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34章 博里院長

第34章 博里院長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831

博里院長老頭身體一顫,在也無法躲在辦公桌底下了。

「是…是你啊,巴帝。」他瘦小的臉型煞煞的露出勉強的笑容,從辦公桌下顫顫巍巍的出來,胸前還掛著M4卡賓槍。

看見巴帝淡漠的看著他,博里院長頓時感覺胸前的M4卡賓槍異常的燙手,連忙拿起槍帶越過頭,放在桌面上解釋:「這是為了……為了…」博里院長老頭說了幾個為了,為了,終是沒有膽量在巴帝面前說是為了防備他才掛在身上的。

他知道槍械對巴帝沒有作用,從負一層,殺到來負四層,起碼死亡超過五百具屍體,這種殺性,讓博里院長老頭膽寒。

他自己自認只不過是一個科研人員,是科學家,怎麼敢和這種殺星抗衡。

巴帝看人很准。

博里院長虛榮,貪婪,怕死,並且有相當的無情,在很久之前就一直利用詹妮來掏出他的腦袋知識。

在一直和詹妮相處以來,巴帝還得知道,博里院長有幾項重要的研究成果,發表在世界上的聞名的研究,還是從詹妮手上拿過去的。

也幸好他收到一個好學生,一個撲在研究上,根本就不想理任何雜事,虛名,榮譽,只想要研究的學生。

他為詹妮提供了一個完美無缺的研究環境,詹妮也不介意這種研究成果會掛在誰的名字上。

能夠讓她探索生命的奧秘,就是最大的樂趣,其餘的不足一提。

不然恐怕博里院長根本沒有現在的風光。

對於詹妮來說,博里院長宛如她的管家父親一樣,為她處理各種亂七八糟的雜事,可以讓她專心研究。

想到此處,巴帝冷漠的目光不由微微溫和,腦海中閃起詹妮坐在自己大腿上,和自己談論她的過去。

「博里院長,你是詹妮的老師,我不會殺你。」巴帝淡淡的道。

正在心中忐忑緊張飈冷汗的博里院長瞪大眼睛,愣了一下,顯然是不敢置信這種驚喜會落在自己的身上。

地下研究所除了負二層以外,其餘層死的死,殘廢的殘廢。

負一層除了一些啕嚎大哭,推自己戰友出來死亡的那三十一個殘廢,和詹妮,其餘全死。

負三層死絕。

負四層,博里院長不知道,實在是嚇壞了他。但他仍然了解,巴帝能夠走到這裡,是需要斯萊德的掌紋開門的,恐怕斯萊德也凶多吉少。

巴帝一路殺來,宛如殺神,都已經嚇得博里院長心驚膽破,沒有任何僥倖,只希望最後一搏,希望能夠從巴帝的手下活命。

現在突然就被巴帝說不殺他,心中不由僥倖起來,感謝天,感謝地,感謝詹妮。

「你說……真的?」

這個時候,博里院長平時利落的嘴皮子結巴了,這比他得了諾貝爾獎還要高興。

畢竟諾貝爾獎能給他名譽,但巴帝,主宰他的生死。

巴帝頷首,開口說道:「你是詹妮的老師,她其實待你如父親。以後,你替我好好照顧她;她想要研究,就研究,想找我復仇,就找我。只是,活著就好。」

博里院長愕然,他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性命,是詹妮付出感情換回來的。

突然。

他身形一個激靈。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詹妮會被巴帝持槍,親手射擊而不死亡,只是蜷縮在地流淚。

那是為了斷絕他和詹妮的關係,避免詹妮在之後受到的懷疑。

甚至那三十一個殘廢的士兵,都是巴帝為了詹妮得救,而硬生生打殘廢的。

而他自己的這條性命,也因為對詹妮有那麼點作用,所以才不會被巴帝殺了。

博里院長老頭心底有些慶幸,慶幸巴帝對詹妮有著感情,也同樣慶幸自己並沒有那麼嚴苛的對待巴帝。

即便如此,巴帝於情於理都沒有破綻,博里院長仍舊內心慶幸之餘又有著深深的擔憂。

萬一只是巴帝說謊呢?萬一他只是像斯萊德所說的,來到負四層拿能夠幫助他的東西呢?拿到之後,自己還能活命嗎?

他內心在一邊願意相信,又深深的糾結懷疑。

「同時,我也是來拿回我的東西,博里院長,你應該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的。」

巴帝的聲調緩慢不急,在像把詹妮託付給博里院長後,他便道出他真正的目的。

博里院長心中一跳,道:「是那個『密匙』嗎?」

巴帝輕緩頷首,道:「那個『密匙』很重要,或許我死也出不去這個地下基地,但是必須要和它死在一樣,麻煩博里院長交回我的手中。」

這個密匙是必須要拿回的,裡面有著巴帝在氪星處心積慮弄的人工智慧,可以幫助到他真正的征服地球,也可以幫助他未來調整基因。

在未來一系列的計劃,包括對付喬·艾爾家族,未來的超人克拉克,以及提取他身體裡面的生命法典,完善自身,都是重中之重。

沒有這個人工智慧,一系列關於巴帝自身基因的補全,就很難實現。

更何況不過差不多二三十年的時間,地球就會迎來超級英雄活躍的大時代,神人鬼魔盡出,任何的反派都註定艱辛難存。

尤其是巴帝,他註定是要走一條被全世界英雄對抗的超級大反派的道路。

與全世界為敵,他已經意料中事了。

因此,無論如此,密匙是必須要回到來自己的手上才行。

博里院長臉色有幾分猶豫,遲疑。他好虛名,貪生怕死,但是正是因為貪生怕死,所以才知道,這個密匙才是自己能不能夠存活的關鍵。

巴帝的說話他分辨不出真假,即使是詹妮真的沒有死,博里院長眼看到這一切,也沒有辦法分析得出巴帝想要做什麼。巴帝這樣一路殺下來,早就已經把博里院長的心緒都殺亂了。

他眼眸微微看向巴帝,巴帝仍舊臉色淡漠,眼眸那淡淡的注視,好像在等他答覆,又是肯定,不置疑的樣子。

博里院長心裡一寒,要是自己沒有交出密匙,那會不會是一個『死』的結果!

看著巴帝淡漠的模樣,博里院長實在不想猜測,也不想死。

他願意相信巴帝的說話。

但仍心有戚戚:「我去拿給你。」

博里院長說完,便從辦公桌一側跨出。

巴帝不復淡漠,臉上微微一笑,也站了起來,後膝蓋把椅子都推後了一點。

椅子推動的聲音嚇了一下博里院長。

博里院長身形微微抖,還以為巴帝起來要做些什麼,看著巴帝好像只想跟著自己去拿密匙,心中微微一緩,但還是緊緊的,他手在白大褂兩側的口袋,緊緊的握了握拳,忍不住道:「你在這裡坐一會,我去拿給你吧。」

這句說話說出,他都把心提到嗓子處了。

博里院長按捺住想要從巴帝身邊跳開的驚嚇心跳,身體僵緊僵緊的,不由陰陰暗想:如果他是真的不殺我,我就把密匙找回來給他,若果我死了,密匙別想得到。

地下研究室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一個比尾指還小點的柱體,要藏起來,你還真沒有那麼容易找得到。

掘地三尺也需要時間。

尤其在巴帝沒有透視的情況下,就更難以找到。

「好啊。」巴帝微微一笑,又把椅子拉了拉,坐下。

博里院長微微鬆了鬆口氣,口袋中的拳頭鬆開,拉開辦公室門的時候,才發現手心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