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箭雙鵰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箭雙鵰 (1/1)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771

「你難道沒看報告,不知道華二少給公司做出多大的貢獻嗎。規矩有人定,就有人破。」歐陽鋒強勢地說道。

華景升額角已經溢出了薄汗,緊張地拚命向歐陽鋒使眼色,但是對方根本接受到他的信息。

而另外一邊的華景辰則是淡定多了,只見他嘴角輕勾,端是一副淡定優雅模樣。

「詹總,誰先做報告,我並不在意。既然歐陽鋒極力推薦景升,那便先讓景升先做報告好了。」他輕飄飄地說道,詹總和旁邊的董事面面相覷,不明白華景辰會自願把位置讓出去。

歐陽鋒得意一笑,以為華景辰終於服輸了。

華景升放在膝蓋的手慢慢收縮握緊,他湊到歐陽鋒的耳邊,小聲說:「歐陽先生,我還沒準備好……讓他先說吧。」

歐陽鋒睜大了眼睛,沉聲怒道:「我難得給你爭取到的機會,你說放棄了!?不行,你給我立即上去!」

華景升急的緊咬住了下唇,他往華景辰的方向看去,只見那人的目光銳利,不知道隱藏多少算計。華景升邁著沉重的步伐往主席台走去,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釘子上面。

不知道華景辰接下來會出什麼招數,他心裡緊張的不行。連報告中途有好幾次結巴,連準備好的PPT都打開不了。眼見大屏幕上面先是PPT格式錯誤,華景升臉色變得鐵青。他往秘書的方向喝道:「這個PPT怎麼回事?」

秘書漂亮的臉上也出現了著急的神色,結結巴巴地回答說:「我……立即去處理。」

「不用了。」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從角落邊上響起。

華景升蒼白著臉頰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華景辰冷笑一聲,從位置站起來,淡定地整理衣襟說:「你前面報告我大概了解了,那些不過都是些廢話。」

此話一出,下面立即響起討論的聲音,大家紛紛交頭接耳,心想華景辰怎麼變得如此狂妄。

「華總,請注意你的言辭!」一位站在華景升那邊的董事說。

歐陽鋒臉色黑如炭:「華總你要是說他說是廢話,那請問你有什麼高見。就憑你公司慘淡的業績嗎?」

歐陽鋒說完,有幾個董事都竊笑起來。

華景辰沒有理會他們,而是信步走到主席位置上面,華景升看著越來越近的華景辰,警惕地豎起了眉毛。他咬著牙關在他耳邊沉聲問:「華景辰,你要做什麼。」

華景辰舉起手中銀色的U盤,反問他:「你說我要做什麼?」華景升臉上的血色瞬間消失殆盡。

「難道是,你……你不要太過分了!」

華景辰不理會他的控訴,而是迅速把U盤插入了電腦。華景升心裡一陣不好的預感,他大喊一聲:「不要!」眼裡血色盡顯,伸手就想要去把U盤搶過去。不料卻被陳輝架著手臂,用力將他帶遠。只能絕望地看著華景辰把U盤的文件打開。

這一出驚動了坐席上面的董事們,眾人交頭接耳。特別是歐陽鋒,他早就忍不住站起來怒喝道:「景升,你幹什麼?」

豈知,下一秒,華景升憤怒的聲音從播放器傳來。歐陽鋒一愣,聽著錄音文件裡面的對話。

華景辰:「你說要是歐陽董事偷稅漏稅的事情被公開的話,會造成什麼後果?」

華景升:「不!華景辰,你覺得不能公開!」

……

一段對話結束,不僅是華景升,歐陽鋒,連帶站在華景升這邊董事臉色都是一陣青一陣白。

會議室沉寂無比,公司最大的董事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大家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憤憤地盯著歐陽鋒那邊的人看著。面前的場面不用多說,華景辰已經勝利了。

