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12章 手術

第12章 手術 (1/1)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2471

白房之中,這裡已然成為一個手術室。

詹妮連同博里院長老頭,均是穿著淺綠色的無菌手術衣,帶無菌乳膠手套和一次性無菌帽子,口罩。

另外還有兩名人員在旁打手,輔助他們,還有數名高大的士兵在不遠處待命。

被以往更大分量的麻醉藥麻醉,巴帝肩寬背厚,身型雄偉,即使是伏在手術台上,後背肌肉的輪廓也給人一種偉岸的感覺,也難怪斯萊德直覺他危險至極。

綠色略微貼身的無菌手術衣把詹妮修長的曼妙身姿襯托得淋漓盡致。

只是臉龐那隻露出來的美眸,眼白帶著血絲,瞪大,讓她整個人陷入精神緊繃僵聚狀態。

她已經兩天沒有睡覺,緊繃的神經每一刻腦袋回放的都是事關巴帝這一次的手術。

她實在太關注,太緊張,太重視這次的手術。

事關巴帝的未來,她實在不願意巴帝往後坐一輩子的輪椅,她想要和他攜手漫步餘生。

巴帝構建的未來藍圖徹底是迷住了她,讓她一顆心都是巴帝的言情感語,無法自拔。

詹妮重重的咬了下唇,疼痛刺激著她的神經,巴帝伏在手術台上等著她,相信著她。

「詹妮,你沒事吧!」

博里院長老頭假惺惺的問一句關心的話語,他看得出詹妮對這場手術的重視。

不過沒用,結果早就在斯萊德和博里院長的手中,不會改變。

其實不論是斯萊德,博里院長老頭,還是巴帝,都明白,詹妮就真的只是他們手中的一枚棋子,按照著他們預想中的方式行動著。

不同的是,博里院長老頭並不知道巴帝也是執棋人,正在潛伏等待見到太陽的那一天。

斯萊德有所警惕,因此對巴帝提防嚴禁。

巴帝寂靜潛伏著,按照他們所想的表現出他們想要的。

詹妮輕搖臻首,手執手術刀,屏氣凝神,開始在巴帝寬厚的背部實施手術。

她手中冰冷鋒利的手術刀割開巴帝的背部肌肉纖維,宛如割開牛皮革一般,有些難度的見到血肉和白深深的脊椎。

詹妮冷靜專註,這一刻忘記兩天來沒有休息好的疲倦,精神聚焦提升,看到脊骨,手中按照她一如所想的那樣,從旁邊的博里院長手中接過能夠釋放脈衝的傳遞鋼針,穩固在脊骨附近的神經纖維,接入骨髓神經。

經過大半個小時專註的微調後。

最後,她合上切開的背部皮肉。

最終的形態就像是一根針插入到巴帝後頸脊骨,針後端接連著一根引導線,很長,連接到一架可躺式的金屬輪椅,輪椅背後有著可操控的屏幕,可以隨時監控巴帝的心跳頻率,測謊,這些是詹妮所知道的。

詹妮所不知道的,輪椅還能夠以電擊,釋放毒素來操控著巴帝的性命。

脈衝射頻針能夠截斷巴帝頸部以下四肢的行動反應,四肢的反射神經不會傳遞到腦袋的神經元,而是直接由脈衝射頻針導出,從而讓巴帝無法從腦袋發號司令,控制身體。

博里院長老頭命令數名待命的士兵,把巴帝抬到金屬輪椅上,連接著磁場脈衝射頻針的引導線隨著步步收束進輪椅孔中,輪椅后座躺下,巴帝躺在金屬輪椅上,從輪椅中出現金屬圈禁錮著他的雙腿,腰,以及手腕。

詹妮額頭冒出細細密汗,把口罩解下,看著巴帝剛毅陽朗,充滿男人氣息的臉龐,不由呼出一口氣,微微溫暖一笑。

完成度進行了大半,剩餘的就等巴帝蘇醒,開啟脈衝射頻的阻斷脈衝信息即可,反而那個時候才是最關鍵的,需要她細細調節,不能太大,不能太小,她已用儀器探量過,但仍舊害怕一不小心就容易讓巴帝永久癱瘓,恢復不了。

她轉身便走到輪椅後,她縴手點擊在輪椅背後的操控鍵盤,最後檢查完脈衝射頻的設置;所以這一切都是她親手操辦的,她對巴帝的身體知之深詳,這種手術和操作算得上高難度,但是在她手上卻並不是很難完成。

更多的是她關心則亂。

直到全部設置完成,她才舒了一口氣,雙腿酸軟,內臟彷彿被掏空的虛弱感,疲倦的湧上了她的臉色。

她手指按撐在輪椅上,細細看著巴帝的臉龐,想起那一抹深刻刀痕的故事,他的過往,又在寄望和自己的未來。

在所有人都離開了白房,詹妮疲倦的臉容溫柔的輕吻著巴帝的臉頰,輕撫過他的髮絲後,別過不舍的心,關燈。

白房陷入黑暗,她離開此處,休息,等待著明天巴帝的蘇醒。

……

夜晚,深黑。

一具瘦弱的身軀堂而皇之的進入白房,在巴帝輪椅的背後,十指不停重新調節著脈衝信息,真實的脈衝波動掩蓋在詹妮設置的神經脈衝信息之下。

「嘖……」

飽含不屑的聲音似是隨便的哼了一聲,腳步便漸遠離白房。

巴帝眼皮彷彿顫了一下,又在沉沉下去。

……

翌日。

巴帝眼皮顫動,緩緩的睜開雙眼,大量的麻醉藥後遺症讓他身體難以動彈和有反應,但微微還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仍然存在。

感覺到自己躺坐在輪椅上,後頸處仿似針般冰涼插進自己的脊骨,巴帝心中波瀾不驚,他知道從此這個輪椅可以偵查自己的心跳,對自己測試謊言,因此之後的應對,需要更加的小心。

但同時,巴帝也知道,自己擁有了行動的機會。不在是被永遠囚禁在白房了,這一步是跨越式的旅程,儘管他的自由和行動,都是別人從背後以電力輔助推動自己的。

看見巴帝蘇醒,守候多時的詹妮臉上露出笑容:「你醒啦。」

巴帝報以微微一笑,沒待開口。

同在一旁穿著軍裝挺立斯萊德便冷道:「開始吧,麻醉藥要失效了。」他的背後還有著持槍站立的士兵,在門外也還有著布置的士兵,可謂警戒深嚴。

博里院長老頭已經檢查過一切,也確保這種情況下巴帝是不能動彈的,不過斯萊德仍然以自己的方式,警備著。

詹妮無視斯萊德,她對這個針對巴帝的軍人厭惡至極,只覺他是一個醜陋,圖惹人厭的士兵,連回答的說話都不想應。

詹妮緊緊握住巴帝的大手,美眸帶著柔情和擔憂,直到巴帝輕輕點頭,給予她倘大的支持和信心,她才無視斯萊德的一副吃盡狗糧的肅黑臉,離開巴帝的手邊,來到輪椅的背後,開始進行脈衝射頻阻斷的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