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殺戮縱橫 >第三十一章 雲凡的面子

第三十一章 雲凡的面子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殺戮縱橫》 作者:劍斷九天  更新時間:2018-06-04 08:49  字數:4676

海洋餐廳,雲凡至始至終,一言未發,而經過剛才的事情,陳欣的那群室友也感到臉上火辣辣的,不再好意思說話了,倒是吳強和陳欣,沒了這群人在中間多嘴,兩人相聊甚歡。

「吳強,要不等一下我們吃完去看電影,聽說最近上映的那部《戰狼2》很好看。」陳欣笑道。

「我倒是無所謂,你問問你室友她們的意見吧。」吳強對陳欣這群室友可沒有啥好感了,這群人過來就是準備拆散他和陳欣的。

「要不等一下我們就先回去了,不打擾你們了。」陳欣的這幾位室友都感到莫名尷尬,也沒有臉繼續呆下去了。

「這怎麼行呢?你們要是回去,我跟你們一塊回去了,剛才在寢室里不都說好了嗎,先吃飯後看電影再K歌。」陳欣忙說道。

見陳欣這麼一說,她的幾個室友面面相覷,最終無奈點頭,答應留下來看電影。

「電影沒啥好看的,距離這邊不遠有一家休閑俱樂部,裡面有射擊、保齡球等項目,要不等一下我們去那裡玩一下怎麼樣?」一直不說話的方錢輝這時候不由說道。

「射擊?打保齡球?這些我都沒有玩過耶,不過那裡應該消費很貴吧?」幾個女生聽到方錢輝的話,不由好奇起來,的確,射擊打保齡球對於她們來說,比看電影好多了,不過這種地方,消費肯定很高,不是她們這群學生能消費得起的。

「還行吧,大家要是想去,我請客,我是那裡的VIP會員,和那的經理很熟的。」方錢輝微笑說道,語氣中有一絲傲然。

「是啊,要不等一下我們就去玩射擊,打保齡球吧,電影下次再看吧。」劉芸見自己的男朋友這麼給自己長臉,心中高興,剛才被打臉的窘迫也消散了,就算校花喜歡這小子又怎麼樣?這小子有錢輝有錢嗎?錢輝能請大家去高檔休閑俱樂部射擊、打保齡球,他呢,估計連看電影的錢都拿不出吧。

吳強這就有點尷尬了,說真的,他還真的沒去過休閑俱樂部這種高大上的地方,今晚可是他做東啊,就算去休閑俱樂部,也得他付錢啊,看劉芸男朋友那樣子,吳強在心中嘀咕,有錢了不起啊,有錢能當飯吃啊。

倒是陳欣很善解人意,今晚來這裡吃飯已經很浪費了,還要去玩射擊,那就更要花很多錢了,對於吳強的經濟實力,陳欣其實也知道,今晚這裡的消費,她準備回頭悄悄和吳強平攤,至於去玩射擊,陳欣肯定不會去的,陳欣知道,她要是和吳強去了,吳強不買單,肯定不合適。

「那個,那個,芸芸,你們要是去玩射擊你們就先去,我和吳強去看電影,看完電影我去找你們咱們一起回寢室行不行?」陳欣只有這樣說道。

「這樣怎麼行?我看要不這樣,現在時間還早,咱們先看電影,再去玩射擊怎麼樣?電影就由你男朋友買單,這玩射擊,就讓錢輝買單,大家都是朋友,不用這麼見外的。」劉芸自然看出了陳欣的顧慮,想了想說道。

「就這樣說定了吧,咱們就先看電影,再去玩射擊,今晚玩得盡興。」吳晶晶和姜雪附和道。

「那好吧。」陳欣只有點頭答應,這已經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了,大家都有台階下。

這時,海洋餐廳的經理陪同一位富態中年人朝雲凡這邊走來,經理手上,還端著一瓶葡萄酒。

「雲公子,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手下人招待不周,還望雲公子多多包涵,雲公子,這是我的私藏羅曼尼·康帝酒庄紅葡萄酒,特意送過來給您品嘗。」這位富態中年人正是海洋餐廳的高老闆,他匆匆趕回海洋餐廳,就讓人把餐廳里的那瓶最貴的葡萄酒拿出來給雲凡送過來了。

雲凡抬頭,看了這位富態中年人一眼,並不認識,自從上次翡翠山莊的事情後,雲凡就知道自己低調不起來,所以雲凡也不打算低調了。

「你叫什麼名字?」雲凡淡淡問了一句。

「我叫高海波,是寶慶的那個福鑫集團的董事長,咳咳,雲公子,您喊我小高就行,嘿嘿。」高海波一臉討好地笑著,給了身邊的那位經理一個眼神,那個經理立馬會意,趕緊打開紅酒,然後高海波就親自給雲凡倒酒。

給雲凡倒完之後,又給吳強等人的酒杯倒上,這才小心翼翼地站在旁邊,等待雲公子差遣。

「小高,沒事了,謝謝你的紅酒。」雲凡淡淡一笑。

「額,好的,雲公子,您們慢用,對了,雲公子,以後只要您,或者是您的朋友來這裡吃飯,都是免費。」高海波說完,這才興奮地離開了,今天不錯,雲公子居然記住了我,高海波心中美滋滋的。

高海波走後,吳強等人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剛才的那位,可是福鑫集團的董事長啊,福鑫集團可是寶慶市有名的大企業,那位高海波,更是寶慶市排名前十的大富豪,這樣的人,在雲凡面前,怎麼就跟孫子一樣,一口一個雲公子喊著,還非要讓雲凡喊他小高。

不過吳強反應過來,頓時覺得臉上有光,十分的神采奕奕,這就是自己的兄弟,厲害吧,看你們這群人,還敢小瞧不。

「這是什麼紅酒啊,看樣子挺高檔的啊?挺貴的吧?」姜雪輕輕嘗了一口,就算她不會品酒,也覺得這紅酒味道十分的不一般。

「就這一瓶酒,就價值十多萬,你說貴不貴。」劉芸倒是有些見識,只是此刻的內心,是奔潰的,她要是再認為雲凡只是一個窮小子,鄉巴佬的話,那她就是傻子了,眼前這個平凡的少年,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