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19章 太陽的信仰

第19章 太陽的信仰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4695

地下基地。

電梯處。

氣氛彷彿如凝固一般,伴隨著斯萊德上校踏出電梯,阻擋著巴帝的輪椅前進的方向。

「你們……要到哪裡去?」斯萊德大步從電梯中踏出來,阻擋在兩人面前,目光如鷹的掠過詹妮美麗鮮艷的身影,眼眸瞥向巴帝。

瞥,這種視線本意是指目光向下歪斜地掃了一眼,斯萊德的眼眸視線也如這樣,居高臨下瞥一眼巴帝。

癱瘓的人,雖然讓他仍然感覺到絲絲不妥,但是已經沒有威脅和不安感。

巴帝心中彷彿有一簇怒火從心臟經過喉嚨升起,又被他壓下。

若果不是不幸飛船爆炸墜落到這裡,被發現,沒有人能夠用這種目光看他。

如此輕視,並且沒有絲毫的尊重過他。

無論巴帝在地下基地付出過多少的腦袋中的知識,斯萊德從來不會想博里院長那樣,尊重一個階下囚。

這讓巴帝惱火不已,斯萊德比任何人都要難搞。

當然巴帝要的不是他的尊重,而是斯萊德實在阻擋他太多次了,要是沒有他存在,巴帝早就可以曬天陽了。

巴帝深深的壓抑住怒火,不能從任何方面表現出來,心臟血液流動,脈搏,乃至剛才一瞬間的腦電波。

詹妮欣喜的臉容沉了下來,她從輪椅的背後越出,冷聲喝道:「斯萊德,我推巴帝上負一層曬太陽,你有意見?」

她相當討厭斯萊德,斯萊德一直對巴帝有歧視的目光,讓她惱火厭惡這個上校。

斯萊德高大強壯的身軀,穿著軍裝,宛如一尊石柱一般塞在電梯口,沉聲道:「我作為地下基地安全主管,有權利限制這個外星人的行動。」

「他可能還有著危險性,我不允許他離開負四層。」

斯萊德上校斬釘截鐵的道。

他有看過從巴帝口中說出氪星各種文化文化風俗的卷宗,也知道詹妮穿著一身不同尋常的漂亮,走到太陽底下是為什麼。

但是他毫無理由去成全什麼婚前儀式,他是安全主管,只負責安全。

「你…」

詹妮身體顫抖,一張冷艷的臉氣得通紅,咬牙切齒的手指指著斯萊德,真是恨不得脫下高跟鞋,用尖尖的鞋跟朝著他的臉釘過去。

「詹妮,你先離開一下,和博里院長看一下實驗,我和斯萊德上校談談。」巴帝溫和如水的說道。

詹妮很聽巴帝的說話,跺了一下不滿的高跟鞋跟,狠狠的瞪了一眼斯萊德,重重的惱『哼』一聲,轉身便離開此地,去找博里院長老頭。

她不相信自己加上博里院長,會沒有辦法讓巴帝上去曬太陽?

再不然她也可以越級報告給維克將軍,只不過是和巴帝結婚,維克將軍還恨不得巴帝和整個地下基地聯繫緊密一點呢。

絕對不會阻止這種事情,自己也已經有好幾種實驗成果出現,巴帝也正為維克將軍創造最大價值的時期。

就只有斯萊德以莫須有的理由阻擋著自己的幸福。

詹妮心中都恨死他了。

巴帝淡笑著看著詹妮宛如耍著小性子一般離開這裡,去找博里院長,只希望博里院長沒有那麼快就察覺到太陽對自己的效果,仍然能夠幫助自己,讓斯萊德放棄阻止自己曬太陽。

巴帝瞳孔微微向上飄,從他的角度,可以說是仰視的看著斯萊德那硬朗的下巴,沉著的臉孔。

「斯萊德上校,請問,你為何對我畏之如虎的防備。」

「對一個殘廢的人,仍然苛刻的戒備著。」

巴帝詢問道,目光有幾分的不滿,略微皺著眉頭。

斯萊德目光向下,俯視一般和巴帝的視線對碰。

斯萊德的視線像是上了膛,打開保險,手指已經扣在扳機的槍械,如蓄勢待發的豹子,隨時都有著可以爆發力量的氣勢。

「巴繆洛帝,你很危險,直覺告訴我,你很危險。」

斯萊德用了兩個『你很危險』,是真的當巴帝很危險。

如果不是巴帝癱瘓在輪椅上,無法動彈,斯萊德早已先手制人,用盡任何手段擒拿,或者殺死他。

因為他,真的很危險。

「那麼我現在還很危險嗎?四肢無法動彈,是一個廢人。」

巴帝自嘲的嘲笑了一句。

斯萊德表情滯了一下,猶豫,遲疑,眼眸甚至發出一絲憐憫的同情。

這種同情有時比嘲笑還要令人受不了。

任何一個殘疾的人,都不會喜歡正常人給予他的憐憫,因為你處於高高在上的位置,同情著殘疾者。

他們不需要同情。

他們!

是正常人。

巴帝輕輕的自嘲的搖頭,並未為之所動。

眼眸閃過不經察覺的憐憫,斯萊德又恢復那硬朗,沉著的神色。

「我不允許你離開負四層,你仍然……」

斯萊德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我還有威脅嗎?」

巴帝臉上自嘲的聲色散去,沉聲的說道。

斯萊德沉默不語,那模樣算是認同巴帝的說話,四肢都不能動彈,還有什麼威脅?

「斯萊德上校,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忌憚,提防了。」巴帝說道,他的語氣逐漸上升。

斯萊德眉毛一挑,他的忌憚,直覺,是沒有由來的,就是純粹的感覺。

「因為我擁有信仰,信仰使我堅定,你不會明白一個以太陽為信仰種族的意志。」

「生命、熱情、活力、希望、溫暖、光明、生機、繁盛、陽剛、健壯、……新生!」

巴帝語氣堅定,鏗鏘,逐漸熾熱起來,一一數出太陽的光輝,說道最後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