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殺戮縱橫 >第七十章 暖男雲凡

第七十章 暖男雲凡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殺戮縱橫》 作者:劍斷九天  更新時間:2018-06-04 08:49  字數:2379

雲凡點了點頭。

「真的是您啊,雲公子,我們老闆早就交代了,雲公子要是來了,就要用最好的服務招待您,您稍等,豪華包間馬上我們就為您騰出來。」短髮女生恭敬地說道。

雲凡有些疑惑,自己雖然上次在翡翠莊園露面了一次,但就算知道自己身份的,也只有那些名流富豪啊,什麼時候兩個KTV前台都認識自己了。

「你們怎麼認出我的?」雲凡問道。

「是這樣的,雲公子,我們有您的照片,就貼在前台。」短髮女生解釋道。

雲凡微汗,這寶慶市的富豪,也太能拍馬屁了吧,這種事情都能幹出來。

很快,范特西KTV最豪華的包間就騰出來了。

「碧琪,這雲凡,看來還真的挺牛逼的,面子夠大啊。」進了包廂,陸欣凌不由在梁碧琪耳邊低語。

梁碧琪微微一笑,心中驚駭無比,一個錢豹天對雲凡恭恭敬敬的,一口一個雲大師喊著,就讓梁碧琪感到好奇了,現在這范特西KTV老闆,居然把雲凡的照片都貼在KTV前台,就為了讓雲凡來能享受最好的服務,而且,剛才那個前台小妹喊雲凡「雲公子」,這雲大師,雲公子,看來雲凡的身份還挺複雜的,公子倒是還好,只是這大師稱謂,可不是隨便叫的啊,難道這雲凡,有什麼特殊的本領才會讓這些人對他如此敬畏。

音樂之聲響起,除了雲凡一直坐在沙發上如老僧入定之外,女生們都唱得很開心。

「雲凡,你會不會唱《今天我要嫁給你》?要不我們兩個來對唱怎麼樣?」鄭佳美湊到雲凡跟前問道。

雲凡搖了搖頭,堂堂魔君,對於唱歌,也是開不了口,更何況,這是啥歌啊,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還別說,這幾個女生唱歌都很好聽,雲凡注意到袁小婷點了一首叫做《蝸牛》的歌,和秦華梅一起唱著,這首歌歌詞還挺勵志的,看袁小婷和秦華梅唱著唱著,兩人的聲音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哽咽了。

雲凡稍有動容,這袁小婷和秦華梅兩人應該是想起了悲苦的從前,兩人才會如此傷感。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陽光靜靜看著他的臉,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

聽著歌詞,雲凡微微一笑,袁小婷,秦華梅,你們這兩個小丫頭,從遇到我的那一刻,陽光已經灑下,命運已經改變。

唱歌到一半,KTV老闆屁顛屁顛地拿了兩瓶名貴紅酒跑來包間,非要親自來給雲凡搞服務,雲凡自然不願意讓他在這裡打擾自己,說已經記下他的名字了,就讓他先出去了。

看到這一幕,陸欣凌不得不再重新審視雲凡了,一個小小少年,能讓寶慶市富豪如此低聲下氣,看來還真是有點背景的,或許,雲凡的背景和自己是一個級別的,陸欣凌不由想著,其實如果陸欣凌展示身份,寶慶市應該還沒有人敢不給她面子。

唱完歌,已經十一點多了,梁碧琪借著酒勁,又要去吃燒烤,雲凡怕她們幾個女生大晚上在外面有危險,只有陪她們去了,吃燒烤時,或許是想起明天就要回滬市了,陸欣凌十分傷感,叫了一箱啤酒,和梁碧琪,鄭佳美等人喝了起來。

雲凡無奈,聽著這三個女生借著酒勁說酒話,情緒莫名。

人,不管表面上活得多自在瀟洒,但是內心深處,都有著一些自己不願意提及的傷心事,只有在酒精的刺激,才會肆無忌憚,不受控制地說出。

雲凡是魔君,但也是人,悠悠萬載,雲凡也在內心深處留下了一些不願意提及的事情,這些事情,前世,雲凡認為,這些深埋內心深處的往事就是阻止自己修為再進一步的心魔,但是重活一世,雲凡卻有了不同的感悟。

既然存在,就是道理,不管是順其自然,還是逆天改命,你自己堅定選擇的,不管結果如何,就是對的,這就是道理。

一箱啤酒被梁碧琪三人喝完,這三人也徹底大醉,雲凡和袁小婷、秦華梅把這三人送回楠竹小區梁碧琪的出租房後,看到這三個女人蠢蠢欲吐的樣子,自己要是就這麼走了,秦華梅晚上一個人也照顧不過來三個醉酒的女人。

無奈之下,雲凡用靈氣幫這三個女人身上的酒精全部清除,看著沉沉睡去的這三個女人,雲凡對秦華梅說這三人已經沒事了,會一覺到天亮的,讓她安心睡覺,然後就帶著袁小婷離開了。

「雲凡哥哥,你真是個暖男。」走出楠竹小區,在微涼的夜風中,袁小婷突然抬頭,睜著大大的眼睛,對雲凡甜甜笑道。

雲凡一怔,深深看了袁小婷一眼,搖了搖頭,淡淡說道:「走吧。」

翌日,楠竹小區的出租屋內,梁碧琪三人醒來,有些奇怪,平時喝這麼多酒,第二天早上起來肯定頭痛欲裂,難受的要死,怎麼今天早上一點反應沒有,反而覺得精神飽滿,要是一個人出現這種情況,她們倒是不在意,關鍵是現在她們三個人,都出現了這種離奇的事情。

梁碧琪忍不住問了一下秦華梅,秦華梅這個小丫頭倒是老實,就說昨晚雲凡把她們三個送回來後,就在她們三個的脖子上捏了捏,然後就說沒事了,她們三個會一覺到天亮的,讓自己早點休息。

「什麼?那小子居然敢趁著我喝醉占我便宜,到目前為止,可還沒有一個男生碰過我,居然被這小子給佔了便宜,太氣人了。」陸欣凌一聽,頓時暴走,搞得好像昨晚失身了一樣。

「哎呀,我說陸大小姐,雲凡昨晚肯定是幫我們解酒了,不然你以為今晚早上我們三個還能起的來啊,再說,誰不知道你陸大小姐換男人如換衣服,說沒男人碰過你,有點過分了啊。」梁碧琪笑道。

「哪有捏脖子解酒的,我看這小子就是覬覦我們三個的美色,趁機佔便宜,不過我說碧琪,你不是最反感男人碰你的身體的嗎?怎麼今天反應比我還淡然啊?」陸欣凌奇怪地問道。

「你想像力還真夠豐富的,趕緊收拾收拾回滬市,我等一下送你去機場。」梁碧琪汗道,這就是趁機佔便宜?男人要佔女人便宜,也不會只摸摸脖子吧,脖子有什麼好摸的,要摸也是摸其它地方。

PS:第二更,兄弟們要一直給力下去啊,雲大師又要裝逼了,誰也別攔著啊,誰攔著跟誰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