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落魄千金上位記 >第153章 老宅見家長

第153章 老宅見家長 (1/2)

小說名稱《落魄千金上位記》 作者:早小早  更新時間:2018-06-14 00:33  字數:3730

話雖如此,但傅任苒還是覺得自己的臉皮不夠厚!

面對一個王佩蘭尚且需要勇氣,更何況是面對整個裴家人。

她也明白,無論是嫁給誰,她都必須經歷一番他人的評頭論足。

就像是醜小鴨終究要被拉出來遛一遛才能完成人生的銳變。

裴天辭和傅任苒一走進客廳里,原本熱鬧的景象霎時不見了,全部安靜了下來,齊刷刷的朝他們看了過來。

或許是這些人已經熱切的討論過,並且觀點高度一致,「你何德何能,我家小姑媽小姨媽家的女兒都比你強百倍千倍。」因此他們看傅任苒眼神大致相同,都是表面上笑的禮貌有加,目光中卻透著一股幸災樂禍。

傅任苒總覺得他們看的不是人,而是動物園裡的大猩猩。

裴家她以前經常來,現在這個客廳里的人她基本上都見過!

裴天辭的叔叔和姑姑,全拖家帶口的來了。這些人以前就不怎麼看的起她,現在任家落魄了,更加看不上了。

不過這些,傅任苒根本不在意,真正令她吃驚的是裴藝菲竟然也在場。但是轉念一想,也很正常,春節都要快到了,應該是放寒假了。

裴藝菲一直維持著低頭看手機的姿勢,看上去傲慢無比。

傅修齊已經去往澳洲,只是不知道裴藝菲是否已經放下了。

「來了,坐吧!」

說話的是坐在沙發上的王佩蘭,聲音很尋常,辨不清喜怒。

客廳里人也很多,沙發坐滿了人,只空著一張單人椅,王佩蘭的話一落,也沒見誰起來讓個位置什麼的。

下馬威啊!

傅任苒今天是以裴天辭妻子的身份第一次登門,而這些人也都是為了看她才會聚在一起。他們兩個人,卻只餘一張空椅子?

這什麼意思?

裴天辭什麼身份?他肯定是要坐著了,那她坐哪裡?坐他腿上嗎?

怎可能?

就是想讓她像個上不了檯面的小媳婦一樣站著

站就站吧!

傅任苒抽出了搭在裴天辭手腕上的手,就等著裴天辭入坐以後,她好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

只是她的手還沒落下,就被裴天辭反手抓住,輕輕拉了一下,將她拉到面前,然後他推著她的雙肩,將她摁在了單人椅沙發上。

登時,傅任苒的臉一下子就紅了,燒到了耳根,如坐針氈,也不知道是因為太熱還是窘迫。

她忍住了想抹額頭擦汗的衝動,心裡暗嘆,真的還不如站著舒服!

傅任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抬眼掃了掃裴天辭,他已經順勢靠坐在了沙發椅的扶手上,姿勢慵懶隨意,一雙深色的眼眸微微笑看著自己,像極了一汪溫泉,沁潤入心,溫柔至極。

讓人覺得,好像本該如此。

同時,他又伸手將她緊張的蜷縮起來的手握在了他的手心裡。

不知不覺的她便放鬆了心情。

客廳里熱熱鬧鬧的,場面十分和諧,也沒有刻意的冷落她,歡聲笑語不絕於耳,連王佩蘭也是笑意滿滿,但是傅任苒總覺得這些不過都是表面,只是做給坐她身旁的這個位高權重的男人看的。

彷彿都在等一個契機,這個契機就是裴天辭被他叔叔叫去書房商量什麼需要單獨聊聊的事情。

裴天辭一站起來,客廳里的人都停止了扯淡,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一樓。

裴藝菲的目光從手機上面抬起頭來,對著傅任苒冷笑道,「傅任苒,你簡直虛偽至極,真讓人噁心!」

「……」傅任苒覺得裴藝菲說話的時候,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坨屎,如果不是因為被罵的人是她自己,她一定會以為裴藝菲嘴裡的那人真的是一坨屎。

她如果知道會嫁給裴天辭,又怎麼會得罪裴藝菲,而不得罪裴藝菲,就不能拆散裴藝菲和傅修齊。

好像無解。

傅任苒這麼一想,不言不語的,倒顯得泰然處之了些。

「藝菲!」

王佩蘭頗帶指責的低斥了一句。

不過震懾到的人也就是傅任苒而已,對於裴藝菲好像沒什麼用!

「我不會讓你這麼稱心如意的!」

裴藝菲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拂袖而去。

留下整個客廳里的人,面面相覷,眼觀鼻觀心,尷尬非常,時不時隱晦的望向傅任苒一眼,卻沒有人出聲說一句調節氣氛或者是安慰的話。

包括王佩蘭,也沒有。

很快,客廳里的人又開始說說笑笑,好像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又好像傅任苒也只不過是裴天辭帶回來的很隨便的一個女人。

傅任苒垂著頭,幾不可查的嘆了一口氣,真不知道是自己不值得她們費心討好,還是這裡沒一個情商高的。

畢竟她並不是一個大方的人,並且很愛記仇。

但是覺得憋屈又如何,要是放在以前,傅任苒一定會讓她們好看,可是現在她自己見到裴天辭都跟老鼠見到貓一樣。

裴家人看不上她,簡直就是明智。

心情急轉而下,傅任苒顯得有些懨懨的。

一直到吃過了午飯,裴家人都離開了,裴藝菲也沒有回來。

簡直是把對傅任苒的不滿表達到了極致,偏偏裴天辭好像沒看出來一樣,什麼也不問,什麼也不說。

「人終於都走光了,你們兩個跟我進來!」

王佩蘭嘆了一口氣,好像嘆掉了半條命,率先往回走。

到了書房,關上了門,各自落座了之後,王佩蘭才略有些情緒波動的看著裴天辭,又看了看傅任苒。

那眼神里和在客廳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