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24章 艾瑟頓少校

第24章 艾瑟頓少校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824

採光倉庫的門外,氣氛寂靜,落針可聞。

數十名士兵手持M16自動步槍,分各個位置,或用物體掩護,或和隊伍持盾在路中間,倉庫門前並不是空曠一片,而是有著一個個用玻璃或者鋼鐵構建而成的小型實驗室房間,縱橫交錯,有致,士兵們警備深嚴的圍著大門,這裡就只有這個進出口。

地下研究所從來沒有出過事,但這裡的警備武裝力量未曾少過。

壓抑的氣氛讓艾瑟頓少校額頭流了不少汗,他不敢擦,他曾經和斯萊德上校共同闖過越南戰爭。

即使是越南戰爭,斯萊德上校也沒有如此慎重的命令他,詳細,帶著一絲的懼意憤怒:殺了他,他不死,整座地下研究所的人都會死。

這種情況斯萊德已經顧不得維克將軍要巴帝活著了,他活著,就是一個災難。

氣氛越加的沉寂,從剛才開始聽到馬森士兵的慘叫聲,M9手槍的聲音,詹妮博士微弱的悲哀聲音,就已經沒有其他聲音。

艾瑟頓少校不敢擦汗,輕輕平伏,調節著自己的心跳。

在這個寂靜,壓抑的空間中。

壓抑的心跳聲宛如路標,向巴帝指示了每個人的方位,超級聽力聽出了每個人的壓下越加瘋狂跳動的心跳聲。

每個人的位置在他的腦海中清晰的構建出來,壓抑的氣氛下,流動的一絲絲氣流,碰撞到物體的氣流,各種不同類型的味道,完整的三維圖在他的腦海中構建出來。

現在這刻,對他發揮最大作用的是擁有超級聽力,超級嗅覺,超級視力,這些在他的控制下,都是可控的。

他心中冷靜,並且憤怒,這兩種情緒並不矛盾,只會讓人越加的瘋狂,想要毀滅。

巴帝把倉庫門拉開一條隙縫。

不知道是哪個士兵緊張,或者是一時走火,直接就開槍,子彈撞在金屬門上,撞出一點花火。

繼而其他士兵像是接收到命令似的,連綿不斷的槍聲響起,把金屬門射擊得火花迸發,閃出如電焊般的火花。

巴帝在門後,腦海中沒有停過一刻的計算,默默的計算著子彈數量,還能夠開槍的人數,位置。

他現在雖強,即使是槍械,估計子彈也只能射進他的肌肉,入不到多深。

但自己沒有必要硬頂子彈,留著頂子彈的力量,去對付地面裝備精良的軍隊才是正理。

他會下到負四層殺戮,又將會上到地面,面對導彈,坦克,然後離開此處,因此,一絲的力他都不會浪費。

「停止!」

艾瑟頓少校大聲喝著指揮,交互掩護,換彈夾。

在完結這一輪射擊後,金屬門已經坑坑窪窪的,地下掉落一大堆撞扁的彈頭。

忽然,在那隙縫中,一柄M16的槍頭冒了出來。

幾乎就是在艾瑟頓少校叫停止的下一剎那,就已經出現在門的隙縫。

M16的槍頭搖轉,開始噴發出火舌,驚得士兵們下意識就要開槍回應。

讓人震驚的事情出現了。

『砰』

『砰』

『砰』

『砰』

十三把槍炸膛,把士兵嚇得把手上的M16甩開,是剛才沒有在一起射擊的士兵。

如神一般的槍法,子彈在各個方位,射進了他們步槍槍口,造成炸膛。

巴帝在氪星上,是最精銳的士兵,這種精銳並不是基因上攜帶的。

而是和他對戰的每一個人,巴帝都記憶在心中,無論心理,語言,行為,甚至是下意識的小動作,周圍所有一切的環境,這一切計算下來,面對比其他基因更加強大的戰士,巴帝才能勝過那些基因中攜帶天賦的其他戰士。

