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殺戮縱橫 >第四十七章 燃燒的張少

第四十七章 燃燒的張少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殺戮縱橫》 作者:劍斷九天  更新時間:2018-06-04 08:49  字數:2290

「哦?在金陵,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你膽子倒是不小啊。」對面畫舫中,突然有一個穿著西裝的青年緩緩走了出來,他一手插著口袋,一手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饒有興緻地看著錢豹天,淡淡開口。

「張少,您來了。」看到這個青年,那些年輕男女頓時恭敬地喊道。

錢豹天眉頭緊鎖,看了對面的那位青年一眼,對方氣勢閑淡,卻能給人壓迫感,直覺告訴錢豹天,這青年,絕對不簡單,很有可能,還是一位武道高手。

不過有雲大師在,管你是什麼武道高手,得罪雲大師,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背後有雲大師撐腰,錢豹天膽子自然大了,「年輕人,我還是勸你收起了囂張的氣焰,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這個層次能得罪起的。」

那青年見錢豹天居然冥頑不靈,眉頭不由深深皺起,可以說,在金陵,還沒有是他得罪不起的人,沒想到,今天卻被人這麼輕視,這讓他動怒了。

「卧槽,你知道張少是什麼人嗎?金陵張家的少爺,你居然說張少得罪不起你們,你腦子是不是秀逗了,我倒,你們是什麼來歷?」張少身邊的一個青年站出來叫道。

錢豹天臉色微變,金陵張家還真是錢豹天不敢得罪的龐然大物,就算此刻背後有雲大師撐腰,錢豹天也猶豫了。

見錢豹天不說話了,對面的人更加囂張起來。

「既然知道張少的身份了,還不乖乖把美女送過來。」對面的幾名青年得意地喊道。

周家豪等人坐在畫舫之中,自然也聽到了對面的來歷,金陵張家,還真是不好得罪的。

「金陵張家么?」雲凡淡淡說了一句。

「雲大師,這金陵張家就是今天我跟你說的那個金陵張家,勢力頗大,不好輕易得罪。」周家豪小心翼翼地說道。

「是啊,我們還是暫避風頭吧,那張家的確不是好惹的。」楊飛揚也說道。

「呵呵,區區一個金陵張家而已,也敢打擾我的興緻。」雲凡淡淡一笑,徒手虛空花了一個烈火符,烈火符只是超級低等符文,以雲凡現在鍛骨境實力,虛空畫符,也是輕而易舉。

「去!」雲凡一聲輕喝,烈火符便朝外面快速飛去,然後直接打在了那位張家大少身上,瞬間,這位張家大少就被烈火吞噬,看到這一幕,那一群年輕男女都傻眼了,看著在烈火中掙扎哀嚎的張少,他們都忘記拿滅火器來滅火了,等五秒過後,才有一個人大喊著去拿滅火器。

只是等滅火器拿來撲滅了張少身上的火,張少已經被燒得不成樣子了,一股焦臭味連雲凡這艘畫舫上都聞得到。

「我們繼續遊河吧。」雲凡淡淡說道,根本沒把那位張少的生死放在心上。

周家豪等人剛才見識到雲凡虛空畫符的手段,本就震撼了,現在倒好,居然把張家的那位大少燒的半死不活,估計就算治好了,這位張少以後也沒臉見人了。

雲大師果然是雲大師啊,殺伐果斷,沒有一句廢話,周家豪和錢豹天看得心驚肉跳,暗道還好自己早早結識了雲大師,不然以後這就是自己的下場啊。

至於楊樂儀這四個小女生,哪裡見過如此神奇的手段,此刻滿心好奇,忍不住偷偷打量雲凡,現在估計就算華夏那些當紅小鮮肉出現在這裡,她們肯定也會認為雲凡比他們帥,因為雲大師的帥,已經帥出了一個新高度了。

游湖在繼續,只是經過剛才那一出,除了雲凡外,大家的心情都受到影響,楊飛揚說歷史的時候語氣也不是那麼鏗鏘了,楊樂儀彈琴時,琴聲也變得斷斷續續了。

晚上十點,游湖結束,雲凡和周家豪錢豹天直接回酒店了,見雲凡離開了,楊飛揚等人才稍稍鬆了口氣,自從見識到雲大師的手段後,他們就感覺到只要和雲大師在一起,就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胸口,讓人無所適從。

「雲大師實在是太帥氣,太霸氣了,就是不知道雲大師還是不是單身?」楊樂儀的那位短髮室友看著雲凡離開的方向,不由眼冒桃花地說道。

「你去問問不就知道了?」楊樂儀好笑道。

「樂儀,你可是我們金陵大學的校花啊,要不你去把雲大師約出來,我再下手。」短髮女生調笑道。

「為什麼我去約啊,我連他的聯繫方式都不知道?」楊樂儀搖了搖頭。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你沒發現,你彈琴的時候,雲大師可是一直盯著你發獃的,肯定是對你有意思,你去約他,他肯定不會拒絕的。」短髮女生笑道。

「真的假的?我怎麼沒有發現他在看我?」楊樂儀心中有些小喜悅,不過還是有些不信地說道。

「你是當局者迷,以我的經驗來看,雲大師絕對是對你有意思,要不然,就是喜歡你彈古琴。」短髮女生認真地說道。

「這位雲大師應該是精通道法的少年奇才,不過性格太過極端冷傲,今天沒有考慮後果就把張家的少爺燒成那樣,這是意氣用事,他現在估計還不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個道理,他少年得志,如果不知道收斂鋒芒,日後的路絕對難走。樂儀,你要和這位雲大師保持距離,這次金陵張家是不會放過他的,你要是和他走的太近,必然會受到牽連的。」楊飛揚語重心長地說道,他不否認雲凡厲害,但是雲凡做事太過想當然爾,現在是法治社會,可不是誰會點異能就可以遊走在法律之上了,人,還是低調點好。

「大伯,他今天也是為了我才出手的,我怎麼可以就這樣和他保持距離呢?大伯,你能不能幫我找你的朋友要一下雲大師的手機號碼啊?我得謝謝他今天幫了我。」楊樂儀說道。

楊飛揚見自己的這位侄女滿臉認真的樣子,不由搖頭,這雲大師的底細,自己還是找個時間問問周家豪吧。

PS:第三更,謝謝兄弟們今天的推薦票,比較給力,拜謝,對於意見,我會聽,但是我還是按照我的思路寫下去,不然意見太多,聽得太多,容易寫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