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殺戮縱橫 >第一章 魔君重生

第一章 魔君重生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殺戮縱橫》 作者:劍斷九天  更新時間:2018-06-04 08:49  字數:3791

2010年9月1號,一輛由縱陽縣開往寶慶市的大巴車在熱浪滾滾的省道上飛馳著,由於車裡開著空調,氣味變得有些渾濁難聞,不少暈車的人都拿著塑料袋,生怕等一下控制不住吐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擦乾淨。」突然,一道有些慌張的聲音在車廂內響起,聲音不大,卻引起了車廂里所有人的注意。

女售票員坐在前面正昏昏欲睡,聽到後面傳來的動靜,只好起身去後面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見在大巴車靠後的一排座位上坐著一男一女,看模樣都是學生,女的長得甚至清秀可愛,只是此刻她滿臉慌張,正手忙腳亂地在書包里翻找著什麼,找了半天,終於找出了一包餐巾紙,趕緊低頭在地上擦拭了起來。

女售票員看到這一幕,也就知道了怎麼回事,是這小姑娘暈車嘔吐了,原本這小姑娘是吐在塑料袋中的,可是沒想到她的塑料袋居然是破的,所以就導致嘔吐物濺到了地上和她旁邊的那位男生的褲腿上。

不是什麼大事,女售票員也就沒當回事,重新拿了個塑料袋和衛生紙給這小姑娘後便又回去睡覺了。

雲凡睜大著眼睛,看著面前的場景,一臉驚駭,這是什麼地方?我不是在臨仙台被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合力擊殺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

難道我沒有死?

雲凡的大腦突然一陣眩暈,一股不屬於他的記憶湧進腦海,讓他對現在的自己,和這個世界有了個大概的認知。

這副身體的主人也叫雲凡,今年剛滿18歲,在寶慶市讀高中,今天是高三開學的日子,這副身體的主人正準備去寶慶市一中報道。

「這裡靈氣如此稀薄,應該是第一重宇宙中的某個星球吧。」雲凡感應了一下周圍的靈氣,居然難以察覺,不過雲凡也不以為意,這次死裡逃生,就算現在自己只是一個凡人,但憑藉自己在第九重宇宙中數萬年的修行經驗,重回巔峰,也只是時間問題。

想到這裡,雲凡不由冷笑,自己前世身為第九重宇宙的魔君,行事向來肆意無忌,但所做之事,雲凡問心無愧,但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為了得到自己手中的九天玄經,無所不用其極,追殺自己數百年,到最後,居然綁架了靈莫舞於臨仙台。

靈莫舞是雲凡當年無意之間救下的一個女孩,這個女孩是第九重宇宙靈國的公主,雲凡當初救她也只是舉手之勞,並且許諾與她,會保她一世平安,沒想到,多年以後,靈莫舞長大,居然成了導致雲凡隕落的誘餌。

為了一個承諾,雲凡就算知道臨仙台一戰,危險重重,但云凡還是毫不猶豫地去了,這就是魔君的為人。

「雲凡哥哥,你可要說話算話喲,以後我有危險你一定要在我身邊喲。」雲凡的腦海中突然出現靈莫舞的話。

想起靈莫舞小時候調皮可愛的樣子,雲凡心中一暖,露出微笑,放心吧,小舞,雲凡哥哥既然許你一時平安喜樂,自然不會食言,好好活下去,等雲凡哥哥回來,讓當初綁架你的所有人,都用鮮血來償還。

大巴車一路飛馳,雲凡此刻發獃看著窗外,想著以後的路該如何走下去,地球上的靈氣太過稀薄,如果按照以前的修鍊功法,修鍊到前世的實力還真的不知道要多少年?

雲凡等不了這麼多年,如果修鍊個幾千年幾萬年才能重返第九重宇宙,那前世的仇人估計死的都差不多了,自己還報什麼仇?

「對了,九天玄經,我可以修鍊九天玄經啊。」雲凡大喜過望,想起了那九卷引起整個第九重宇宙瘋狂的九天玄經,前世自己得到這九卷上古絕世功法卻沒有修鍊,不是自己不想修鍊,而是要修鍊這卷功法,必須要廢掉自己的所有修為,重頭開始,且不論九天玄經是真是假,那時候這麼多人追殺雲凡,雲凡要是廢掉修為修鍊九天玄經,估計還沒有修鍊,就身首異處了。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宇宙有九重,九天玄經有九卷,一卷一重天,而自己重生在第一重宇宙中的一個凡人身上,這不是上天讓自己修鍊九天玄經嗎?

「寶慶市西站到了。」大巴車停穩後,女售票員扯著嗓門喊道。

雲凡這才回過神來,從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書包,準備下車,這時候,雲凡才注意到一直坐在自己身邊的女生,出於禮貌,雲凡露出了微笑。

張媛媛見雲凡突然朝自己笑了,有些驚訝,自己剛才吐到了他的身上,他一點反應都沒有,自己道歉,他理都不理自己,現在突然的微笑,實在讓張媛媛有些措手不及。

「剛才對不起啊,把你的褲子弄髒了,要不去市裡我賠你一件吧。」張媛媛回過神來,連忙說道。

「不用了。」雲凡一笑,便單肩背著書包準備離開。

「喂」雲凡還沒有走幾步,張媛媛突然喊道。

雲凡回頭看著張媛媛,等待她說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張媛媛似乎是憋足了勇氣,這才有些羞澀地問道。

「雲凡。」雲凡說完,見張媛媛沒事情了,便直接下車離開了。

張媛媛愣在車上,她一向是個害羞內向的女孩,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問一名男生姓名,本來她以為自己問他姓名後,他肯定也會問自己名字,沒想到,這男生居然就這麼走了。

「真是奇怪的人吶!」張媛媛不由撇嘴,心中有些不是滋味,畢竟張媛媛也是校花級別的美女,就這麼被一個男生無視,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