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35章 巴帝說的話一定是真的,

第35章 巴帝說的話一定是真的,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494

博里院長關了辦公室門,深深的從喉嚨緩緩駭出一口壓抑著,害怕的氣。

他是害怕死。

人是很脆弱的,死了就什麼都沒有。

他現在活著,是什麼都有,名譽,金錢,別人一談起自己,就會露出崇拜的神情,說起自己獲得的諾貝爾生物獎,各種對生物學科的貢獻,仰慕,崇拜的表情,讓人暈暈若醉。

雖然大部分是詹妮的研究,但是享受榮譽的是他啊!這就足夠了。

辦公室門的關著,像是關了一個世界,隔絕死亡。

當然這是錯覺。

博里院長老頭瘦小的臉很緊,牙咬得很密,瞳孔潰散又聚焦,陷入思想的掙扎當中。

直到開始走,鼻尖嗅入濃厚的血腥味道,看到前方的額頭被子彈穿洞,倒在地下,眼神有著驚恐的中年婦女溫蒂。

她是死在離辦公室最近的人。

博里院長老頭儘管當時抱頭躲在辦公桌地下,也仍然可以聽得到外面溫蒂絕望的嘶叫。

「不…你不能殺我,我和詹妮是好友,詹妮還叫我參加她的婚禮…不……」

「你第一次看見我說話的表情,就註定死亡。」

巴帝說這句話的時候,博里院長在辦公桌下聽得很清楚。

巴帝第一次說話的時候,是和詹妮搭話,中年婦女溫蒂露出的表情以及心理狀態,是沒有把巴帝作為一個智慧生命,只是作為一個生物樣本,類似青蛙來研究。

巴帝一直有把周圍的人的表情收囊其中,深刻記憶在腦袋裡,又怎麼會放過任何一個人。

博里院長渾身毛孔激靈,看見溫蒂,不由想起巴帝一臉漠然,毫不在乎的開槍射向溫蒂。

他的皮鞋地踩過地面流淌的血液,越加行走,鼻尖越發濃郁的血腥味道,就越看到路上一直以來的同事死亡在地下,流淌的血液染紅了地面,這副殘忍的景象,讓博里院長不由心驚膽破。

他解剖過人體,以往對屍體並沒有反應。

現在看到熟悉的人一個個的趴在地下,額頭的子彈洞流出的紅白液體,驚恐的眼神,都彷彿讓他看到了自己的下場,讓他心跳窒息。

走出辦公室,沿途一直有屍體,這個白色冰冷鋼鐵的地下研究所,就好像只剩下博里院長老頭一般。

深曠,冰冷,像是停屍間般陰冷。

踏踏的鞋聲迴響在這個寂靜的研究所,有一種莫名詭異的陰寒心顫氛圍。

宛如電影中恐怖片中,荒蕪一人的走道。

走在甬道,有一種詭異的氣氛讓博里院長情不自禁的加快腳步,臉色緊張冒汗的驚悚感。

經過兩個岔道,他來到白房。

並沒有進去,而是在另一角,一條手臂粗的金屬管道後面,用手指插進入,把手指都摩擦紅,掉了皮都沒感覺,拚命的頂出了密匙。

密匙收藏得並不嚴密,但又是你不知道的情況下,根本就不會想過,在走道路過的固定管道背後會藏著密匙。

博里院長老頭髮紅的手指緊緊的握著密匙。

他忽然臉上的汗增多,眼神飄拂不定。

博里院長不確定交了密匙能不能活下來,巴帝值不值得相信。

他緊張到嘴唇顫抖,眼眸飄拂不定,仍然沒有決定主意,下意識的就往回走。

當走到一條岔道的時候,博里院長眼眸就更加的飄拂了。

巴帝帶給他的死亡恐懼,讓他下意識的想要逃離,回去是死,那麼從另一邊,跑上樓梯,能不能得救?

他不知道。

但是他好害怕,想要逃離巴帝。

遵從身體的本能,他沒有選擇回去辦公室的通道,而是另一條通往樓梯的道路。

……………

辦公室內。

閉目凝神的巴帝突然張開眼睛,他從超級聽力中聽到博里院長去到白房,然後往回走,選擇了去往樓梯的通道。

巴帝站了起來,從辦公桌面拿起手槍,拉一下上膛。

轉身就要拉開辦公室的門。

嗯?

巴帝忽然停下,又在把手槍放回辦公桌面,坐回椅子。

…………

博里院長本能的恐懼,驅使著他想要逃離巴帝,哪怕逃離那麼遠那麼一點點,就足以讓人心安。

恐懼佔據了他的大腦,現在的他,只剩下慌張的想要逃跑,根本已經沒有理性的思考。

直到他看見倒在一邊牆腳的斯萊德屍體。

博里院長身體止不住的嚇得顫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沒有多麼的遠離辦公室。

地下研究所基地本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想要逃離是真的挺近的路線,一直延伸樓梯上幾層,就到負一層了,挺近的。

但是他看著斯萊德的死狀,嚇得回過神來,這才冷汗淋漓的扇了自己兩巴掌。

『啪啪…』

「自己這是找死嗎?」

博里院長大力的扇了自己巴掌,為自己的愚蠢憤怒不已。

自己在能跑,一個老頭,能跑得過巴帝嗎?

巴帝在辦公室,不見自己回來,追上來,那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條,誰也救不了自己。

博里院長這個扇了自己兩巴掌,腦袋就靈活了起來;他發現,他只能夠乞求巴帝賜予他活命,乞求巴帝是真的對詹妮有感情,把詹妮託付給自己。

說到底,詹妮不是也沒有死嗎?

而自己,也並沒有在以往多麼的『為難』巴帝,有詹妮存活這麼一個例子,自己也說不準不會死。

巴帝不也是說了嗎?不會殺自己。

博里院長這麼一想,發現自己還真是有很大的可能,自己不會死。

自己要是拿著巴帝的密匙逃跑了,那可能才是真正的作死。

再不然自己也可以告訴巴帝,那管基因血清在哪裡,為自己增加多點的生存幾率。

博里院長思過後,瞟了一眼斯萊德的『屍體』,便又往回走,往辦公室去了。

這一次,他充滿信心,他不會像斯萊德一樣的下場。

自己並沒有為難過巴帝,沒有阻止過巴帝曬太陽,還撮合了巴帝和詹妮。

詹妮都被巴帝刻意留下性命,而自己身為類似詹妮父親的角色,又被他親口託付照顧詹妮,怎麼可能會死?

博里院長思前過後,發現自己真是彷彿巴帝生命中的『貴人』,無論是曬太陽和撮合兩人,都有著自己幫助他的影子在。

巴帝說的話一定是真的,自己不會死亡。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