楚,回憶起巴帝冷漠無情的的槍口對著自己,向自己開槍,詹妮身體就忍不住的顫抖。

「你閉嘴!!」

詹妮倏然從床上彈了起來,怒目猙獰,尖聲大吼後咬著牙齒,痛苦絕倫。

維克將軍冷冷的視線深寒的瞪著她:「難道不是嗎?」

「他搗毀我的一切,毀滅你的愛。」

「你還想和他一起嗎?」

詹妮一愣,瞪著血絲的眼睛看著維克將軍。

想,怎麼能夠不想,她最愛巴帝了。

維克將軍的話語像是一滴墨水落入到清水中,瞬間便污染,扭曲了詹妮的愛意。

「我們會捉到他的,只是需要你的幫助。」

「他是你最愛的生物標本,又怎麼能讓他逃跑。」

「他只能在籠子里,你不想要他嗎?」

她的眼睛越加的瞪大,臉容慢慢扭曲瘋狂,她用手指插入到鎖骨下的子彈傷口,深入到肉,血液從傷口中流出,染紅了包紮的紗布,劇痛令到她大腦前所未有的刺激清醒和扭曲。

「巴帝……」她臉容瘋狂,眼神冰冷,血從傷口留下,不甘怨鳴。

維克將軍冷著的臉容看著詹妮,沉眯了一下眼睛。

「起來吧,你需要看一下,他是怎樣無情的外星畜牲。」

詹妮瘋狂的臉赫然憤怒,眼神冰冷的深冷喝道:「住嘴。」

說完,她便光著腳放下到冰冷的地面,隨著維克將軍的背後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