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13章 漁網

第13章 漁網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749

輪椅微微仰靠,巴帝頭顱貼在輪椅金屬靠背,後腦勺感覺到冰冷的金屬質感,那脈衝射頻針在自己脊椎脊髓中的淡淡寒意。

身體隨著麻醉藥的逐步揮散,接近十個月以來的他第一次微微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反應。

只是這種反應過於微弱,皮膚觸感感覺得到手部握住金屬輪椅把手的觸感,卻沒有辦法傳遞出行動的指令。

巴帝的眼神淡淡溫和的掃視在旁的斯萊德和博里院長老頭,掠過那持槍,隨時會把黑深的槍口對著自己的士兵。

白茫的環境之中,他們顯得特別的觸目。

巴帝的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計算陰謀利用詹妮這麼久,詹妮不負他所望的,按照著他預料的步伐,來到這一步。

成功了。

即使是這次真的癱瘓也無妨,因為巴帝本來就是打算以真正的癱瘓來換取一點點的自由度。

或者說,只有真正的癱瘓,才能讓他們放心。

巴帝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經過此次過後,自己就可以擁有些許的自由度,雖然受制於無法從輪椅上起來,但也讓他得以部分了解這所地下基地的設施,他們研究的科技程度,管中窺豹也能讓他得知道更多的信息。

這對於巴帝來說,簡直是可以看到了未來。

最害怕的是永遠不見天日的囚禁,只要一點點的自由,巴帝給予他們的,可以讓他們的貪念無限的擴大,自己就可以得到擴展無限大的機會,讓自己真正的自由。

他的心中暗暗有著喜悅外,也同時腦袋思維活躍的計劃著下一步的打算,讓自己可以接觸破殘的飛船,那可利用的就更多了。

例如那飛船上的人工智慧,就足夠讓他們喝一壺的了,說不定不用曬太陽,巴帝都能讓這個基地灰飛煙滅。

不過這暫時來說是沒有可能的,因為他們根本都沒有發現飛船上的密匙就是人工智慧。

這是從詹妮口中信息分析得出的事實。

目前還是慢慢來,先照顧好詹妮的情緒。

他們怎麼可能讓自己有機會站起來,自己永遠沒用行動能力才是最穩妥的做法;說到底也不過是只想要自己腦袋的知識。

詹妮過於未經人事的天真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想必詹妮一旦啟動的脈衝射頻針,自己頃刻便會真正的癱瘓,行動不能。

那個時候,導致自己愛人終生癱瘓的罪人,就是她!

自己需要照顧好詹妮的心情。

巴帝心中默默的想出等下該怎麼照顧詹妮崩潰絕望的心情,尤其是導致自己愛人變成廢人一般的打擊。

不單是只有巴帝成功。

斯萊德,博里院長老頭,甚至維克將軍,都有成功的獲得自己想要獲得的東西。

斯萊德想要巴帝真正的癱瘓,沒有行動能力,也如他所料,成功的讓巴帝沒有行動能力。

博里院長老頭想要巴帝腦袋中的知識,在巴帝癱瘓後,是必須要幫助他們的,他在未來也將會成功的獲得所想要的知識。

維克將軍也從詹妮手中獲得研究成果。

乍一看,就好似全部人所想要的,都將會成功實現。

人和人之間的聯繫,就像是漁網上的點結,有形之中連接著所有,鋪散開來,就是整個地下基地研究所。

而巴帝,就是利用沒有成功獲得什麼的詹妮,跳出點結,成為手執漁網的人。

「我開始了,巴帝,有什麼反應及時告訴我。」

詹妮的聲音從巴帝的背後傳來,帶著緊張和擔憂,美眸緊緊盯著巴帝的臉龐。

即使她重新的又認真檢查一遍脈衝射頻針輸出的設置,確認沒有問題,仍然忍不住的擔憂和緊張。

「嗯。」

巴帝安然微笑,給予她不安的內心打下一針強心針。

斯萊德上校冷肅著臉,沉默的看著巴帝這個安然淡定的微笑。

在他的眼中,這個微笑仿似一切運籌帷幄之中,淡然看盡機關算盡的世事。

這個外星人,不在乎自己要癱瘓嗎?

他眉毛警惕的一挑!

心中突然生出一種,不如就把這個外星人一槍殺了的想法,以免未來會生出事端。

但他不能,斯萊德終歸也只是漁網上的點,被其他的點連接著,牽制著,無法真的一槍斃了巴帝。

除非他想要放棄上校身份,被維克將軍放棄。但他怎麼可能放棄,走到上校這一步,成為維克將軍的心腹,他也是付出很多的;如何能夠讓莫名的警惕就毀掉自己。

這一刻的放棄,在未來一直成為他一生中的遺憾和噩夢中的絕望。

詹妮心中一顫,咬牙把顫抖的手指向下一按,然後死死的屏著呼吸,瞪著巴帝的反應。

驟然,就在詹妮按下開啟的那一刻。

巴帝臉上大汗如雨,身體好像被電鑽中腳心刺入一般,從腳心延著神經,瘋狂的撕裂鑽動著神經,幾乎不用時間的蔓延上了腿,手,腰,脊椎神經的電流在骨髓衝擊而上,剎那便衝擊上了他的大腦,讓他感覺到比剖開身體還要疼痛的痛楚。

同時,巴帝痛苦之餘,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感覺到沒被囚禁以往,自己身體的每一塊肌肉的撕裂痛楚,澎湃洶湧的力量從他的肌肉中湧出,靜脈膨脹如條條扎龍般的青筋,仿似掙扎的怒龍咆哮著要掙脫牢籠,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力量。

這種力量,只要自己站了起來,揮拳即可打死斯萊德,移動能讓持槍士兵無法瞄準自己,殺出一條血路!!!

巴帝咬牙猙獰著臉容,劇烈的痛楚和突然掌握身體的力量,讓他痛苦不堪的同時又生出一種狂暴的毀滅**!

毀滅這一切!!

殺戮他們!

把他們全殺了!

把敢囚禁自己的所有人殺了!

極度撕裂神經的痛苦和掌控身體力量的感覺交織,混合在他腦袋中,讓他產生暴力的想法。

他痛苦的眼眸閃過斯萊德右手握在腰間的手槍的戒備,其他幾名持著槍械,用黑洞般的槍口對著他的行為的士兵。

他腦袋運轉著來自氪星冥想者工會的冥想法,讓自己在痛苦中冷靜。

腦海中閃過一切的謀劃,決不能在這個時候,因為一個念頭導致出錯。

巴帝瞬息閃過的暴力想法被他拋棄,他仍舊安坐於輪椅之中,雙手突然爆發的大力把輪椅精鋼鍛成的把手捏得凹下去,出現手印。

他滿臉大汗,痛苦猙獰後的臉孔開始疲倦無力的喘著氣。

也幸得巴帝壓抑住暴動的心思。

在他痛苦可以控制身體的下一剎那,他對於身體的控制感知就消失了,頸椎骨髓神經錯亂,身體反射散發的脈衝消失。猶如鏡花水月一般,好似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存在。

時間短到只足夠一個人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旦他站了起來做出攻擊他們的狂暴行為,那麼他所建立只想在地球平靜生活的氪星王子身份,就會破滅,讓他們認為自己有著強烈的攻擊性,並不是表現出來那麼的毫無攻擊性。

巴帝幾乎就可以想像得到,以往一切的努力都化為飛灰,讓斯萊德更加的警惕,增加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