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明朝敗家子 >第九百四十八章:至親至愛的弟子

第九百四十八章:至親至愛的弟子 (1/2)

小說名稱《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更新時間:今天04:21更新  字數:3464

方繼藩好整以暇:「無妨,無妨,生鐵很快就要來了,那該死的劉文善……」

方繼藩開始磨牙,恨不得將這狗一樣的東西抽死。

這樣的口子不能開啊。

一旦開了口子,有了這個先例,下頭數百上千個徒子徒孫,都他娘的要十族,咋的,將我方繼藩當公共廁所了嗎?想來就來,說走就走,動不動就殺我師父、師公祭個天,喂,我要收門票。

「那該死的劉文善,人品是卑劣了一些,可他的理論,卻未必是錯的。」方繼藩笑吟吟的看著朱厚照:「所以,生鐵會有的!」

供不應求,若是按照古人的經驗,會造成物價的暴漲。

農業社會講究的是平穩,無論是暴漲還是暴跌,對於民生而言,都是巨大的傷害。

這也是為何,劉健為首的一群人,希望採取極端的手法,直接查抄商賈的原因。

這倒並非是說劉健等人喪盡天良,而是一旦生鐵無法供應,許多商賈囤貨居奇,勢必會導致,國家的動蕩。

生鐵歷來是國家最重要的物資。

一旦朝廷的武庫,失去了生鐵,那麼武器就不能及時的供應至邊鎮。

而一旦生鐵價格暴漲,百姓們的農具價格,將暴漲到天價,這與農業也是息息相關,會導致來年糧食的大規模減產。

哪怕是暫時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譬如朝廷的武庫之中,還有儲備的兵器,百姓們,也勉強還能供應農具的需求。

可長此以往,對於國家的危害,是巨大的。

韃靼人從前與大明互市貿易,屢屢翻臉的原因,就在於大明哪怕是與其互市,也是嚴厲的控制生鐵的貿易,以至於韃靼人連口鐵鍋都沒有,日子沒法過了,不服就干!

因而,古人們對於這種經驗,就是老辦法,他們厭惡囤貨居奇的商賈,拿他們開刀,可以將危害降至最低。

可另一方面,這也是一個死循環,不從這個死循環里走出來,但凡市場有了巨大的需求,商賈們開始囤貨,便殺了祭天,用強力手段,維持住安定。整個大明,卻依舊還是一潭死水。

劉文善的方法很簡單。

用市場的方法,來達到供需的平衡。

商賈固然逐利,卻是可以利用的,他們嗅覺十分靈敏,有超強的行動力,生鐵的價格暴漲,他們便會瘋了似得……尋找生鐵的貨源,如此,一旦市場中生鐵越來越多,供不應求的情況,也就解決了。

朱厚照聽了方繼藩的保證,頷首點頭;「本宮倒是相信劉文善的,畢竟,這是一個自請誅十族的傢伙……啊哈哈……」

方繼藩臉抽了抽。

朱厚照隨即道:「是了,昨夜本宮做夢了。」

「……」

方繼藩很多時候,根本無法跟得上朱厚照的思維。

朱厚照道:「你猜夢到了誰?」

方繼藩搖頭。

朱厚照樂呵呵的道:「你……」

方繼藩汗毛豎起。

「還有徐經!」朱厚照抱著腦殼:「本宮想不明白,為啥會夢到他。」

方繼藩忙道:「殿下應該說,為啥會夢到臣和徐經。」

「本宮經常夢到你呀。」朱厚照撇撇嘴:「這有什麼稀奇,本宮的重點是,為啥會夢到他,他出海這麼年了,也沒有一丁點音訊,是不是已經死了,所以才託夢給本宮,這夢,到底有什麼含義呢?我得請李真人去解夢。」

方繼藩道:「我那師侄,能解什麼夢。哎,倒是殿下一提醒,我竟想起了我至親至愛的徐經,現在想來,其他門生,沒幾個貼心的,比如那該死的劉文善。倒是徐經……」

方繼藩的眼睛,有些濕潤了。

這是自己最愛的弟子啊。

想到他生死未卜,方繼藩的心……方繼藩便覺得,心像扎了一樣,疼!

「他不會死的。」方繼藩板著臉道:「他會活著,他還得給我當牛做馬呢,為了讓他出海,陛下和我們花了這麼多的銀子……」

朱厚照頷首點頭:「說的好。不過,本宮還有一個問題。」

方繼藩疑惑的看了朱厚照一眼:「殿下今日問題好像特別多。」

朱厚照苦瓜著臉道:「本宮這些日子,發表了不少的論文,期刊刊載了一些,可是這一期,本宮投了一篇《機械運動之觀察》,該死的,居然沒有上頭版,上頭版的,竟是那個張信,張信的一篇《論作物之營養》,竟是將本宮的論文擠下來了。評議組不公哪。」

方繼藩忍不住道:「作物之營養?我且看看。」

正待要叫人將最新的期刊取來。

朱厚照卻道:「本宮帶來了。」

從袖裡取出了一本期刊,方繼藩接過。

朱厚照是很在乎期刊的,偏偏他又是好勝心極強的人,自打他的力學幾個論文出來,頓時,被算學、工程學、工學的論文,大量的引用,竟是風靡一時。

這讓朱厚照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在這個基礎上,尤其是在製造蒸汽機車的過程,這一次,他的《機械運動之觀察》,本以為,定是要上頭版的,結果……被人搶了。

方繼藩打開期刊,直奔主題,一看,便明白了:「殿下的論文,其實不在張信之下,可是……張信的論文,更討喜,你看,他認為,作物和人一樣,想要茁壯的成長,便需要提供其營養,何謂營養,養分也,就如殿下為何比別人長得壯實,因為殿下愛吃牛肉,許多的百姓,為何面黃肌瘦,這是因為百姓們在吃糠咽菜。這一個思路出來,評議組們,能不動心嗎?農乃國家根本也。再有這裡,根據張信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