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33章 軍人斯萊德死去

第33章 軍人斯萊德死去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540

場面有些詭異。

斯萊德憋紅了臉,脖子上青筋如扎龍爬起,手指骨用力使得發白,用盡全部的力量也沒有辦法揮動一絲一毫的刀刃。

巴帝咬著刀刃,像咬個波板糖不忍心咬碎,眼眸冷冷的看著斯萊德。

從一進入這所地下研究基地,斯萊德帶給他的麻煩可謂是讓他步步艱辛,差點就沒有辦法曬到太陽。

下意識的直覺,讓自己癱瘓才能出白房,處處的防備。

斯萊德面對任何一個人類,都可以說不會輸。

不過最後,仍然是巴帝棋高一著,利用他也存在的缺點。

斯萊德的缺點便是,他只是維克將軍的一條狗,需要按照維克將軍的心意行動。

忽然。

斯萊德憋紅了臉的力度衰減,一把迷彩色的挺進者軍刀在他手上出現,朝著巴帝的胸口直刺。

巴帝眼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用手一拍。

這把斯萊德再度用盡全力,詭計,可以營造出來,避過巴帝視線的挺進者軍刀,就被巴帝拍掉到地下。

斯萊德手腕向下,『咔擦』奇異的曲折了起來。

已被巴帝拍斷手腕。

巴帝冷漠的接著在他胸口推了一掌。

『噗……』

斯萊德頓時胸骨塌了下去,內臟碎裂,吐出一大口的鮮血。

他整個人如被火車迎面撞上,直接一路吐血形成血霧,一路向後飛撞上鋼鐵牆上,最後滑下地,攤坐在地面,臉色痛苦,眼角充血的死瞪著巴帝。

「嗯?」

巴帝咬著的武士刀唾扔一邊,看著斯萊德略感稀奇,斯萊德受了他一掌,竟然只是重傷,沒有死亡,這真是令人驚訝。

巴帝現在的力氣,光是用一半的力,不用什麼技巧,都沒有人受得了。

在剛才,他已經用了接近7成的力量,斯萊德竟然沒有馬上死亡,可算是人類**中最為強大的,能夠鍛煉到這種程度,在人類層面來說,已經非常變態的了。

當然在未來,也有一個穿著蝙蝠裝扮的傢伙,把人類極限的**鍛煉到極限中的極限。

「如果不是場面不適合,我真想把你收做為手下,你無疑是很出色的一個人。」

巴帝略微感嘆的說道,斯萊德的確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手下,如果有這種手下,想必在未來,可以幫他征服星球處理不少事情。

但是現在很可惜,這樣一個人才要死在自己手上了。

斯萊德咬牙承受著來自內臟碎裂,胸骨塌下去的痛楚,眼角膜出現了血紅色,瞪著眼睛,很是猙獰。

「究竟……負四層有什麼能夠幫助你離開這裡的!」

斯萊德牙齒滿是血液,嘶啞著喉嚨說道,現在他每說一句說話,都感覺到胸腔巨大的痛楚,難受得要死。

巴帝微微凜然,心中讚歎,斯萊德果然是很出色的人。

知道自己確實不是單純的想要血洗地下研究所,而是在負四層,有東西能夠幫助自己突破地面大軍的封鎖。

巴帝做事滴水不夠,即使是要面對一個死人,也沒有想過要把自己的真實行為告知。

「沒有,我只是想要殺戮你們。」巴帝淡說道:「所以,你該上路了。」

說完,巴帝從後腰間拔出迷彩軍刀。

斯萊德充滿血色的雙眼瞪著巴帝,並不相信他說的話,忽然間下意識憑藉著直覺歪頭。

只見一道綠色的刀光划過空間。

斯萊德歪頭仍然沒有辦法避過這道刀光,迷彩軍刀直插入他的右眼當中,讓他痛苦咬牙嘶吼起來。

眼球中並沒有痛楚神經連接。

斯萊德的痛楚是心理,加上歪頭牽動了胸前以及內臟碎裂的內傷,讓他痛苦不堪。

巴帝微微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斯萊德的求生意志是如此的強烈,下意識就避開了這一下飛刀。

「如果你不是別人的一條狗,有規矩限制你的話,恐怕連我也要對你警惕三分。」

巴帝漫步走到斯萊德的跟前,捉著斯萊德的手,就這樣拖著他前行。

負四層還有著兩個區域,需要他的掌紋開門。

斯萊德被巴帝拖著,胸腔肋骨都錯位,直接插進入內臟,他的意志也足夠的堅強,死死的咬著牙,哼都不哼一聲。

「你逃不出去的,你將會被埋葬在這個地下基地,被…解剖,被利用,你的身體,每一寸都會被研究…咳…」

斯萊德吐出一大口鮮血,不甘的咬著牙齒,痛楚一**的襲擊他的腦袋,失血過多讓他開始昏昏沉沉,只來得口上威脅說兩句。

「哼嗯!」

巴帝哼兩下,表示贊同的點頭。

畢竟將死之人,就沒有必要說那麼多口水了。

在把斯萊德的血色手掌印在門戶,開了兩個區域的門後,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斯萊德被巴帝隨手拎起砸在牆上。

『砰噗…』

斯萊德的軀體砸在冰冷的鋼鐵牆上,濺射出大堆的血液,本來就已經昏昏沉沉的他,直接就毫無意識,頭顱垂下在地下。

身上被鮮血染紅的軍裝血腥而殘忍。

至此,斯萊德作為一個軍人,走到了他的最終旅途,譜出一曲壯烈悲歌。

巴帝微微駐足,超級聽力聽到他的心臟聲音逐漸的微弱。

最終咚…咚…咚………咚…………——————————————————

心跳消失。

巴帝臉容冷漠,邁步離開。

負四層並不大,或者說,其實整個地下研究所並不大,憑藉著巴帝的超級聽力,就足以聽到每一層的人的心跳。

也很容易鎖定目標。

他最終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在博里院長老頭的辦公室,找到了博里院長老頭。

隨便提一下,在巴帝經過的路上,遇上了不少穿著白大褂的科研人員,一一被巴帝射死,對付這些手無寸鐵的科研人員,巴帝都懶得用手解決他們。

槍聲一路伴隨著他的腳踏聲音,來到辦公室門口。

巴帝開門,又頗有禮貌的關上門,避免外面的血腥味過於濃郁傳進來。

博里院長老頭躲在辦公桌底下,瑟瑟發抖,聽著巴帝逐步前來腳步聲,和開門關門的聲音,心都提升到嗓子處。

他閉著眼睛,不停的在胸口劃十字,口中念念有詞,希望上帝耶穌保佑,巴帝是路過,看不到自己。

這一刻,什麼神仙鬼魔,只要能夠保他一命,他都願意跪拜。

巴帝拉開椅子,把冒出硝煙味道的手槍放在辦公桌面上,他用手叩了叩辦公桌。

「出來吧,博里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