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DC暴君 >第3章 普利策獎的消失

第3章 普利策獎的消失 (1/2)

小說名稱《DC暴君》 作者:宅家的聰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5  字數:3271

內華達,斯頓小鎮。

這裡小鎮普通,平凡,一如很多其他小鎮一樣,沒有突出的建築,風景,名勝古迹。

小鎮遠處的巨杉樹林可以算是別樹一格的風景。

巨杉是所有樹中最粗大的一種,甚至最高有高達110米的記錄。

在這裡小鎮不遠處的巨杉樹林中,並沒有百米高的巨杉,但六七十米高大的卻是多如繁星,連綿的聳立在樹林之中。

小鎮的房屋也多數由巨杉樹木製造,加固。

小鎮一直興起的伐木潮從不退卻,哪家人的房屋需要加固,製造圍欄,又需要缺點柴火燃燒取暖,一群精力旺盛的中年人便會約著砍伐木材。

把高達六十米,四五人才圍抱得過來的巨大巨杉樹木砍倒在地下,從天際傾倒下來的巨擘樹木,濺射的泥土,引起地面震動的幅度,會讓他們有一種絆倒巨人的巨大成功感。

巨杉的木材抗腐朽,但是易開裂,易脆,因此其實不適合當建築材料的!

透過窗戶,看著鋸成大塊的木條從自己門前拉過,麥克心中默默的鄙視了一下這幫見識少的鄉下佬,雖然自己的房屋也是他們幫忙建造起的,但這不妨礙他心中腹議看低這些人。

但是他並不知道,巨杉的木材粉碎成漿,然後合成製作出來的木材,不容易腐朽,並且抗壓能力很強。

待這些被鋸成大塊的木條全部經過他的家門前後,他才打開房門走出來鬆了一口氣

這些伐木工沒有絲毫的新聞價值,並且每次見到還會自來熟一般的開一些『麥克長大了。』『麥克有出息。』『麥克是新聞記者。』『麥克你應該採訪小鎮,這裡平淡中有著溫馨。』

因而麥克並不想和他們打招呼,他們的熱情麥克並不想領會。

鬼知道在他們的思想里,這個斯頓小鎮的平淡有什麼好採訪報道的。

如果不是放假回來探親,他才不會踏足這個沒有絲毫新聞價值的小鎮。

自己應該在納欣諾市採訪商業大亨,名流歌星,摘寫出普利策新聞大獎的人;畢竟自己是從納欣諾市大學畢業,進入到納欣諾日報里成為一名正式記者,一顆熠熠而起的明日之星。

他期待這一刻不會太遙遠,心中火熱的幻想期待著。

彷彿上天都在成全他。

在太陽西墜,晚霞逐漸化為黑夜,星光開始閃爍耀光的時候。

一道流光在黑夜天空划過弧線。

「流星?」

麥克雙手插在黑色的衛衣口袋裡,昂頭看著這道流光,流星似乎挺近,他視線彷彿都看到那模糊的輪廓,前端那頂著通紅氣流一衝而下的熾熱。

忽然,這道他認為是流星的隕石在他下一個眨眼的時間,發出爆炸的聲響,這下響聲震得麥克身體一震,嚇了一跳。

隨即『流星』的尾部冒出濃烈的黑煙,竟然就這樣在麥克眼前,斜著呼呼冒著黑煙插進了巨杉樹林里。

麥克瞪著眼睛的視線隨著流星的方向,巨杉樹林冒齣劇烈的黑煙,那『流星』顯然一頭栽進了巨杉樹林,擦著巨杉樹撞擊了下去,那牙酸的擦撞聲音,他都可以幻想得到是多麼的劇烈了。

轟隆的爆炸響聲驚醒了夜晚的小鎮。

「那是流星!」

「有流星冒著火光砸進了巨杉樹林。」

「叫消防隊,通知警局。」

「通知全部小鎮的全部人,有可能爆發山火。」

「巨杉樹林離小鎮不算遠,有可能會蔓延山火過來,全部小鎮人員隨時準備遠離。」

有經驗老道的中年人大聲的呼喊,指揮著從屋子出來的人,避免著有可能的山火爆發。

巨杉本身耐燃,並不容易燃燒起來,但這種山火,往往從巨杉旁邊的植物燃燒起來,蔓延到多數由木建房屋的小鎮,那就是一個滅頂之災。

那巨杉樹林升起的黑煙讓小鎮驚慌不已。

麥克身體一個激靈,那絕對不是隕石流星,至於是什麼,那就不得而知。

這極有可能是一個新鮮的東西,他有感覺,來自納欣諾日報新晉記者的觸角!

普利策獎在呼喚著自己,他的內心火熱起來。

他的皮膚起了一個個疙瘩,激動到顫抖,內心火熱的激動蒸熱他的身體,

他把雙手從衛衣口袋抽出,拔腿就朝著自己家裡跑回去,沒有管正在準備開始避難的人群和大聲囔囔叫他趕緊去通知別人的中年人。

那黑煙冒氣的的巨杉樹林,極有可能沒有燃燒起來,黑煙是機械爆炸引起的濃煙氣體,並不是燃燒植物的煙霧。

他喘著氣拉開房門,跑到自己的房間,從衣櫃中抽出自己的寶貝PentaxK1000照相機,火燎迅速的放置入膠捲,掛在脖子上,來不及和父母道別,心急如焚的三兩步跳躍下樓梯,從車庫中拉出山地車。

發酸的腳步也止不住他的興奮勁,他拚命的踩踏著這輛新出的山地自行車,呼著粗氣,興奮的看著那濃煙冒氣的巨杉樹林疾奔過去,背後慌亂的小鎮被他興奮潮紅的臉拋離。

越加接近巨杉樹林,他越篤定山火併沒有蔓延;濃烈的黑煙只是那機械爆炸產生的煙霧。

臨近目的地,在山地車很難上到的山坡上,他直接捨棄山地車,手腳的發酸已經被他的興奮產生的腎上腺素激撐著,平時無甚鍛煉身體的他迸發出無盡的動力。

手掌,膝蓋磨損出血的爬上了山坡,還曾差點滑鏟了下來,全都被他的興奮勁硬生生爬了上去。

在往深奔跑了一段鬆軟泥路,直到手腳都感覺沒有知覺,那是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