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23章 背叛

第23章 背叛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264

彷彿這雙眼睛通過細小的管道,俯視著他。

傑克驚懼的從大腿摸出M9手槍掙扎。

手法迅速老道,但是遲了。

「砰!」

一聲巨響。

巴帝提起右腿,像踢垃圾似的,橫掃踢向他的腰部。

傑克發出凄厲的慘叫聲,腰部接觸到巴帝橫掃過來的腿,整個人的腰部脊椎完全斷裂,清脆的咔擦,如一塊破布那樣,掛在巴帝的小腿上橫成<字,被巴帝掃飛出去。

他撞到十多米處的牆上,血管爆裂,濺出血液,肌肉爆裂,爆出的血跡大灘的濺射到牆上,觸目驚心。

他臉容驚恐扭曲,眼睛突出,身體不停的抽搐從牆上滑下來。

殘忍的血色給死寂的倉庫中帶來窒息般的恐懼。

這好像拿著一個充滿水的氣球往牆上砸,爆出了血色繽紛的血花。

詹妮捂嘴瞪著眼睛,驚叫起來;她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另一名士兵,馬森驚呆了。

自己的同僚就在他面前飛過,勁風刮到他的臉上,事情發展得太快,他的同僚就變成了一灘爛泥,濺射出所有的血液在牆上。

馬森下意識的轉頭看向牆壁,同僚恐懼的臉容,雙眼突出的猙獰模樣,牆上大灘的血花矚目驚心,嚇呆了他。

他突然有點慶幸,剛才認為同僚開槍已經足夠,自己沒有開槍。

「滋滋…士兵,報告!報告!發生什麼事情?」

對講機中,斯萊德的聲音在寂靜空曠的倉庫尤為刺耳。

馬森身體僵住了,拿著對講機的手顫抖了起來,他口中乾涸,沒有辦法分泌出一絲唾液給他咽下。

拿著的對講機是個燙手葫蘆,如同拉開的手榴彈,恨不得直接扔了。

他的眼光看向旁邊的巴帝,竟然帶著顫抖的詢問意味。

巴帝淡漠的微笑:「如實報告啊,士兵。」

馬森顫抖得幾乎想扔了這個對講機,面對巴帝無情的微笑,他只得抖著手,汗流滿臉的報告。

「上……上校,外星人…人……恢復行動能力,一腳踢…死…傑克了。」

馬森士兵戰戰兢兢的說完,喉嚨咕嚕的咽下才產生一點的唾液。

對講機那邊寂靜了一下,在接收完這個事實後。

對講機中,斯萊德的聲音從喉嚨深底迸出。

「巴繆洛帝!!」

馬森膽戰心驚看著巴帝,不知道怎麼回復長官了。

巴帝淡淡的點著頭,對斯萊德表現出的怒氣很滿意,他眼睛下看,看到馬森士兵綠色軍裝的大腿上別著手槍。

M9,十一發子彈。

巴帝從馬森的大腿抽出這把手槍,拉開保險,像對槍械很感興趣似的研究著。

馬森如芒刺背的渾身顫抖,他胸膛上掛著M16自動步槍,在巴帝低頭看著M9手槍的一剎那,他有一種衝動舉起M16想要開槍斃了巴帝。

但是他不敢,他被嚇破膽了。

傑克連續開了三十槍,打了三十發子彈。

M16射速900發每分鐘,初速975米每秒,有效果射程550米。

在最佳射程,最高速度內,傑克一槍不中,被外星人臨身一腳掃垃圾一般,踢斷脊椎,掛在牆上血花爆裂而死。

槍械已經給不了馬森任何的信心。

巴帝輕輕對著對講機招手,馬森會意,顫抖著把對講機伸到巴帝的手中。

巴帝按開對講機,冷道:「斯萊德,你一直是對的。雖然在我眼裡,你同樣的愚蠢。」

巴帝說完,毫無徵兆的,M9手槍噴發出子彈。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馬森同樣迎來他的命運,胸膛心臟處連中9槍,噴著血液,哀嚎慘叫著死亡,倒在地下。

從他們一開始對巴帝從心底中發寒開始,這個結局就已經註定。

斯萊德聽著馬森死亡的慘叫,冷冷的咬牙。

「這一切都是你的計劃,從你蘇醒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在計劃。」

「斯萊德上校,你太嫩了,你的每個思想,都在我腦海里。你的意志不夠堅定,沒有能夠徹底的貫徹,防備,囚禁我在負四層。」

巴帝說道,隨即他舉起M9手槍,指向詹妮。

詹妮怔住了,面對著巴帝的手中的手槍,腦袋一片空白,茫然怔住了。

這種情況太愕然,沒有什麼心情,語言能夠形容詹妮看到的一切。

自己深愛的男人。

巴帝,拿槍指著自己?

