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殺戮縱橫 >第四十六章 金陵夜景

第四十六章 金陵夜景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殺戮縱橫》 作者:劍斷九天  更新時間:2018-06-04 08:49  字數:2771

「雲大師,這是仙家之茶吧。」周家豪和錢豹天感慨驚嘆道。

「一些小手段罷了,真正的上品靈茶,凡人喝上一口,百病盡除,增壽十數載。」雲凡笑道。

周家豪和錢豹天同時怔住了,這世間,居然還真的有這麼神奇的茶葉啊。

看來跟在雲大師後面,日後多活幾十年都不在話下的,周家豪和錢豹天不由冒出這樣的想法。

「周老弟,我來了你也不出來迎接一下啊。」突然,畫舫外面傳來一陣爽朗的聲音。

周家豪聞言,連忙起身前去迎接,很快,周家豪就領著一個約莫五十歲,戴著金邊眼鏡的儒雅中年人走了進來,這位中年男人不用說了,就是周家豪口中的他的那位好朋友,金陵大學歷史系教授楊飛揚楊教授了。

而在楊教授後面,則跟著幾個女孩,這幾個女孩一進來,就左顧右盼的,似乎是在尋找什麼,只是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目標,不由失望搖頭。

「樂儀啊,你不是說有帥哥介紹給我們嗎?怎麼一個帥哥也沒有啊?」一名畫著濃妝,穿著性感短褲的短髮女生不由低聲說道。

「是啊,沒看見帥哥啊。」又一名長發飄飄的氣質女生附和道。

楊樂儀也沒有看到帥哥,不過事已至此,總不能說自己是騙她們的吧,楊樂儀目光一掃,落在了雲凡身上,不由笑道:「誰說沒有帥哥啊,那不就是帥哥嗎?」

幾名女生聞言,朝雲凡看去,不由無語地瞪了楊樂儀一眼,「這就是你說的帥哥啊?你當我們沒見過帥哥啊?」

周家豪見這幾名女生在低頭熱聊,不由笑道:「飛揚兄,你也不介紹一下?」

楊飛揚呵呵一笑,對楊樂儀說道:「樂儀啊,這位是我的至交好友,你可以叫他周叔叔,你把你的朋友介紹給你周叔叔認識一下吧。」

楊樂儀倒是落落大方,把她身邊的三位女孩子都介紹了一遍,最後還把自己也介紹了一下。

周家豪一聽這楊樂儀居然是楊飛揚的侄女,不由好笑,這楊飛揚找不到美女,居然把他侄女和他侄女的室友都找來了。

「周老弟,你的這位小友你也不給我介紹介紹。」楊飛揚注意到風輕雲淡坐在太師椅上喝茶的雲凡,不由笑道。

「額,我來介紹,這位是雲大師。」周家豪小心翼翼地介紹道,至於錢豹天,楊飛揚認識,也就不需要介紹了。

「既然是小周的朋友,都過來喝茶吧,一人一杯。」雲凡淡淡說道,一副絕世高人之態。

楊飛揚有些驚訝,這小子明明這麼年輕,怎麼喊自己的這位周老弟小周呢,這也太不敬了吧,不過見自己的這位周老弟對「小周」這個稱謂並不介意,楊飛揚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只是看一個少年擺出一副上位者之態,就讓楊飛揚這個文人騷客有些不滿了。

楊樂儀和她的室友也有些奇怪地看著雲凡,這小子,看樣子還沒有她們幾個大,卻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實在很奇怪啊。

周家豪見楊飛揚還在發獃,忙拉了他一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千萬不可對雲大師不敬,雲大師的事情我日後再細細跟你說,要不是我和你關係太好,我都不會喊你來見雲大師的。」

楊飛揚不是迂腐之人,見周家豪語氣鄭重無比,不由微微點頭,表示知道了。

錢豹天倒了五杯茶,讓楊飛揚等人過來喝,能喝上雲大師泡的茶,是他們的福氣。

「楊教授,雲大師可很少親自煮茶的,今天你正好趕上了,快點喝吧,保證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錢豹天把一杯茶遞給楊飛揚,笑道。

