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心碎的聲音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心碎的聲音 (1/1)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309

她無法相信,剛才打她的人竟然是華景辰。

華景辰右手發起顫抖,他趕緊將其藏在身後,蹙著眉頭,惡狠狠吻上她:「沈佳,你是我的人,就算我有別的女人,你也別想離開我。」

然後像是厭惡一樣,將她推開。憤憤轉身離開房間。

沈佳的嘴角被咬破,衣襟大開,眼角的淚水欲滴未滴。整個人看起來狼狽又頹廢。

他的的反應讓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團臟抹布,既然討厭她的話,為什麼還要困住她,為什麼不放過她。她更恨的是自己為什麼到現在還捨不得他。

她心想,或許華景辰一個解釋,她就會相信。可是他的行為卻令她墜入無盡的地獄。

她彎下腰伸手用力抱住自己,似乎這樣就不會感到寒冷。

懵懂昏睡中,沈佳冰冷的身子感到從身上傳來不屬於自己的熱度,她委屈地嘟囔一聲,發出依戀又可憐的呻吟。

接著,她聽見從頭頂上方傳來幽幽的嘆息聲。

她恍惚地睜開雙眼,看見華景辰將她抱起,幫她脫下鞋子平放在床上,動作溫柔又體貼。和剛才打自己時候,恐怖的他完全不一樣。景辰明明生氣了,怎麼還會出現在房間裡面呢。

難道這是她的夢境嗎。

既然是夢境的話,那說什麼都會被原諒對吧

「景辰,你剛才打了我。」沈佳委委屈屈地說道,其實他用的力度不大,沈佳臉上沒有留下任何的疤痕。但是她心裡就是委屈,華景辰打她這個認知比臉上的疤痕更加深刻。

華景辰整理被子的手一頓,放輕聲音說:「抱歉。」

沈佳迷迷糊糊地想,這果然是夢境。不然她怎麼會聽到華景辰對她道歉呢。

沈佳疲憊地閉上了雙眼,夢境綿長又空洞,但是身旁傳來的熱度又如此的真實,如此令人安心。讓她在孤獨的夢中,放心安睡。

天昏地轉——這是沈佳醒過來的唯一感受。

她的嗓子傳來燒灼一般的痛楚,四肢像被碾碎,從骨關節發出喀嚓喀嚓不堪重負的聲音。

沈佳不安地皺起眉頭,在床上反覆輾轉。

旁邊人察覺出她的不對勁,立即起身去探她額上的溫度,隨即狠狠皺起眉頭:「怎麼突然發燒了。」

冰冷的額頭因為溫暖的觸感,身體其他部位變得寒冷,全身叫囂著渴望溫暖。所以華景辰一走開,沈佳立即纏上去,顫抖著哀求:「不要走……」

華景辰把被子給她捏好說:「我不走,我去讓家庭醫生過來。」

沈佳大幅度地反抗:「我不要醫生,我只要你景辰……景辰,你不要離開我,不要和別的女人走好不好。」

說道最後,她聲音已經帶上哭腔。

華景辰像被雷擊中一般,愣在原地半刻動彈不得,反應過來後,他用力將她擁進了懷裡。貼著她的髮鬢說:「好,我不和別的女人走。」

說完,沈佳終於放心,像個小狗似的委屈蜷縮在被子裡面。柔弱的手指虛虛地搭在他結實的手腕上面。

華景辰自從成年以後鮮少生病,就算是生病也有家庭醫生,隨便開幾服藥就搞定。從沒看過葯藥罐罐上面的說明,更加不知道它們的用處。

這大半夜的,他不好林媽吵醒。他只好打電話給吳宸逸……於是客廳出現華大總裁夾著手機,一邊翻著藥箱的詭異場景。

吳宸逸正睡的香甜,被他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吵醒,氣得從床上蹦起三米高。

「有什麼事情不能等到明天說嗎,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幾點!」

「就是不能才找你,佳佳發燒了,要吃什麼葯。」華景辰淡定地擰開一個罐子說道。

吳宸逸朝天翻個白眼,他到底造了什麼孽。

耐著性子地指使華景辰該如何照顧發燒病人,末了,那人一聲道謝都沒有便把電話給關掉。

吳宸逸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忍了忍,還是忍住把它摔到地上的衝動。

華景辰盛了一杯水,一手拿著著藥丸回到房間。

他先把水放下,把沈佳抱起,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裡,冷聲說:「佳佳,吃藥了。」

人沒有反應。

華景辰嘆了一口氣,把葯含在嘴裡,又灌一口水,哺入她的口裡。冰冷的水從沈佳的嘴角滑落,沒入她的衣服中。冷得沈佳一個哆嗦。

華景辰以為她只是突然發冷,皺著眉頭從柜子里拿出幾條厚外套搭在她的杯子上方。不懂得如何照顧人的華總,成功把沈佳裹成一個粽子。

接著他又把毛巾沾濕敷在她的額頭上面,冰冷的毛巾很快被沈佳的體溫燙熱。華景辰取下毛巾,用手去量她的溫度,她身體熱度依然很高。

華景辰乾脆扔掉毛巾,脫下衣服,重新蓋上被子,找個合適的位置,將人擁進了懷裡。沈佳感受到熱源,立即往他鑽過去,輕輕地喟嘆一聲。

沈佳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只覺得頭部傳來劇烈的痛楚,她隱約記得昨晚自己發了一場高燒,夢中有人粗魯但是不失耐心照顧她。現在她身體已經沒有半夜感到粉身碎骨一般的疼痛。

她抬頭一看,華景辰正皺著眉躺在她的身邊,身上不著寸屢,但是能看得出睡得並不安穩。

難道昨晚的不是夢境……是景辰照顧她一晚上了么。

她起來,華景辰也隨之醒過來。

他有些煩躁地從撐著額角起身,看了看呆愣的沈佳,以為她還不舒服,於是伸手去探她的溫度說:「已經退燒了。」

「穩重起見,還是讓家庭醫生過來看一下。」

見他起身,沈佳趕緊去握住他的手說:「我已經好了。景辰……原來我做的不是夢,是你照顧我一個晚上么。」

華景辰沉默地偏過臉,不去回答她。

「我準備去公司,你好好休息吧。」

他在她期待的目光下淡淡地說出無情的話語,看著她眼睛裡面消失的光芒,他心裡閃過一絲不忍。

但是沈佳跟蹤他,懷疑他這件事令他實在無法釋懷。忍不住對她冷言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