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22章 抱頭跪下

第22章 抱頭跪下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018

「抱頭跪下!!」

兩名士兵,傑克和馬森呆愣了一下,沒有想到癱瘓的巴帝竟然直接就站了起來,迎著陽光舉高雙手。

光芒照在他的身上有淡淡的光暈,仿若天神下凡,

巴帝的身型雄偉,癱瘓坐在輪椅上的時候,還沒怎麼察覺。

這一站了起來,那巍峨如山般偉岸的身型,給予兩名士兵強烈的衝擊,呼吸都不由窒息。

傑克和馬森恢復過來的時候,不由心中發寒,感覺自己面對著一座起立的大山。

「我叫你抱頭跪下!!!」

發寒的心底讓他們大聲的厲叫!兩人舉著M16步槍,手心發汗的指著巴帝的背影,在陽光的折射下,延伸到他們面前,給他們心頭帶來一絲的不安。

詹妮捂住嘴巴,看見巴帝站了起來,喜極而泣。

她愧疚痛苦過多少個夜晚,導致巴帝癱瘓的自責內心一直折磨著她。

現在看見巴帝突然重新站了起來,她沒有多想,只有滿心的幸福和歡飲的淚水。

巴帝放下雙手,士兵恐懼手心出汗的威脅,緊握槍械的摩擦,詹妮激動不已的心跳,在他的耳朵聽得尤為清晰。

一切在他眼中,耳中,清晰的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個世界。

他身形雄偉,胸膛昂挺,肌肉彷彿突破白色的纖維病服而出。

陽光照耀在巴帝的臉上,面上的輪廓仍是那麼分明,尤其是他眼睛和臉部輪廓,給人的印象更深刻。

他的眼睛深邃如黑洞,充滿了智慧,目光中帶著一些漠然,一些深底處的瘋狂,卻又充滿了不容抗拒的霸道。

他的臉如刀削雕琢,大理石般硬朗的臉孔,百折不撓的無上意志刻現在他的臉上。

那一道深刻的刀痕,令他增添幾分無人敢惹的兇悍殘暴。

從今天開始…沒有人能使我屈服。

巴帝臉上呈現微笑,眼眸那霸道,漠視,極具侵略的視線讓人無法不警惕,唯一沒有警惕的,就只有愛到他入骨的詹妮。

詹妮驚喜的想要用手觸摸巴帝。

巴帝轉身,在陽光下,左手攬起詹妮纖細的腰,另一隻手與詹妮十指緊握,他那硬朗的胸膛肌肉把詹妮的胸脯壓得扁圓。

詹妮被巴帝壓下後仰接近九十度。

在陽光和士兵的厲叫之中,兩人彷彿剛剛跳完一隻華爾茲,正在進行最後的深情注視。

巴帝的手觸感到詹妮腰部衣服貼近肌膚的滑嫩,他迎面吻上詹妮,詹妮身體並沒有化妝品和香水的味道,他不喜歡這種人造的味道。

完全的肉慾散發的幽香幾近讓巴帝迷醉而沉窒,他狠狠的抱緊詹妮,大手在她的背部探索著彈性極佳之地,把詹妮的長裙都隙進股間,貼身勾勒出驚心動魄的美感。

詹妮被吻得窒息,巴帝突然恢復的力量,把她勒得腰部很痛,彷彿要折斷。

一般情況下感受到痛楚,她會痛苦。但是在巴帝侵略的吻下,痛楚都化為對巴帝的愛,讓他恨不得深深的鑽如巴帝的身體,交纏。

兩人宛如舞台劇,那一束燈光下,萬眾矚目的主角。

「詹妮·瓊斯。」

「你是否願意!」

「為你的主人奉獻一切,奉承我,仰望我,信仰我,你是否願意對我宣誓效忠,終其一生,做我忠誠的奴隸,用你的勇氣,武力和智慧為我服務?」

「為成我足下-愛的奴隸!」

巴帝離開詹妮的唇,眼眸中有著不容拒絕的意志,這不是詢問,是肯定。

他的聲線已經不復之前的溫柔,而是鏗鏘有力,不容置疑的命令。

詹妮情迷意亂,被巴帝吻得幾近窒息,一顆心一直『砰砰』的狂跳永不停止,臉上更是顯露出病態的沉醉,聽到巴帝的說話,就已經雙目迷亂,急不及待的回應。

「我願意!巴帝!」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詹妮眼中迷亂,徹底的沉淪在如此霸道,極具侵略性的巴帝身上,她陶醉的湊上前,想要再度於巴帝擁吻。