但是基因天賦本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又怎麼可能勝出,但最後,他勝了,可想而知他的恐怖。

現在他覺醒了超級聽力,超級視力,超級嗅覺,這比起他增加的力量,更加的讓他強大。

忽然,一隻充滿著暴虐,殺氣,無情的眼眸在隙縫中出現,像是深淵中突然出現的凝視,讓人恐懼窒息。

艾瑟頓少校恰好對上這一雙眸子,心臟都窒息得忘記跳動。

他經歷過戰爭血海,殺過小孩,婦女,在坑中射擊埋葬過無辜者,從來沒有什麼讓他害怕,他認為世界上也沒有什麼事情讓他害怕的。

然而這一刻他莫名的對這個自深淵起的眼球恐懼。

當這個眼眸消失的時候,一股寒意從艾瑟頓少校心底出現,冷寒了他的心臟,他這才察覺到自己手開始顫抖。

這是個怪物!

門忽然就開了,巴帝那高大雄壯的身軀出現在他們面前,在略微黑暗的倉庫內,無情的眼眸掃螻蟻般的掃過他們,擁有一種莫名的威懾力,嚇得艾瑟頓少校心中一緊。

「開火!!」

他嘶吼的叫起來,顫抖著恐懼的手,握著餘溫的自動步槍,從槍口中濺射出火舌。

但在剛才一輪激射中,換彈夾的正在剛換,交替射擊的,有十三把步槍被巴帝射炸膛,剩餘二十七把自動步槍的掃射。

因此巴帝只需要避過來自二十七把M16自動步槍的射擊。

巴帝瞭然於心,從哪個方向射過來,他都一一明白,也明白用什麼姿勢可以避開。

第一波子彈瘋狂激射而來,灼熱的彈頭擦過巴帝的皮膚,絲絲汗毛被灼熱繚卷了起來,他細微的聞到,又控制嗅覺減弱。

巴帝腳下猛的發力,已經很久沒有運動的身軀,心臟火熱的抽動著咆哮的脈搏。

腳下混泥土瞬間出現兩個小坑,被踩踏裂出兩個蛛網小坑。

他從右側開始跑動,右邊是掩護物最近的,一間鋼鐵構建而成的小型實驗室。

他宛如獵豹一般,縱身一躍,手撐在地,順著背部翻滾,在士兵們的眼中,竟然就這樣的避開了來自二十七把自動步槍的彈幕。

實在駭人聽聞。

子彈穿透空氣,在他眼中划過留下一條條白色軌跡,消散得很快,普通人眼看不到。

子彈在巴帝的眼中只有直線運動,從離開槍口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路線結果。

槍聲越加的瘋狂的響起,艾瑟頓少校和士兵們心驚掉到嗓子上,不停的激射著子彈,然而讓人膽寒的是,無論是阻擋他前行的子彈,還是追逐而上的彈幕,猜測他行動預射的子彈,無一能夠射中。

巴帝高速移動帶來的殘影,讓他們驚駭欲絕。

他的雙眼似刀鋒般的從未停止過掃視他們,讓他們喉嚨時刻感覺到有刀子架在上邊的鋒寒,讓他們更加的膽寒掃射。

他不死。

我們就死!

艾瑟頓少校在一刻明白斯萊德上校的意思了,更加的膽寒了,脊椎都彷彿有一道涼氣升起,冰凍了他的腦袋。

子彈撞擊在金屬牆上的砰砰聲響出火花,將近五十米的距離,他們傾瀉了接近千顆子彈,無一射中。

最後幾顆子彈撞在鋼鐵牆壁上,擦出火花,清脆的掉落下地。

巴帝的身影已經沒入掩體。

現場死寂一片。

士兵們驚寒無聲,倒吸冷氣。

硝煙的味道在一剎那濃烈起來,周圍死寂一片,每個人心底都發寒,他們要對付的是什麼怪物?

近千發的子彈都沒有一發打中,這還是人?

這還是生物?

這是外星來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