楊飛揚看了手中的清茶一眼,茶香的確很濃烈,有一種沁人心脾的感覺,稍作猶豫,楊飛揚就把手中的一杯茶一飲而盡,根本沒有品。

「這是什麼茶?」一杯茶下肚,楊飛揚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楊飛揚能清晰感覺到,因為喝了這杯茶,自己四肢百骸居然前所未有地舒爽了起來,連困擾楊飛揚多年的腰椎病,此刻都似乎已經完全康復,讓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看到楊飛揚一副享受的樣子,楊樂儀等人,都不由拿起茶杯喝了起來。

「這茶水好神奇啊。」四個女生渾身舒暢,差點忍不住呻.吟出來。

楊飛揚緩過神來,再看雲凡,眼神中已經絲毫沒有輕視之意了,對於自己的這位周老弟為何如此尊重這位少年,楊飛揚似乎有點理解了。

就憑這少年能煮出這樣的茶,就值得尊敬。

畫舫離岸,在秦河之上緩緩前進著,看著兩岸燈火,聽著楊飛揚說著金陵舊事,連雲凡這個魔君,都有些入迷了,這時,一陣古琴之聲如潺潺流水般響起,眾人不由看去,是楊樂儀坐到了畫舫之中的那古琴前,信手而彈。

雲凡看著楊樂儀彈著古琴,琴聲優美而動聽,還夾帶著一絲淡淡的傷感,在這安靜的秦河之中,琴聲傳出很遠

想當年,在第九重宇宙,靈國的紫竹林中,雲凡撫琴,靈莫舞在瀟瀟紫竹葉中翩然起舞,這種場景,令雲凡追憶

正在雲凡等人沉浸在楊樂儀的琴聲之中,畫舫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聒噪之聲,幾道輕薄的聲音從另外一艘畫舫上傳來。

「喂,美女,過來給我們彈彈琴,一曲十萬怎麼樣?」

「喂,美女快過來啊,張少很喜歡你的琴聲,你過來陪一下張少,這輩子就有享不完的福氣了。」

楊樂儀停止彈奏,秀眉微皺,楊樂儀出生書香門第,從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可以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沒想到今天來遊玩,卻被浪蕩小人調戲,這讓她心中極為惱火了。

楊樂儀的幾個室友聽到外面的聒雜訊,不由側目朝外面看去,由於畫舫的窗戶沒關,可以直接看到外面,只見在另外一艘畫舫上,至少有十幾位年輕的男女在朝這邊指指點點。

「你們說話注意一點,我們憑什麼要給你們彈琴啊,有錢就了不起啊,告訴你們,我們不差錢。」楊樂儀的那位穿著短褲的短髮室友脾氣火爆,大聲說道。

對面的人一聽,就有幾名男生立馬坐不住了,囂張叫道:「卧槽,脾氣還挺大的啊,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是你們惹不起的人,讓她過來彈琴是看得起她了,別給臉不要臉啊。」

「我們還是你們惹不起的人呢,別以為家裡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了。」短髮女生站起來,叫囂道。

雲凡看在眼中,臉色不由陰沉起來,本來聽著琴聲,看著秦河夜景,是一種享受,現在倒好,被不知道從哪裡來蹦出來的幾個垃圾給破壞了。

錢豹天見雲大師臉色不愉,知道雲大師生氣了,連忙站起走到船舷邊,陰沉著臉喝道:「不想死就快點從我眼前消失,這裡也是你們這些人能放肆的地方?」

兩艘畫舫相距不過五米,錢豹天身材高大,一身肌肉,還是很有視覺衝擊力的,但是對面的一群人,貌似根本沒有把錢豹天放在眼中。

PS:第二更,感謝一曲清寒兄弟打賞的1587幣,還有餘進兄弟打賞的399幣,這麼多的打賞還是第一次收到,夠作者今天中午吃個蓋澆飯了,那個,兄弟們看完不要忘記投票,收藏,書評喲,拜謝。第三更中午,很有可能第四更喲,看兄弟們的熱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