巴帝露出微笑,輕輕的止住詹妮的動作,眼神依舊是她所熟悉的溫柔;但是透露出來的並不是以往的愛意,而是漠然的霸道,宛如高高在上的帝皇,露出對她讚賞的微笑。

「放開詹妮博士!!!」

傑克持槍嘶吼,在空曠的倉庫中響起顫抖,他的心有一絲顫抖和害怕。

老實說,其實所有人都沒有看見過巴帝的戰鬥力。

在他昏迷的時候,他表現出來的溫和好相處,除了斯萊德感覺到異常外,沒有人察覺。

他現在一旦沒有掩飾演戲,那種身軀偉岸,高昂頂破天際的氣勢,彷彿巨人帝皇,視天下都是螻蟻,一踩即死的存在。

無論是誰,都沒有辦法無視這種殘暴的君王。

他想要主宰生命,也有能力主宰生命。

「通知斯萊德上校!」

傑克再度再度叫道,握著的M16槍彈匣都感覺到濕潤,臉上有密汗出現,面對越加淡定,視之無物的巴帝,他的內心越加顫抖,說話的聲音已經嘶吼!

馬森也不遑多讓,緊張到喉嚨乾涸,聽到身邊同僚提醒,才慌張的從腰間拿起對講機,想要通知斯萊德上校。

巴帝輕輕放開對他戀戀不捨的詹妮。

他邁步走斜,離開詹妮的身邊,傑克黑洞的槍口隨著他走動而移動。

「我叫你站住啊!」

傑克咬牙的嘶吼,出汗的手心不停的摩擦著槍把和彈匣,內心的惶恐不安讓他心提吊了起來。

巴帝淡漠,他朝著傑克走過去,偉岸的身軀彷彿如巍峨的大山般朝著士兵壓倒過去。

沒有表情,就是給予別人最大的壓力。

「啊!!!」

傑克瞪著眼睛,心裡的一根弦被壓得崩斷,他怒吼著從M16機槍的槍口不停的噴發著火舌。

「砰砰砰……」

一顆顆澄銅的彈頭,從黑洞的槍口噴射而出。

巴帝眼眸一縮,臉色微微厲然,他隱約看到那模糊的彈頭,突破音爆前端的音爆雲,拉出一條軌跡的彈道,摩擦出通紅的熱量,在他眼前激射過來。

現在的他,仍然還沒有能力和槍械硬抗。

但憑藉著聽覺,聽見手扣動扳機的聲音,子彈在機槍內上膛的聲音,在槍管中撞針拉開撞動爆發出的硝煙聲音,巴帝就可以在腦袋中得知道子彈是從哪個方向來的。

子彈是直線的。

這一切,對於他擁有超級聽覺的來說,比眼睛看還要清晰。

他能夠聽聲辯位。

陡然間。

巴帝的身影忽然拉出殘影,左右閃動,似是在發紅的彈頭中穿梭,其實他早就預料到子彈的軌跡。

『蓬蓬蓬』的聲音攪動著倉庫中的氣流,伴隨著巴帝的身影,竟然有一種比子彈聲響更加觸目響亮的感覺。

傑克更加的恐懼了,巴帝彷彿在子彈的海洋中遊動,竟然沒有任何一顆子彈能夠射到他。

明明傑克眼睛能夠看得到巴帝的身影,看不到子彈的速度,他追著巴帝的身影,槍口火舌噴射出的子彈竟然好似追不上巴帝。

子彈總是以差之毫厘的距離,擦過巴帝的皮膚,給他帶來一絲的灼熱感。

「咔咔咔……啊!!!」

傑克拚死命的扣著扳機,M16自動步槍被他射光子彈,他顫抖連續扣著扳機咔咔的聲音,眼睛害怕的瞪得很大。

他恐懼的低頭看一眼M16自動步槍,不敢置信有人能夠在子彈的海洋中穿梭而安然無恙,深深的懷疑自己手裡拿的是什麼?是一把槍嗎?有人比子彈還要快嗎?

當然並不是比子彈更快,而是每一發子彈的路徑都被巴帝聽到,眼睛看到他槍口的方向。

巴帝『忽然』的就出現在他的身邊,傑克驚駭的抬頭,眼眸中看到的是那俯視他如螻蟻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