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42章 選擇

第42章 選擇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438

地面軍事基地,硝煙已起,沒有戰爭。

灼熱的太陽,地面扭曲的空氣,縷縷升起的黑煙,破殘的車輛載具,黑焦斷肢散落,不停的哀嚎痛苦聲音彼此連綿升伏。

在最後一發落在這裡的導彈,300噸當量的導彈落下後,哀嚎聲在這裡成為最大的聲音。

軍事基地已成廢墟,焦臭的黑煙味道,是這裡末日的風景。

白色實驗樓,地下研究所的出口,這裡有一個大坑,70噸當量的導彈炸在這附近,白色實驗樓被炸得粉身碎骨,地面亦出現焦黑大坑,坑內有著坑塌下去,碎石亂凌堵住的出口。

碎石微微轟動,震動,在第三聲之後。

『砰』的一聲。

碎石炸起,泥土飛濺,一個高大的黑影跳躍而出,離地面十幾米高,太陽照在他的背影,把他偉岸的身影照得高大而修長。

巴帝重重的落在焦黑的地面,鞋子陷入地面幾分,膝蓋微微彎曲卸去衝擊力,然後脊椎擎天般直挺,漠視的眼神掃過這片末日的場景,哀嚎痛苦聲起伏的廢墟,他像是一個來到廢墟的路過者,毫不關己的冷眸掠過。

太陽光又一次照耀在他的身上。

巴帝身上那已經蘇醒的氪星基因,像一個空壺子揭開蓋,倒下數之不盡的太陽水。

他微微昂頭,面向太陽,渾身暖洋洋宛如在泡溫泉一般,又像是極度飢餓的情況下,吃著軟軟可以填充飽肚的食物,一點點的讓自己的身體更加強壯有力。

自己彷彿可以感覺到,每一樓太陽射線,進入到肌膚,毛孔,最深層的細胞裡面,渾圓的吸允著太陽光,細胞質強化著自己的身體,每一縷都給他帶來舒適又強大的變化。

巴帝雙眼微微眯了一下,面對陽光的直視,雙眼略有麻麻刺痛。他可以料知,只要在太陽底下曬一段時間,他將可以輕而易舉的獲得顯微視力,透視視力,身體存儲差不多的能量,最後可以激發熱視線;這不會很困難,需要累積。

巴帝的臉上又開始有淡淡的光暈,在熾熱的陽光廢墟,硝煙斷肢,空氣微微扭曲的模糊下,彷彿生出了神聖的感覺。

他微微淡然一笑,似神仿聖,不像人間所有,穿著的軍裝威挺擎立,又把他拉回人間。

駐足享受太陽不過兩秒時間,周圍的哀嚎聲就把他拉醒這種舒服的精神感覺。

他開始邁步走去停機坪,無視路邊所有的哀嚎,慘叫。

「幫幫我,我被車碾碎了腿…」

「我的手斷了,救救我。」

「救…救命…」

「不…別走,回來,我以長官身份命令你回來!回來背我逃跑!」

能夠在這裡呼叫的士兵,都是殘廢之軀,斷手斷腳,被車砸到起不來,被亂石堆埋,痛苦嚎叫。

擁有行動能力的,早就已經駕駛著車輛,又或者用雙腿拚命的逃離這個軍事基地。

一兩分鐘時間,足夠讓想要生存的士兵,拼了狗命,吐著舌頭的狂奔逃離這裡。

但死在這裡的,也有超過7000名以上的士兵。

忽然。

在巴帝前進的路上,一隻血腥臟黑瘦骨,硬到骨子裡,硬到指骨發白,好像有滔天的怨氣,憤怒令到這隻手從翻到的車內伸了出來,捉住巴帝的靴子。

他不是想捉住靴子面,而是沒有能力抬更高,捉住巴帝的腳腕了。

這隻手捉住巴帝的靴面,手指骨很用力,手背青筋就算是在血液黑臟黑的泥土掩蓋下,也清晰的凸。

然而巴帝看都沒有看一眼,依然朝著自己的方向走過,用力的手指一絲都阻擋不了巴帝前進的腳步,被他帶著踢開。

手落在焦黑地面,憤怒的五指深深插入地面握成拳頭。

卡格爾准將從泥土中抬起頭,粘稠的血液粘著的泥沙焦黑了他的臉,他的眼眸憤怒欲爆,血絲從眼白凸顯,面目憤怒,猙獰扭曲。

「你!!」

「是你…!!!」

卡格爾准將咬牙切齒,迴光返照的臉上滿是猙獰血液和黑泥,一輛吉普車砸斷了他的下半身,血液流淌,白骨隱見。

卡格爾准將在七十噸當量的導彈降落到白色實驗樓,把實驗樓炸開了花,產生混亂和大坑,碎石堵住地下研究所出口後,來到這裡。

他憤恨著,怒氣逼紅了臉的來這裡駕著重型轉管機槍,瞄準著出口,準備在第一時間看見巴帝射擊。

但是很可惜,有時候天不遂人意。

人工智慧赫拉一發車載對地導彈意外的炸在他的車輛旁邊,直接把他的駕駛著的車輛打翻,車輛直接承受了導彈爆炸,車輛和他炸得飛起,他落在地面,車身緊著砸在他的下半身上,把他的半邊身體砸爛,白森森的脊椎骨都露了出來。

他其實想得沒錯,在七十噸當量的導彈把白色實驗樓炸了之後,車載導彈又發射了差不多後,才來到此地準備埋伏巴帝。

因為他看得出,導彈是被控制的,從導彈的飛行程序被改寫轉彎開始,導彈井的導彈不會再次降落到白色實驗樓,因為巴帝要從這裡出來,炸一枚已經足夠了,沒有必要繼續炸這裡。

所以他來到此埋伏,但是很可惜,赫拉需要為他的主人清場兩波,他在第一波後來到此地,迎上第二波車載導彈。

或者應該怪,導彈太充足,太多了。

一發車載對地導彈射翻他的車輛,把他壓得垂死。

當巴帝從地下研究所出來的時候,他已經陷入垂死的狀態,見到巴帝驟然跳了出來,才迴光返照一下,然而巴帝根本不知道這個是誰,只當他是想要獲救喊命的士兵,踢開他的手,無視路過。

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卡格爾准將猶如巴帝前行路上的小石頭,隨手就被一腳踢開,不管他懷著如何巨大的憤怒不甘,都阻擋不了巴帝的腳步。

巴帝甚至不知道他是誰,他猙獰著臉孔,用最後一口氣確定這就是導致軍事基地毀滅的人,模糊的視線逐漸的開始黑暗,溫度灼熱的空氣在他面前扭曲,黑煙在龍蛇起舞,巴帝的背影在他面前逐漸遠去。

他即使有再大的不甘,再大的憤怒,也於事無補。

最終,他猙獰扭曲的面孔定型,雙目瞪得很凸,死去。

而此刻。

巴帝腳步暫停。

他的左邊是停機坪。

他的右邊是醫療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