華景辰把U盤取出,在他們眼前一晃,成功地看到他們的臉色由青白變黑。

「歐陽董事你可聽清楚裡面的內容了吧。其實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景升那麼著急,立即就把事情供出來。」

「你給我們設了局?」華景升一聽,立即將陳輝掙脫開來。歐陽鋒削他一眼,沉聲說:「你閉嘴!」

「哼,不過就憑這一段錄音就像陷害我?誰知道這是不是景升的聲音,說不定是你隨便找個和景升聲音相似自導自演!」歐陽鋒大吼道。對啊,沒有視頻只有聲音,而且錄音聽起來很遙遠。兩人的聲線不是很清晰。他們要是想抵賴也可以。

華景辰早料到他會出這招,伸出手淡定地接過陳輝遞來的文件。把它打開,面對著助理和董事,冷笑說:「如果是這一份歐陽董事親自畫押的文件呢。」

歐陽鋒湊過去仔細一看,額角立即溢出綿綿的汗珠。上面是他向高利貸借款的文件,他顫抖著手指指向紙張:「你怎麼得到的?」

「不知道歐陽董事借了那麼大的一筆款項,用什麼來抵押呢。要是派人去查一下的話,我想大概便知道公司近來虧損的錢去哪裡了吧。」

歐陽鋒無法反駁,下意識地後退一步。眾人則是瞬間炸開鍋,不僅偷稅漏稅還損害大家的利益。想著,大家往他們的方向投去了憤怒的視線。

華景升這邊一個董事,眼珠子一轉,迅速反映過來,立即拍桌而起,指控歐陽鋒道:「沒想到歐陽董事你竟然是這樣的人,我實在是太天真了!」

一個既出,眾人跟著一邊倒,站在華景辰這邊在指責歐陽鋒。歐陽鋒和華景升一時間成為了眾矢之的。兩人幾乎被逼到了角落,歐陽鋒甩手想走,卻被詹總率先抓住了手腕。

「不給我們一個解釋,你別想走!」詹總吼道,反手將他壓在牆面。歐陽鋒發出一聲呻吟,咬牙切齒地瞪著身後的人。華景升看著華景辰的眼神裡面同樣帶著仇恨。

華景辰自動過濾他們的視線,兀自冷笑,他還沒打算輕易放過他們。打倒一個歐陽鋒,還有真正的還沒打倒。華景升忽然感受到華景辰的視線,眉間一跳,想要走已經來不及。

華景辰把PPT的文件調出來,裡面都是華景升賄賂客人的證據。眾人嘩然。

只聽見華景辰一字一頓說:「華景升為了提高業績,不擇手段,嚴重損害公司利益。我認為他根本沒有勝任現在的位置,更加沒有資格繼承管理公司!」

他目光獃滯地看向眾人,冷嘲,諷刺的聲音紛紛像蟲子鑽入他的耳廓。華景升像是被宣判死刑,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雙膝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嚇得一邊的秘書尖叫著去撐扶他。

看著面前狼狽的兩人,華景辰輕輕拋出一句:惡有惡報,看蒼天饒過誰。

從大樓里走出來,華景辰感到從沒有過的神清氣爽。他撥通吳宸逸的電話本來想向他報喜,但不料那邊根本接不通電話。

華景辰眉頭輕皺,隨即把這點心思拋到腦後,反正始終會知道。陳輝從後視鏡看到華總愉悅勾起的嘴角,心裡也是按捺不住的激動:「華總,這次是我們勝利了!你說要是這件事被華董知道的話,他不知道會生氣到什麼程度。說不定,華董一氣之下就把繼承權給了華總你了呢!」

「他做出對公司不利的行為的時候應該料到這個下場。」華景辰無比諷刺地說道,人類都是利益驅使的動物,歐陽鋒和華景升倒下,董事會裡面大概有半數以上都倒向他這邊。這情況對他以後的工作有利,他對這個結果十分滿意。