「你認為你能逃跑嗎?你沒有辦法突破地面裝備齊全的大隊,數千人的大隊,你逃不出去,巴繆洛帝!」

斯萊德幾乎咆哮的怒吼出這一句。

『砰!』

從對講機中傳出來的聲音,是一聲槍聲。

詹妮右邊精緻的鎖骨下,一個血洞正在流出鮮紅的血液,把她鮮艷的紅裙染得血腥。

詹妮從愕然中回復過來,這一聲槍聲,把她從一片空白的狀態拉了出來。

她臉色煞白,不敢置信:「巴帝…我們不是在相愛嗎?」

然而又是一聲槍響,詹妮的心臟上方位置,出現了一個血洞。

她的肩膀抖了一下,猶如一朵孤獨無助的血蓮花,在陽光下瑟抖,無處安身的被拋棄。

詹妮全然沒有感覺到身體的痛楚,來源於巴帝的槍聲吞噬了她的痛楚。

「不要把愛情說得那麼偉大。」

巴帝臉無表情的說道,他和詹妮的說話,槍聲,全然通過對講機讓斯萊德聽到。

「這一切,都是通過我自己的努力。」

「你不是我的奴隸嗎?那麼,請你為我去死!」

巴帝無情的聲音,通過最後一發的子彈射出。

詹妮雙目無神,精神上的刺激,濺射在鮮艷紅裙的血液,讓她木然倒在地下。

她在陽光血泊下,鮮艷的紅裙更加的妖治。

至此,M9手槍以無子彈。

巴帝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斯萊德其實說錯了,巴帝有信心突破數千人的大隊,但是卻沒有信心保全詹妮。

他還不是刀槍不入的鋼鐵之軀,也還不能飛,子彈還是能夠對他造成傷害,

他只是初步類似覺醒了氪星基因,作為最低等的戰士基因,這份力量足夠強大。但是比起其他,例如超人,菲奧拉,佐德那種將軍或者指揮官的高級基因,他真的是很弱。

至少連飛都還不能。

要是帶上一個詹妮,只會讓詹妮死得更慘。

一個人的巴帝是神,是魔。

但帶上了詹妮,就只能帶上一具屍體。

「巴繆洛帝,外星人,你果然是殘忍暴虐的禽獸。」

對講機中,又在傳出斯萊德的聲音。

「囚禁著我來研究的你們,沒有資格說這種說話。」

巴帝眼眸掠過詹妮鮮紅色的長裙,心中默默計算從地面下到來負一層需要的時間,詹妮流血還能流幾分鐘。

以詹妮的價值,是不會死的。

未來或許她會深深的仇恨巴帝。

但那又如何。

如果連我現在為什麼開槍射你都不懂的話。

那就深深的怨恨我玩弄你的感情吧!

在氪星是這樣,他背叛所有才得到自己想要的。

在這裡,也仍然是。

巴帝心中一股無名火起,心中彷彿有一團殘暴的火焰灼燒而起,伴隨著他怒濤一般的心臟血液,灼熱燃燒得他火熱起來。

他在對自己生氣,又深深的壓抑了怒氣。

只有生氣是沒有用的,要發泄,要毀滅。

巴帝心中憤怒又冷靜,

憤怒燃燒著他的神經,讓他生出毀滅這裡一切的想法,他經過太陽照耀,進化過的大腦開始為他匯聚,搜索如何毀滅這裡的實行措施。

他殘忍冷酷的說:「斯萊德,我知道地面有軍隊正在等待著我,也知道你在這個倉庫門口,有整個負一層的士兵集結,正等待著我出去,把我掃成馬蜂窩。」

「你一直都想錯了,我不會朝著地面逃跑。」

「繼續防備我吧!斯萊德·威爾遜,防備失敗,你們都要死!」

巴帝臉色冷酷,他冰冷無情的眼眸掃過詹妮。

詹妮赫然倒在血泊之中,縴手不甘的在地上爬行,指尖彷彿捉摸到面前的紅色小盒子,那裡面是戒指。

他心中的怒火更盛,臉容冰冷如寒冰,一把捏碎對講機,轉身走向倉庫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